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财经

|

ESG专版

|
发布: 2:47pm 09/02/2023

ESG

ESG

ESG席卷全球 大马准备好了吗?

(环境、社会和治理)理念日益普及化。越来越多投资方发现落实ESG概念能为资本带来更高的经济效益。虽然全球社会近年来不乏质疑ESG的声浪,但ESG投资快速增长已是不争的事实,甚至还以来势汹汹之姿席卷全球,包括马来西亚。大马政府已初步制定许多框架,然而每个行业的标准并不一致。

ADVERTISEMENT

环境好、社会好、做好治理,企业自然会越做越好。有留意市场趋势的你,应该都有听过环境、社会和治理(ESG)这词吧?随着ESG理念和议题在全球持续升温,似乎已成为未来市场趋势。第12大马计划中也强调了其重要性。虽然ESG在全球已成为热点,但同样也存在争议。部分人担心缺乏统一且清晰的框架,ESG最终可能会沦为企业的“营销或漂绿工具”。

ESG概念始于2004年。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邀请了数十家世界顶级投资机构的首席执行员,参加了联合国金融组织和瑞士政府共同发起的ESG倡议。此倡议有助于推动企业在各方面往更友善的方向发展,以打造真善美的社会。

有别于传统的财务绩效评估,它从企业在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三个方向进行非财务绩效之评价,以及风险评估,进而鉴定相关企业经营的可持续性。

通过ESG评估投资风险

随着ESG理念的普及化,有越来越多投资方发现,落实ESG概念的企业,普遍能为资本带来更高的经济效益。因此,ESG投资在全球呈现快速增长趋势;它也让投资者对相关企业有更全面的了解与评估。

ESG三大支柱
环境 Environment

企业经营中对于环境保护、天然资源的保育、对气候变化的影响、自然资源与能源之合理且有效的使用、废物管理流程、污染预防措施等方面的关注。

社会 Social

社会因素则涵盖企业是否实践社会责任,包括关注员工的福利与薪酬、消费者的需求、与服务商及供应商之间的关系、供应链管理、产品与服务的安全性等。

治理 Governance

治理因素则包括内部的董事结构、董事会质素与成效、股权结构、高管薪酬、商业道德、风险管理、可持续金融、企业政策等。

大马各单位相继推出ESG策略

在第12大马计划中,我国把推动永续发展归纳为优先事项,并在决策中将ESG纳入主要考量因素之一,展望我国能在2050 年成为碳中和国家。

配合我国2050年温室气体净零排放目标,贸工部也已著手拟定制造业的国家ESG框架。此外,大马交易所、国行与证券监督委员会(SC)也相继推出ESG相关策略。

综合以上几点,显示政府与监管单位越来越注重ESG,且它已逐渐成为投资者对企业的考量标准。

无论如何,目前国内掌握ESG的多为跨国企业。那么,我国其他中小企业是否已准备好迎接ESG这势不可挡的时代来临了呢?在落实上,又面对哪些挑战呢?

张国林硕士:传统华人经商美德与ESG有异曲同工之妙

隆雪中总环境、社会及治理(ESG)组主任张国林硕士指出,其实在华人的传统经商美德中,已无形中将ESG落实当中。

“君子好财,取之有道;取之社会,用之社会等理念,已经传承在很多企业文化当中,只是目前需要更具体且有规划地将ESG加入在经营流程当中。”

他指出,虽然较中国、香港、新加坡,我国对ESG的关注起步晚了一点。但近一年来,不论是政府、社团等单位,已经开始举办各种醒觉活动,大家也越来越关注此课题,并朝这大方向前进了。

也是鑫资金投资公司创办人的张硕士指出,不同行业的起步阶段并不一样。如其投资公司,以及主要客户群为欧洲国家的企业,早在几年就开始接触及落实ESG了。“强调环保的棕油业可能早在10多年前就已落实类似ESG的概念了。”

随着全球趋势的发展,他不排除未来政府可能会将ESG变成强制性的标准。“目前,对于员工的福利已有一套标准了,如强制规划好员工宿舍。”

梁圆融博士:我国正朝ESG大方向渐进发展

马来西亚双威大学联合国亚洲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网络教授梁圆融博士指出,目前大家都知道ESG是个新发展趋势,不同企业、单位、政府等都做出了相应的准备。

“大家可能处在不同的起步点,但都朝向ESG大方向循序渐进发展。这个社会生态是环环相扣的,虽然大企业受全球趋势推动,成为ESG的先行者,但部分中小型企业,不论是自我意识的提升,又或是受到合作伙伴、客户要求等的影响,也开始做出响应,往这趋势前进。”无论如何,她觉得我国目前对氢经济的准备仍需要快马加鞭。

“氢气属清洁能源。它可成为发电厂的清洁能源、运输中的燃料以及氨和石油精炼工业生产中的原料。要发展氢经济,我国需要建立一个生态系统来促进供需。”

需先改变思维

张硕士表示,我国在落实ESG上,面对的最大的挑战是思维上的改变。不同企业在不同阶段会面对不同挑战,但最重要的是思维上的改变,而这思维改变必须由上至下,即由大老板开始。

“很多企业担心落实ESG需花费额外资金。这必须看企业领导着重的是短期还是长期投资。”

