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7-22 19:15:00  2514522

美貌即王道?/慇殷(乌鲁地南)

星云

“容貌焦虑”,这个频繁出现在现今民众眼中的词汇,从过去的“女为悦己者容”一路衍行到男性也呐喊“护肤自由”的当代。“美丽”变得更加自由,也变得更加不自由。

一直想聊一聊关于“美”的课题。从当记者时期采访的“微整形”、“医美”、“整容”、“美图”,到后来接触不少因为太过担心自己外表而失去自信,甚至造成严重焦虑症的孩子,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身为曾经被“外在”捆绑的一员,这就是一个想碰但不能碰的话题。

生而为人,一方面很庆幸自己拥有十分突出的五官和不需怎么保养就挺好的皮肤,一方面却为这个居高不下的体重和自宽且横的体态感到十分困扰。这一矛盾的心态让自己变得自信又自卑,最终竟也达到了某种奇妙的平衡。

上大学那会儿,医美和微整形开始盛行,身边不乏去打个瘦腿针或埋个双眼皮线的人。

我得声明,我对任何以“美”为目的的微整形或整形的举动没有意见,每个人都有权利定义“美丽”。在资源允许下让自己与预期中的美丽相遇,于我而言也是一种浪漫。

然而,我认同这样的做法并不表示我必须趋之若鹜。

某次聚会,亲友点名我应该去做个脸部的调整和打些燃脂针。礼貌地拒绝后,得到的回应十分难以形容,她说:“难怪你没人要。”

这次的经历,让我首次真正感受到“容貌焦虑”带来的伤害。

后来遇到了一个女孩,因为对外表不自信,但凡接收到一点异性的眼光便觉得对方是在嘲笑她,更别提有时候大家需要一起上体育课或午休,三五成群地围在一起聊聊八卦什么的。长期的心理压力最终导致的暴发结果,是她开始拒绝到学校上课,每天换上校服以后便嚎啕大哭。和她谈天时,知道她自己也明白不去学校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但就是无法跨出心里的那一道墙。

那段时间,她隐隐出现了轻微厌食的现象,对于自己吃不下东西感到开心,又对自己吃了东西感到负罪。所幸和家长配合了将近半年,成功缓解了女孩心里的压力。当然这个对容貌的焦虑无法马上根除,但至少我们帮助她学会如何转移和纾解自己的压力。

不管是我还是她,都有某种程度上的幸运,成功拉回或被拉回来,但身边还有更多的例子最终被焦虑拖垮,可能是为了“美”而负债累累;也可能是最终整容上瘾、药物中毒或得了严重厌食症……

究竟“美丽”是什么?

上个月学校模拟教学,由同学充当小老师讲解课文〈邯郸学步〉,让大伙讨论在生活中是否有过模仿他人的经历,聊一聊当时的心情和后来的转变。结果同学分享了自己对外表的关注,认为现今社会的“容貌焦虑”越来越严重,且已经到了一种病态的程度。不由想起了自己,想起了女孩,于是也在班上分享了这两件事。

活动结束后,小老师让我们给班上的同学匿名写上一段话。我收到了这样的一张字条——“在我心目中,你很美丽。里里外外都很美丽!”

“美丽”是什么呢?我想,我已经找到了。


作者 : 慇殷(乌鲁地南)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7-2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