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边缘评论

|
发布: 7:00am 11/06/2023

边缘评论

新纪元大学学院

安焕然教授

世界观

读历史

边缘评论

新纪元大学学院

安焕然教授

世界观

读历史

安焕然教授.读历史有什么用

安焕然教授

学海无涯,有什么用?就执政者来说,教讲官方主流历史,这种“大外宣”可以帮助他们巩固国家政权。但若就人民醒觉运动来说,自觉性强的读历史,正可以反制那些傲慢的政治正确宣传。

ADVERTISEMENT

《人文新苑》创刊号(电子版)出版了。这是文学与社会科学院的出版刊物。里面有好几篇文章值得一读,其中,中文系廖文辉老师〈给研究生的一些建议〉提及写文章,应少说否定的话。他说“否定别人,不见得能抬高自己,或是有特别的创见,反倒令人觉得你识见不足。”“有的否定是断章取义,是有问题的。应当先深入了解对方的成果、观点和理论,而不是一味否定打倒。”

其实廖老师这段话的原思路,应该是出自严耕望的《治史经验谈》(1981年,台湾商务印书馆)。严耕望是著名史学家。他受业于钱穆和顾颉刚门下,曾任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研究员,香港中文大学中国史教授。他是一个强调“工作随时努力,生活随遇而安”,身心坚强纯净的“学术人”。既勤于执笔做研究,又能持之以恒,心无旁鹜,专心做学问,专攻中国政治制度史和历史地理,著作(而且是有份量的著作)甚丰。54岁那年(1970)就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惟《治史经验谈》是他即将退休时所写的“轻松阅读”的小书,书的第一页即写着“献给青年史学工作者”。诚可作为读史治史青年在史学方法上的启蒙入门书。

严耕望在《治史经验谈》序言就劝导年轻治史者,做学问,在原则上应“从大处着眼,从小处入手”,“以具体问题为先著,从基本处下功夫”。既要固守一定原则,也要能容众说。在历史研究的方法上,则要集中心力,“以拙为巧,以慢为快,聚小为大”,虽“以深锲精细为基础”,但你还得“致意于组织系统化”。是的,如何从零散细节的各项小考证中,最终整理看出一个较为清晰的历史脉络,这样的治史者才能称其为大气(大器) 。

《治史经验谈》指说,治史者既要专精,也要相当博通。应“集中心力与时间作‘面’的研究,不要作孤立‘点’的研究”。要“建立自己的研究重心,不要跟风抢进”。“要看书,不要只抱个题目去翻材料”。

要看什么书好呢?严耕望认为关键不在于你看了多少本书,而是要做到“看人人所能看得到的书,说人人所未说过的话”,这才是识见。

当然,这也不是教你事事都要发表颠覆性的伟论。严耕望认为,治史当充实、平实、密实,无空言,但也要少皇论。因而他提说的治史的几条规律,即包括“尽量少说否定话”,“不要忽略反面证据”,“引用史料要将上下文看清楚,不要断章取义”。还有就是你不能“抽样作证”,“要注意关于这个问题的所有各方面的史料,不能只留意有利于自己意见的史料,更不能任意的抽出几条有利于自己意见的史料”。以上都是治史者应当习得、常思警惕之事。

当然,讲了这么多,以上只是就治史而言。那天(5月20日)到吉隆坡中华独中为文史老师培训讲座,在问答环节,有老师就问:“那些功课很好的理科生常问:读历史有什么用?我们要怎样回答?”

我的建议,当今之世,讲求讯息更替,喜新厌旧,功利当道,凡是讲计算(也讲算计)的理科生和商科生,你们是不是更需要明白一些能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生活/生命的历史规律呢?并持有一份可以永恒的人文关怀吧!拜托了。倒是文科生,请在座文史老师劝劝他们:“请把数学,尤其是把代数搞好。”增强你的逻辑能力,否则你写或讲出来的“历史”缺乏论证的逻辑,那谁还敢听你车大炮呢?

学海无涯,读历史有什么用?就执政者来说,教讲官方主流历史,这种“大外宣”可以帮助他们巩固国家政权。但若就人民醒觉运动来说,自觉性强的读历史,正可以反制那些傲慢的政治正确宣传。

就微观视角来说,读历史可以很有趣,那是一种探索的乐趣。而就宏观视野来说,好好读史,可以扩大你的。从历史经验中获得当下的启迪。

当然,读“通”历史的,还有两种人。一种是具有人文关怀的知识分子,另一种人则是大坏蛋。因为从历史的阅读中,他们都太了解人性。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