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29 19:50:00  2468631

可耻的笔名/小泥(马六甲)

星云

之前,香港某年轻学者在社交媒体询问网友,是否曾使用过现在觉得丢脸的笔名。尽管有些人提供了一些笔名,我左看右看,还好啊,都还不到羞耻的程度。不知是响应者没拿出最丢脸的笔名,还是用过丢脸笔名的人没看到这则呼吁。

过了几天,突然想起自己年少时,曾经短暂用过一个笔名,如今回想确实有点可耻:斯人。幸而当时没多久便弃用,难怪一时想不起来。那词出自杜甫〈梦李白〉:“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彼时学书学剑不成,前途茫茫,终身无著。偶尔写一点文章投稿,想确定自己是不是能走上写作之路。但终究写得太慢太少,稿费仅是偶尔的零用钱,不足谋生,于是继续安分上班。

他们比我勇敢多了


弃用斯人这个笔名,是因某日想起《论语·雍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诅咒自己生病,未免太不吉利。原文:“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伯牛病重之际,孔子去探病,从窗户伸手握着伯牛的手,说:“没有办法,都是命啊,这样的人竟然得了这样的病啊,这样的人竟然得了这样的病啊。”伯牛即冉耕的字,为孔门十哲,以德行著称,但无具体事迹流传。只知染上恶疾,英年早逝,令孔子十分伤心。

然而,陆续发现仍有人以斯人为笔名。看来,世间总有自伤憔悴之人。我觉得亲切,又有点好笑,他们比我勇敢多了。

后来深感不妥,实因杜诗提到的斯人,指的是李白。杜甫不少诗写李白,思念、感伤李白不遇等等,李白却不大写杜甫。李白比杜甫大11岁,两人相遇之时,李白已是名满天下的大诗人,杜甫却只是仰慕李白才华的众多年轻诗人之一。李、杜对彼此的感情厚薄不同,本是人之常情,不足为奇。无论如何,我不该自比李白,实在过于托大。但,没想仔细便乱用笔名,才是最可耻之处。对文字不够敏感,我果然不是作家的料。

不过,我始终没勇气去香港学者的社交媒体自首。


作者 : 小泥(马六甲)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29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