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1-22 19:00:00  2413798

刻在我心底的杂货店/黄晓瑾(槟城)

星云


我是老派人。

多年来执着不变的旧情怀之一,是走进一家符合童年回忆的杂货店。

杂货店,本来就应该长成这个样子。

货物多、走位窄、乱中有序。老板相貌朴实,有问必答。买东西顺便聊聊天气,也聊生活。

路过这样的杂货店,总是忍不住走进去,顺便买一包红豆或几颗蛋也好。

让旧日之美好激活迟钝的记忆感官,滋养平淡乏味的今日。

走进去,熟悉感回笼。

耳边仿佛响起妈妈的声音,还有一格一格的场景。

是热气腾腾的厨房,妈妈一脸是汗,大声呼唤我前来。

“阿瑾,你同我去福建人果度买一包糖返来,快点!”

“瑾,你同我去福建人果度买甜酱返来。”

“福建人果度(那边)”指的是隔壁家的杂货店,也是社区内少见的福建人家庭。

听见母亲声音里的急促,我不敢怠慢,领着钱币快步跑去杂货店。好不容易在窄小空间里伸出头,让老板看见我,小声跟福建老板说:“4角钱甜酱。”

等待的时候,好奇地打量店里的货物,只见老板从一个瓮里刮了一些酱料,包装好再递给我。

我总是好奇这红色的酱汁到底是什么做的,忘了当年妈妈用它来烹煮什么,仍记得那咸甜交集的好滋味。

小心地护着甜面酱回家。“妈,买左甜酱返来。”交给妈妈,任务完成,又溜出去玩耍。

无聊时也会溜到杂货店前,看忙碌采购的人们,凝视架上的各式糖果、饼干及零食。

再多走两步,就是印度人经营的杂货店了。印度老板笑容可掬,店里售卖的货物种类不同,最记得店前一字排开的各式饼干,常引得孩子们在玻璃瓶前指指点点,商量着要今天要买哪一款饼干。

跟印度老板买东西,可要记得转换语言频道,要讲Satu gubang,Dua gubang的马来语。

南洋的老杂货店卖的何止是货品,更多的是美好而琐碎的旧时日常。童年里的味觉记忆,缺不了甜丝丝的杂货店零食啊!

永不褪色的老店之影,如今是买少见少。偶然遇上,分外珍惜。

“老板,我要10颗鸡蛋。”

老板笑应:“好!”

多么巧,眼前的老板也是福建人呢。我付了钱,跟他聊点家乡事,微笑离开。

领着鸡蛋走回去。在车内等待的先生问我去了哪,怎么那么久,到底买了什么。

“我在杂货店买了鸡蛋。你知道吗?这间杂货店有很多东西卖呢。连木屐啊,火炭也有卖,还有啊……”

真的有太多太多话,想要对你说。

刻在我心底深处的,乡愁杂货店。


作者 : 黄晓瑾(槟城)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2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