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28 19:10:00  2466224

【征文/物】药墨/陈俐婷(拉美士)

星云


“你的嘴巴肿到这样,试下用这块墨看会不会好。”爷爷拿出一条墨块,指着我红肿的香肠嘴说道。

当时家里买了很多龙眼,小学时期的我骨瘦如柴,连扒开龙眼皮的力气都使不出来,为了更容易吃到龙眼肉,我用嘴巴咬碎龙眼皮。病从口入,我的嘴巴竟敏感红肿,嘴唇迸裂的伤口让我痛不欲生,进食成了当下难事。看了许多医生仍无法痊愈,瞬间被折腾得不成人形。

爷爷见寻常药物不奏效,不知从哪翻出了我从未见过的墨块,一小截的墨块色泽灰暗。只见他熟练地拿起墨块,在装了点温开水的碗中不停地磨了将近10分钟。一股淡淡的墨香幽幽地传入鼻子,不似寻常在文具店花一块半买的便宜墨那般腥臭。随即他拿了根棉花棒蘸墨,轻轻地涂抹在我不堪入目的红唇上。只觉得唇间顿时生凉,缓解了嘴唇的刺痛。这种从地狱直升天堂的感觉让我不禁感叹这块墨的神奇,问爷爷这样的好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他说是我的太嫲很多年前在中药店买的,当时家里只有那么一块,所以异常珍贵。多年后,爷爷托我父亲去中国玩时多买几条这墨块回来备用。他给我看了另一条完整的墨块。下方是一头刻着金边花纹的鹿,上方描蓝“青鹿墨”字样。上网查询这墨的成分,原来这墨块不是书写用的墨,里头有中医的紫金锭,具有辟瘟解毒,消肿止痛之功效。

持续用青鹿墨敷嘴巴数天后,我的樱桃小嘴恢复如初,甚至比原先还红润。尽管岁月褪去了青鹿墨原先的光泽,但它神奇的功效随着年月的积累,在历史的沉淀下为我们后人持续发光。


作者 : 陈俐婷(拉美士)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28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