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6-21 10:30:00  2496211

农夫/睡

田田圈

3620SWY20216141211329437644.jpg
小时候有睡午觉的习惯,更精准来说是有“被睡午觉”的习惯。我躺在客厅的沙发,阿嬷手拿着藤条坐在一旁命令:“眼睛闭起来,睡。”常常在我睡着后,婆婆会在客厅的镜子前梳理头发许久便外出。有时候我只是假装睡去瞇着眼看着这一切。她偶尔也会说睡前故事。再也想不起完整的故事情节,只依稀记得故事里有弃婴、雷电交加的夜晚和血流成河的恐怖画面。长大后阿嬷渐渐行动不便,每天也会有睡午觉的习惯。我不必说故事,只需确保她在床上躺好并替她打开房里的风扇就匆匆溜出去。“阿嬷睡了,终于可以专心地做些什么。”那一刻我总是默默心想。或许从前的她也是这么想的。已来不及问她为什么总说那么可怕的故事。而今明白那些残留在脑海的也许正在现实世界的某处上演,不仅仅是虚构故事。而我只能侥幸地、心存感激地想:能够阖上眼睛,每一天安稳地沉沉睡去,何其幸运。



更多文章:

农夫/雨

农夫/苹果

农夫/鸽子


作者 : 农夫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6-2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