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总编时间

|
发布: 8:00pm 21/12/2022

安华

马哈迪

哈迪阿旺

總編時間

陈汉光(星洲日報執行總編輯)

茅草行动

安华

马哈迪

哈迪阿旺

總編時間

陈汉光(星洲日報執行總編輯)

茅草行动

陈汉光.安华的过去、现在、未来

陈汉光(星洲日報執行總編輯)

解铃还须系铃人,环顾全国,几乎已没有第二人比更有资格应对今天各界热议的绿潮。安华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以政绩争取穆斯林民心,又不遗弃本身在野高喊多年的多元路线。

ADVERTISEMENT

团结政府组成之初,看到社媒,尤其是华语圈对安华一面倒的赞美,受不了;这些网民“爱屋及乌”,连他们之前巴不得“千刀万剁”的阿末扎希,也变成“扎希哥”、“关二哥”,更难顶。(不其然想起当回锅首相时所穿的那款拖鞋,还在热销中吗?)

坦白说,三十多年前经常采访安华的新闻从业员,对这位新任首相多会保持一种莫名的距离感。

想当年,这位如日中天的未来领袖,在时任首相马哈迪悉心栽培下,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从青体部长、农长、教长到副首相兼财长,一路平步青云;政途上所向披靡,由巫青团长到巫统副主席、署理主席,别说他本人,即使是身边爱看记者群跌跌撞撞追访的新闻秘书、保镖,意气风发的样子是不能看的。

在那呼风唤雨的年代,安华经常接受专访,但只限国际媒体;本地各语文媒体,从没被人放在记事簿内。直到1998年9月2日,其政途出现重大浩劫,从此下野,才出现变化;惟由于其身分已换成法庭常客,约访不易,之后沦为牢笼囚犯,大家有心无力。

X    X    X    X

2003年,马哈迪交棒,阿都拉上台。安华隔年9月间踏出牢房后飞去德国慕尼黑接受脊椎手术,不巧我在法国巴黎法新社总部考察两周,终于逮到了机会。

我从巴黎飞去他在慕尼黑养病的医院,完成了在吉隆坡多年从没机会做到的专访。协调人是谁?正是自他下野后不离不弃的阿兹敏。政治之吊诡,够讽刺了吧?还不止。

当时来自国内的访客名单,还有今天的“绿潮潮主”。(题外话,一个坐了几年牢的失势政治人物,却有许多含金量十足的外国访客陆续探访慰问;从窥见的名单中,我老早认定安华确是实至名归的国际级领袖)

政治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从马哈迪和林吉祥可以同仇敌忾把纳吉给撂倒,从行动党尤其是林冠英可以低声下气道歉以赢取阿邦佐哈里挺希盟,从火箭可以和马华“同居一室”,从陆兆福能与阿末扎希在内阁里左右为邻,经过近几年一连串的洗礼,没什么政治突变,足以令我们还要慌呑惊风散的。

且容我为年轻的读者再补一笔。1987年的华小高职风波,再演变成政治风暴,进而上纲到令马来西亚蒙上污名多年的“”,其实都跟安华息息相关。逾百名在内安法令下被扣人士当中,有林吉祥、林冠英和已故卡巴星等;但时过境迁,这几位行动党领袖后来都成了安华的强有力拥护者,安华今天相梦得圆,他们功不可没。

当年采访在天后宫举行的“全国华团各政党抗议大会”,我永远记得有一匹醒目的横幅是写着“安华不安华”。星移物换,当今华社心中的横幅,仿佛是写着“无安华华不安”。马来西亚的政治已没什么不可能。

X    X     X     X

喊了多次,尴尬多回,安华这次真的够数了,如果声浪改成记名,国会信任动议的支持票会是148,远远超出112简单多数票所需,同时又刚好达到修宪所需的三分二优势,可谓妙至毫巅。

正如各方所言,这个团结政府是杂牌军,各路人马各有盘算,虽已签定合作协议,但在万有可能的大马政治,政局依旧变幻无穷,尤其是须在未来半年举行的州选举,结局必将牵动国局。

在野靠讲,在朝须做,然而讲和做,完全是两回事,希盟2018年上台的22个月,全民都是人证;现在移到反对党座位的后门政府前高官,没什么两样。

纵使是团结政府,我们也再次看到政权当头、现实所逼,很多选前的豪言壮语都沦为光说不练假把式,选前与贪腐案被告誓不两立,选后与被告勾肩搭背且结盟;选前在国会内反对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SOSMA),选后为法令背书抗辩;选前要查反贪一哥,选后称只是政治语言。

安华口才无碍,在野24年,要提的改革应该都已提够,听其言多年,现在已是我们观其行之时。

再说一段小史。安华是马哈迪在1980年代为了制衡伊党而将他从大马伊斯兰青年运动(ABIM)招揽进巫统的猛将,他果然也没令马哈迪失望,把伊斯兰元素机制化地融入政府机关、校园等,经过两三代,铸成了今天马来民族与宗教更加密不可分的格局,二者已浑然天成。

公平说句,安华一路来提倡的伊斯兰文化是见容于世俗国的中庸路线,他甚至曾促成国际闻名的“回儒对话”,一时传为国际美谈,与伊党倡议的断肢法、伊斯兰国等趋向封建的理念,截然不同,甚或南辕北辙。

解铃还须系铃人,环顾全国,几乎已没有第二人比安华更有资格应对今天各界热议的绿潮。安华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以政绩争取穆斯林民心,又不遗弃本身在野高喊多年的多元路线;跟安华一起“烈火莫熄”奋斗的老战友,必须时时向他耳提面命,中庸是他的本性,多元已成其初心。

这些战友或许也应谨记柏杨在其《柏杨曰》自序里的经典名言: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