他透露,如果他们考量的是长远目标,自然会投资研发好产品,落实环保且符合ESG概念的生产流程与产品等。如此,他们自然能引领市场。

“落实ESG不但可以让企业迎合现在与未来更多客户的需求;拥有良好ESG文化的企业,也会吸引更多人才。

此外,相关企业也能吸引更多投资者与新资本,同时享有国行推出的各种贷款优惠。长远来说,企业还可以节省成本。

政府需制定协调政策

梁博士指出,我国在落实ESG面对的挑战,是不同府部门在政策上并没有做好协调。

“例如环境部、能源部可能积极推广环保减排政策;与此同时,我国吸引进来的外资却是个高碳排放的企业。这现象已经发生了,显见政府并没有为单一目标做好协调。”

她举例,由于中国政府要减排,导致当地很多钢铁厂搬迁至东南亚国家,包括大马,而相关厂将在未来1、2年投入运作,这将大量增加我国的碳排放。

“我国正在大量增加高炉炼铁产能。这将使钢铁行业的碳排放量从基准年2016 的约1.4 MtCO2e增加到 2024年的约30MtCO2e。”

另外,她指出,企业领导的意识程度也将决定企业的发展趋向。

不同企业对ESG和对可持续发展的了解和认知不同,就如一片红树林,有些企业会将之开发成房地产,但是ESG意识高的企业会将之保保留成自然生态项目,甚至发扬光大。

“这当中有不同的商机,例如英国伊甸园项目就是以推广生态文明的模式经营,但它同样也售卖入场券,这就可以同时兼顾财务和生态上的可持续性了。大有大做,小有小做。如果企业暂时没有资金投入ESG,可以先从使用节能灯泡、减少浪费水等开始着手。对于提供送货服务的行业,司机可下载软件,规划最佳路程,以减少燃料消耗等。”

ESG和可持续发展、企业社会责任有差别吗?

我们经常看到ESG与可持续发展、企业社会责任(CSR)等相提并论,或被交替使用,其实他们的差别在哪呢?

梁博士透露,就她而言,ESG和可持续发展其实是同一回事。可持续发展是个大方向,而ESG是这大方向底下的3大区块,也是目前大家最关注的区块。但未来可能会增加第4或第5个区块。当人们的意识提高了,想要关注及改善的事情自然也会越多。

ESG涵盖的范围更广

至于企业社会责任(CSR)与ESG的差别,梁圆融表示,CSR与企业的主要业务并没有直接关系,但ESG却与企业业务息息相关。

“其实这是框架上的放宽,CSR是较小的框架,以前你做好事的对象是企业或组织外的;ESG除了对外,企业也必须要求自我,如何在符合ESG概念下将企业内部的业务做好、让员工一起成长等。”

张国林则表示,CSR与ESG的差别是,前者面向的是公众、社会,相关活动与企业的关系没那么紧密,且是非强制性。此外,随着大趋势,未来它可能变成强制性要落实的政策。

企业财务也需可持续发展

当ESG变成投资指标时,企业落实ESG,是否只为了吸引投资者,而忘了“初心”呢?针对此问题,梁博士觉得两者并没有冲突,因为企业经营如要生生不息,一定要有盈利。除了环境需要可持续发展,财务也需要可持续发展。

“投资人以ESG作为投资指标,将有助于推动落实ESG的企业蓬勃发展,间接带动其他企业效法,进而创造更多永续发展的企业。相反的,银行不再贷款给煤炭发电厂或开发煤炭等高污染的企业,他们在无法获得贷款或投资者的支持下,自然无法继续。

统一架构在“进化”中

梁博士指出,虽然目前ESG看似未有统一的框架,但大家都在朝向拥有更完善框架的方向发展,这是一个“进化”过程。

“一开始肯定会不协调,就如同政府要如何在环境保护和外资上达到协调?这需要时间,只要大家意识到问题在哪、一起推动、做出改变,实现清晰的框架指日可待。

张硕士则透露,其实政府已经初步制定了很多框架,但每个行业的框架与标准并不一样。“目前很多行业已经有不同的框架,当然这些框架会随着整个时代与趋势的不同,不断改变与改善,但大方向是一样的。”

ESG会否沦为企业的“营销或漂绿工具”?

ESG倡议最大的争议在于,它可能会被不负责任的企业当做“漂绿工具”(Greenwashing),又或是作为营销工具,从中获利。

“漂绿”是指企业和金融机构夸大其环保议题方面的付出与成效,并在ESG报告或可持续发展报告中,做出言过其实的承诺和披露。

针对此议题,梁博士与张硕士皆不否认确实有此可能性,但这做法是无法长久的,且被发现后,相关企业将付出非常大的代价。

张硕士指出,漂绿一被发现,公司多年建立的品牌与信誉将一落千丈,这在欧洲国家确实发生过。

梁博士则透露,其实这情况很少发生。

“有些案例是旁观者觉得相关企业漂绿,但该企业本身可能觉得自己做得很好了,但在听取批评后,他们也会逐渐改善。”

她认为这是在机制未完全成熟前的必经过程。

“在这个资讯流通的时代,如果企业刻意漂绿,肯定是‘不可持续’的。”

虽然我国在迈向ESG的这条路还很漫长,但她希望未来,我国能成为可持续发展的价值创造者,而不仅是消费者。

编者的话

由M Lab特别策划的ESG专版将从本月起开始每月刊登一次,通过企业可持续性发展3P原则:人类(People)、利润(Profit)、地球(Planet)探讨ESG相关课题,让读者全面掌握最新趋势与走向。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