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本报特约

|
发布: 8:00am 11/11/2023

消费税

孔令龙

电子发票

销售及服务税

2024财政预算案

高价值商品税

消费税

孔令龙

电子发票

销售及服务税

2024财政预算案

高价值商品税

孔令龙.消费税与销售及服务税-只是名字的分别?

不管何时重启,但消费税的精神已经围绕在你我周围,避无可避,那我们不论是身为商家,或是以消费者的身分,都必须作好准备,迎接消费税!

ADVERTISEMENT

我们公司凯翔税务咨询及利安达LLKG国际在上周五举行了我们的年度中文财案讲座,与超过1000名全国各地的参加者,一起分析及讨论了里的一些重点,其中一个探讨的热点,就是消费税的重启。

重启消费税的呼吁,这几年一直不绝于耳,特别是在疫情过后,国库由于一再发放援助金协助人民渡过难关,而急剧减少后,不仅工商界及经济专才,连政府也不断放话,表示会考虑重启消费税的可能,以增加税收。

无论如何,马来西亚在2015年首度实施消费税时,由于种种因素,导致人民及工商界都强烈不满,甚至因此成为了国阵政府在执政60年后首次尝到败绩,黯然卸下执政党身分的最后一根稻草。接过执政棒子的希盟政府,在上台后即宣布废除消费税,以原本的取代,人民还因此而享有了3个月的零税率假期。消费税也因此成为了政府的双刃剑:重启,可以增加税收,减少偷税、漏税、影子经济等问题;然而同一时间却担心会引起民众的反弹,影响政权的稳定。

随着重启消费税的呼声越来越大,甚至成为反对党攻击首相兼财长安华的工具,首相不得不多次在公开场合强调,政府短期内无意重启消费税,毕竟目前全球都面对通货膨胀,经济复苏脚步不一,还因为俄乌战争及最近爆发的以巴冲突而面临重重阴影,如果重启消费税,势必引起民众的抗拒。

然而我们必须接受现实,重启消费税是一个无可避免的决定,世界银行在今年2月公布大马经济监督报告时,对我国提出数项建议,当中包括我国应探索新的收入来源,并指其中一个最好的方法是实施消费税,所以我们现在的问题只是在于什么时候才是重启的最好时机。我最近在接受一个电视台访问时,该台记者就消费税和服务及销售税的课题访问了一些民众及小商家,从中可以发现,在经历过两种税制,以及这几年媒体的不断报道后,大家对消费税有了一定的认识,不再像2015年时觉得一旦实施消费税,市面上所有物品都会起价。然而如果要确保消费税重启时,不会再引起坊间的混淆及因为误解而引发的通货膨胀,政府还必须加强努力,教导群众消费税的正确运作模式,以及解释为何必须重启消费税的原因。

关于消费税是否会让低收入群体陷入困境一事,首先我们必须清楚了解,即便是2015年首次推行消费税时,各种基本的生活必需品,如:食油、糖、面粉、鸡蛋、没有加工过的家畜、家禽及鱼类等,都是零税率的,而一些必须的服务如教育、公共交通费等,则是豁免消费税。因此,对于日常只购买必需品及基本服务的群体来说,消费税并不会增加他们的负担。如果政府真的认为有必要为这个群体提供援助,可以再给予他们一些现金补贴即可。

至于商家,除了投资在相关的会计软件外,消费税由于其进项税及销项税的运作模式,并不会增加他们的税务成本,因为他们在购买原料时所缴交的消费税,可以在进项税下抵扣(除了豁免消费税的物品/服务外),所以并不存在贵来贵卖的情况。

回到今天的主题,为什么我会说消费税与我们今天的销售及服务税,只是名字的分别?因为我认为消费税的精神,已经通过销售及服务税的名义,逐一落实在我们的生活之中。首先我们来看看消费税的一些基本要素。消费税,顾名思义就是消费时必须缴纳的税务,由消费者缴付,其基本原则就是有能力买得多,就要付得多。我们再看看政府计划在明年5月开始征收的(high value goods tax),其原理是一样的,有能力买高价商品的消费者,就必须缴交更多税务,甚至在游客可以申请退税这一项,也与消费税的运作模式一样。

其次,税务发票(tax invoice)。相信大家都记得,在消费税实施期间,商家必须发出税务发票,并在上面注明其消费税注册编号、商品/服务原本售价、所征收的消费税总额等事项。通过税务发票,政府得以掌握有关物品/服务的层层供应链资讯,因此而减少地下经济及逃漏税问题。这和政府计划在2025年7月1日全面落实的有异曲同工之用意,甚至规划中的电子发票,其包含的资讯远远多于当年的税务发票,更利于政府对各层商家之间的交易进行比对。内陆税收局首席执行员莫哈末尼宗也在前两周表示,电子发票就是为消费税的机制而设计,因此一旦政府重启消费税,商家便无需对此作出任何改变。

此外,这次的2024财政预算案也扩大了服务税的范围至物流、经纪、承销和卡拉OK。我们从中可以看到政府要扩大税基的意愿。所有被交易的物品或服务都必须征税(当然,如前面所述,一些基本日用品、食物及服务是属于零税率或被豁免),正是消费税的基本要素之一。不过,基于销售税及服务税的注册,需要商家达到一定的营业额门槛,因此不论政府如何扩大服务税或销售税的范围,其税基都远比不上消费税时代。

这一点,我们可以从政府预测的2024年税收目标看出,2024年在提高服务税至8%,并扩大其范围后,销售税及服务税的税收只是从342亿令吉增加至358亿令吉,增加了16亿令吉,只占总收入的11.6%。反观2017年的消费税收入,就已经达到443亿令吉,占总收入的20.1%。我大胆预测,假如当年政府没有废除消费税,我们今天的消费税收入,很可能已经达到将近600亿令吉。国库不会捉襟见肘,政府也无需陷入取消津贴及补贴人民的两难窘境。

上述种种措施,显示政府正在为重启消费税作准备。无论如何,就如我多次强调,政府如果决定重启消费税,必须提早给予通知,让大家有充足的时间准备,同时从低税率开始推行,让大家有时间适应,再给予明确时间表,告知税率调整的巴仙率及日期,让各界可以相应调整。最重要的,是足够的教育商家及群众,特别是城市以外地区,确保大家都有足够的认知,再辅以严厉的物价监管及执法,避免商家趁机哄抬物价,加重人民的负担。在监管物价这一方面,除了监管较大型的服务供应商及商家外,政府也不应忽略小贩及小商家,毕竟普罗大众更多是和这些小商贩交易。

总结来说,不管消费税何时重启,但消费税的精神已经围绕在你我周围,避无可避,那我们不论是身为商家,或是以消费者的身分,都必须作好准备,迎接消费税!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