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逆思流

|
发布: 7:20am 24/11/2023

逆思流

霸凌

那温

维诺希妮

玛丽安莫达

逆思流

霸凌

那温

维诺希妮

玛丽安莫达

玛丽安莫达.那温和维诺希妮是白白牺牲的吗

可悲的是,教师和受害者都没有举报事件。教师害怕成为新的攻击目标,而受害者则害怕因为举报霸凌事件而遭受更严重的折磨。

是拥有活下去的一切理由的两个年轻人。他们都是印裔。两人都拥有光明的未来,但他们的生命却在神秘的情况下戛然而止。

ADVERTISEMENT

两个成年人之间没有任何联系或家庭关系,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的家人都在等待致死他们孩子的答案。为什么当局对这些调查一拖再拖?

在他们去世多年后,他们的父母仍被蒙在鼓里。他们和他们的家人该何去何从?为什么很难从当局得到答案?责任何在?我们能从他们的死亡中学到什么?谁对他们的死亡负有责任?我们怎样才能使社会对所有人都更加安全?

很可能还有其他人在类似情况下死亡,但这两人的死亡受到了公众的强烈关注,因此被单独挑出来。

这两个年轻人都是在人生的黄金时期遇难的。他们都在接受教育以便为社会做出贡献,获得必要的技能,改善他们未来的职业前景,并帮助家人。

第一位是来自槟城的那温,2017年去世时年仅18岁。据称,他曾在深夜被学校霸凌者袭击。白天,那温在一家商店打工,以维持生计和赚取额外的零用钱。他对大学生活充满期待,并即将前往吉隆坡,开始人生的下一个阶段。

那温的朋友和以前的老师说,他是一个安静和天性善良的年轻人,但他经常成为霸凌者的目标。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我们的学校是如何处理霸凌行为的?有许多指控称,校园霸凌现象十分猖獗,而且令人震惊地呈上升趋势。

任何被认为与众不同的人或表现出女性特质的男孩都会受到严重的嘲笑。在那温案中,这种嘲弄蔓延到了他的私人生活中。他的两个前施暴者已经离开了学校。

可悲的是,教师和受害者都没有举报霸凌事件。教师害怕成为新的攻击目标,而受害者则害怕因为举报霸凌事件而遭受更严重的折磨。

上个月,5名杀害那温的男子获无罪释放。那温调查行动联盟(NAIL)主席阿伦多拉沙米说,那温的家人接受了高庭法官拉兹哈密的判决,即检方未能证明所有5名被告的初步证明。

据称,那温和他的朋友普列文在武吉牛汝莪的加基武吉路(Jalan Kaki Bukit)买汉堡时,遭到5名被告的殴打。普列文侥幸逃脱,那温后来被发现昏倒在草地,伤势严重,包括背部烧伤和钝器插入肛门的痕迹。

拉兹法官说,法庭发现证人证词相互矛盾,而且检方未能确定那温是死于尸检报告中所述的“头部钝器击伤”,还是死于现有疾病。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治疗那温的医生没有被传唤出庭作证。

此外,拉兹还说,普列文因在事件发生后不久向警方提供的证词与他4年后提交的证词自相矛盾。拉兹补充说,警方未能公正地调查这起案件。他说,检方也没有传唤其他确凿证人来支持普列文在法庭上的证词。阿伦说,家属将对槟城医院和警方提起民事诉讼,因为他们在审判中没有出示必要的证据。

另一位本可避免死亡的成年人是维诺希妮,她是马来西亚北方大学(UUM)会计学学士的大二生。她的室友于2022年5月在她的宿舍发现了她的遗体,当时学期刚刚开学一周。在冠病大流行导致的封城之后,维诺希妮期待着重返校园。据称,她是触电身亡的。

10月3日,亚罗士打高庭谕令警方和联邦政府在14天内将医疗、化验、警方报告以及在调查维诺希妮死亡事件过程中拍摄的所有照片交给她的家人。

维诺希妮家属的律师马诺哈兰证实了亚罗士打高庭的裁决,并表示法官玛哈占已允许维诺希妮的父亲西华古马提出的文件申请,以准备就其女儿的死亡提起主要过失诉讼。

如果这两个年轻人出身显赫,结果会不会不同,速度会不会更快?

或者,所有大马人都被这个需要紧急改革的系统和如何展开调查的方式所辜负了?相关部门解决这些严重问题的政治意愿何在?

Mariam Mokhtar: Did T. Nhaveen and S. Vinosiny die in vain? Where is the accountability?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