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本报特约

|
发布: 8:00am 11/06/2023

行动党

陆兆福

第15届大选

沙里尔韩丹

团结政府

行动党

陆兆福

第15届大选

沙里尔韩丹

团结政府

沙里尔韩丹.行动党处于独特的优势地位

沙里尔韩丹 (Shahril Sufian bin Hamdan)

道出了新领导层的本质:保持克制,不给制造本土主义的恐慌者提供理由,并慷慨地弥补它在马来穆斯林选民中一直面对的信任赤字。

ADVERTISEMENT

最近,在的6个月后,各政党在吉隆坡巫统总部大厦举办了一场团结政府大会。大会旨在巩固联盟的19个政党之间的关系,同时也向内外部受众强调凝聚力和团结的必要性。

原则上是通过各政党领袖在当天的多场演讲,确实传达了这样的信号,尽管热情程度不一。巫统和公正党的发言人热衷于相互恭维,鉴于双方一直以来都是宿敌直到最近,这让人难以置信。沙巴和砂拉越政党在语气和内容上都比较谨慎——这种差异不应被忽视——但他们并没有挑战总体的氛围。

在一片互相恭维声中,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的演讲备受瞩目。他的演讲可说比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甚至首相兼公正党主席安华的演讲更重要。毕竟,在新政治联盟方面,后两者的行动方向没有什么神秘——至少在目前。但是,陆兆福在这个问题上一直相对明显地保持沉默,反而专注于他作为交通部长的工作。

如果陆兆福的目的是提出行动党不会对马来穆斯林特权和他们珍视的机构─政治规范构成威胁,从而平息所有随之而来的焦虑,那么他的看法恰到好处。例如,当他列出数字时,挑剔的观察员会露出苦笑:在支持政府的148名国会议员中,77名是土著-穆斯林,只有43名华裔。其他人可能曾经如此说过。但最重要的是,这是行动党说的。

事实上,这样的言论道出了行动党新领导层的本质:保持克制,不给制造本土主义的恐慌者提供理由,并慷慨地弥补它在马来穆斯林选民中一直面对的信任赤字。显然,行动党急于从2018年大选后的首次短暂执政中吸取教训,当时,是由一个更加鲁莽的林冠英领导该党。

那时,行动党在“文化战争”中首当其冲。围绕着大马加入《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和《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而展开的种族论战最终导致这两项公约流产。还有关于政府官方文告中使用华文的争论,以及对地方议会选举因人口统计而被认为有利于非马来候选人的喧哗。

在所有情况下,行动党都很容易成为巫统和伊斯兰党反对的目标,以及那些很容易从种族角度解释的这种发展,从而将其视为挑战社会契约而不该容忍。马哈迪政府在2020年3月垮台当然是出于多种因素。即便如此,许多马来人的一个观点是,行动党试图把事情做得太多和太快。

这样的质疑思路可能暴露了对形势的误解和对该党固有优势的低估。首先,人们很想把行动党的姿态主要解读为对新生的“团结”政府的贡献,甚至是牺牲。毕竟,关于联盟的几个问题比巫统的马来人基本盘——或其剩余部分——能否接受与老对手结盟更为活生生。

但是,如果把镜头转过来,从行动党的独特地位来看,它在大马政党政治重组中的作用,可能与它本身明日的前景及维持这个政府今日的运作一样重要。

行动党可以说是大马最安全、最稳定和最有韧性的政党。它已经巩固了对槟城这个第二繁荣州属的控制。它在选举中拥有最高的得胜率,其国会议员在全国拥有最大的多数票。该党在非马来人中享有近乎绝对的支持,在城市中产阶级选民中也有广泛的吸引力。该党在政府和后座上有一些备受推崇的政策思想。也许在政治上更重要的是,它表现出一种能力,即为了党的更大利益而温和地放弃不受欢迎或有分歧的因素——无论是个人还是政策。

基于这种解读,该党正是站在这种力量和稳定的立场上,做着它现在正在做的事情——等待时机。它知道其来之不易的优势不会很快消失。此外,对于那些在4届大选前开始集体放弃马华的选民,或那些除了行动党及其盟友之外从未投票给其他政党的选民来说,根本就没有一个可靠的替代选择。

但行动党也知道,它目前的目标市场已趋于饱和,现在必须有意义地拓展。因此,行动党在政府中看似顺从的克制,其实根本不是顺从的问题。相反,它可能更好地被理解为自信,因为它正朝着一个更大的目标前进——更可靠地证明它在实质上而不仅仅是名义上是一个多元种族政党的主张。

陆兆福本人也多次谈到此话题,甚至在第15届大选之前,他说行动党需要让马来人放心。其他高级领袖,如刘镇东,则说得更清楚——称那些希望行动党只关注其华裔基础的人是“笨蛋”。可以肯定的是,实现这一抱负需要的不仅仅是策略上的姿态。必须做出艰难的决定,例如,如何将其对大马多元文化的看法与公正党区分开来。然而,最近的政治重组为行动党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使其能够取得巨大进步。

他们为何不呢?这种方法在短期内的风险很小,为何不在长期游戏中播下更有抱负的种子?如果它不成功,他们很可能不会更弱。但如果他们敢于梦想并取得成功,行动党可能会从国家执政联盟不可或缺的伙伴“毕业”,成为领导者。没有其他政党可以声称面临如此有利的局面。现在,这将是一个更大胆的提议。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