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7-19 09:05:00  2513012

蒙慧贤/记录自己所拥有的

编采手记

因为经常外出采访接触不同背景的人,早在去年中秋疫情升温后就没再回家。当人与人在不见面的时候,物,就成了珍贵的情感联系。

就在上个星期六早晨,鲜少发微信的爸爸突然在群里问:“囡囡,你要香蕉和青菜吗?”原来,三姐夫因为工作回文冬,路过家门,顺带把爸爸种的蔬果带回吉隆坡。我看了信息超兴奋的,马上回复:你给什么我都要(外加一个比着两个V字手势的表情符号)。

比包裹开箱还开心,一大袋里又分成了好几袋,每袋各不同,有番薯叶、皇帝苗、树仔菜、韭菜、辣椒、香蕉等,全清理干净,不用问,一定是妈妈整理的。第二天立即煮好两三道菜,拍照传给家人,配图写说,“世界上最甜的菜”,可不是骗人的,饭菜之香,简直羡煞身旁的室友。

常想,若干年后,我们可以用什么来把爸妈的这些心血保存下去?我没有爸爸的绿手指,也不会煮妈妈擅长煮的虾面,稍微擅长的大概只有书写和敲键盘。

记得去年写榴梿专题时,我在家问了爸爸好多有关榴梿芭的问题,爸爸像是打开话匣子,滔滔不绝谈起自己十多岁时摸黑割胶后直接上学的趣事、往返政府部门申请地契的曲折、被执法单位砍树的愤怒等等,心有戚戚焉——才发现,当记者快3年了,记录了许多人的故事,却没好好记录自己的家庭和父辈的时代记忆,即便有也只是在日记里记录一些日常,较少有更深层完整的整理。

趁着6月父亲节时阅读村上春树的《弃猫》,村上君首部回忆父亲的人生之书,他说,这是写作人的职责,并在文中追溯了父亲在二战前后的生活轨迹。

战争,或者说现在的疫情,究竟给人的生活和精神带来多大多深的改变?

最后村上春树说,“我们不过是无数滴落向宽阔大地的雨滴中寂寂无名的一滴。是确实存在的,却也是可以被替代的一滴。但这一滴雨水中,有它独一无二的记忆,有它自己的历史,我们都有将这历史传承下去的责任和义务。 ”

封锁在家期间,我们和网络近乎形影不离,举凡家居用品、粮食、书籍等都以网购获取,新闻资讯与文章也可从网上取得,然而当一切变得唾手可得,人就很容易失去好奇心和辨识能力,很容易陷入无意识的漫游状态。

我们看过太多故事了,有暖心的,有忧伤的,哪怕故事相似,别忘了,我们自己也是历史的一滴水,有自己的历史,也该诚诚恳恳地给自己记录和梳理些什么。往内看,我们还拥有些什么?哪些又值得被记录、流传和应用?

这年头啊,人类在短短几年之间,似乎过了几十年似的,远程工作、线上教学、网络营销等,我们活在宅家抗疫的日子里,也存在波澜壮阔的大时代里。

今天,妈妈又发来一张小鸟照片,说是有一粒鸟蛋跌在地上破了,但另一只小鸟渐渐羽翼丰满,准备一跃起飞。无论如何,我们都在努力把每个小日子过好,好好活下去。


更多文章:

黄紫盈/我在厨房找到一条路

叶洢颖/我们要自救

梁慧颖/时间感

黄琬焮/爸,您继续写诗吧!


作者 : 蒙慧贤(副刊【东西】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7-19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