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1-22 19:00:00  2413796

江沙/百合(瓜拉江沙)

星云

在槟城念书时期,有室友问及家乡在哪,我道“江沙”(Kuala Kangsar)。家住吉打亚罗士打的她不太认识霹雳州等地,但我坚持先说江沙,再说“靠近怡保那里”。她听罢,眼珠一转,觉得“江沙”这名太美丽了,而且诗情画意,透着一股清新。后来的我,因留学海外之故,不断重复出国、返国,再出国、返国,比较自身闯荡于喧闹而拥挤的城市,家乡江沙无疑是娴静的。那里有我慢慢老去的亲人,以及静静躺着的先祖,还有我熟悉且引以为傲的地景、小吃,这份柔美是安眠无忧的休憩点,也是安抚修养思绪的转驿点。

家在霹雳河畔,宛如黄龙盘踞,生于90年代的我悉得不少政治精英出自江沙马来学院(Malay College),可谓精华、精神集聚于一地之豪迈。有着皇城(Royal Town)之称的江沙,连我这种小市民也跟着沾光视己为“皇城子女”。小时的故事来源不乏宏伟壮观的伊斯干达皇宫(Istana Iskandariah),那里流传了许多霹雳苏丹的“辉煌”事迹。这包括早期宫室庆典纵情开赌场的狂欢气派,还有帅气的霹雳苏丹与王子是大家朝思暮想的婚嫁对象,直至皇宫闹鬼事件频传、人事已非等,江沙皇宫最终改为举办宫方庆典之地,如接见外国大使、赐封勋衔及登基等重要仪式,或开斋节时开放大堂让群众欢庆佳节。平日皇宫重地大门紧闭,但有专人打理,外观仍光鲜亮丽,所以在相册里留下的都是小不点手抓伊斯干达皇宫大闸门的影像。

地方风貌随即而逝


除了壮观的建筑物,霹雳河也是江沙的必游景点。当我身在江沙,我是那个沿着皇家路跑步的小妞。始于“Rest House”旧址,途经全国最美建筑设计之一的乌布迪雅清真寺(Masjid Diraja Ubudiah),直到与之比邻的皇宫那里绕一圈,才返回原处。最令我心旷神怡的莫过于雾气缭绕的霹雳河,她便在我身旁。以前觉得那只不过是条普通的河流,联系着对岸著名的陶艺地点(Labu Sayong),而且每每雨季总逃不过河床满溢之灾,导致河边街一带淹水。

至于不能错过的江沙小吃,我最爱的还是马来叻沙(Malay Laksa)。曾闻外坡人对这小吃的评价是既咸又腥,他对自己家乡的叻沙情有独钟。听罢,我没反驳,也没勉强对方非吃不可,毕竟所见所闻所尝之物乃个人主观经验使然,所谓的在地主义也只不过是对当地情感的执着与热爱。

“江沙”除了名字很美之外,还有什么独特之处,连生于斯长于斯的在地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曾经的我也抱持如此心态,18岁之后便告别家乡达10年之久。在外的日子是否月亮比较圆?我看过了浩瀚星空,才发现漆黑夜空里的目标是萤火虫忽明忽灭的灯光。哪怕我们抓着了,也得面对地方风貌随即而逝的事实。我想,家乡便是这么回事。

今天,我把身边的伴带到江沙河畔公园,指向能看见河水涌上的据点,那恰恰是我与霹雳河最亲近的点。放眼黄浆滚滚的大河,我俩注目盘龙任性悠游于这片土地的豪情,感受其生命力与澎湃能量。然而这天与地,人与河,来不及端详就过眼流逝的波涛,徒留个我——这皇城子女的笑声,一股傻劲儿活蹦乱跳,无论晴日雨天都带来温暖,活像江沙朦胧雾色里的一点红。


作者 : 百合(瓜拉江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2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