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娴言

|
发布: 7:30am 30/11/2023

黄翠娴

教育部长法丽娜

娴言

英语教数理

双语教数理计划中(DLP)

黄翠娴

教育部长法丽娜

娴言

英语教数理

双语教数理计划中(DLP)

黄翠娴.改来改去改到什么时候

我国的教育制度好像从来都不是为了莘莘学子前途而考量的,也不是真的是在为了捍卫或提高国语地位而做的,更像是教育部为了迎合时任首相的口味而作出的改变。

ADVERTISEMENT

说,在,教育部将在明年重开一班国语教学,以捍卫国语的重要性。

每次看到或重启国语教数理的课题,内心都会不自觉的问:教育部这“一下国语、一下英语,一下双语”教数理的政策,到底要改到什么时候?

我国政府其实早在2003年,就已经启动了英语教数理计划,我很记得,因为那年我刚好中三,考完了初中评估考试(PMR)就得依据成绩编入理科班或文科班。

那年运气太好,考了6个A,转校后,因为新校要有18个人才能开一班理科班,所以为了凑足刚好的18人,即便我想换去商科班上中四,也一直被校长和老师拒绝。

中四和中五的所有课程,不外乎都是为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做准备,而那年上中四,我必须为SPM准备的考试科目就多了一科“科学与技术英文(EST)”。

EST的出现,是当时的政府为了要推动英语教数理计划而诞生的科目,主要是为我们这些已经习惯以国语学习数理的学生而设的,让我们到中六升学的时候,可以更好的适应。

然而,额外的科目就需要额外的时间准备,莫名其妙的多考一科,而且也没有太多的参考资料或考试题可以练习,这对于当时的我和同学们来说,是存在挑战的。

后来到了中六,我对理科实在没有太多兴趣,勉强上了3个月便转到了文科班就读,顺利毕业也考上了马来西亚国立大学(UKM)。

国大的成立,本身就有捍卫、发扬国语(memartabatkan Bahasa Melayu)的宗旨,所以在国大上课的时候,我长期都在以双语学习。

教授、讲师推介的参考书都来自国外,都是英语编写,我们参考的网上资料和研究报告,都是英语;上课的时候国语和英语参半,交功课的内容为国语,考试的时候主要也是国语,但有些科目,学生可以选择以英语或国语答题。

对我来说,这样的学习情况也不坏,还能训练我们翻译的速度,无论是国语换英语还是英语换国语,都可以切换自如,虽然有时候沟通用语听起来比较“罗惹”(rojak);重点是这样的上课情况并没有因为某的人或某些事而忽然出现变化让人措手不及 。

因为国大的关系,我本来就不错的国语变得更好了,英语也进步了许多,至少现在3语都可以切换自如的使用,沟通完全没问题。

话说回来,我国政府在2012年,废除了英语教数理计划,让国内小学恢复以母语教数理,国中则以国语教数理。

不久后的2015年,政府又突然宣布推行双语教学计划,选了300所中小学实行英文教数理,这些学校还必须符合一些特定条件方能进行这项计划。

到了2019年,敦马又说,政府要重新推动英语教数理。而如今,教育部长说实行DLP计划的学校,明年要重开一班国语教学,以捍卫国语的重要性。

大马的教育制度一直引人诟病,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教育政策总是朝令夕改,经常让人无所适从。不同年代的学生们,成为了新政策的试验品,也沦为了政策改变的受害者,关注孩子学习和前途的家长更是因此经常焦虑,担心孩子的成绩和未来受到影响。

我国的教育制度好像从来都不是为了莘莘学子前途而考量的,也不是真的是在为了捍卫或提高国语地位而做的,更像是教育部为了迎合时任首相的口味而作出的改变。比如首相安华频频发表捍卫国语地位的言论,说官方书信必须以国语编写,教育部便急着要以“捍卫国语”为由做点什么。

一如安华对巴勒斯坦的关爱有加,教育部也急着推出“团结周”活动一样,教育部的关注度点,仿佛都不在学生的身上,而是在首相的嘴里。

要学生们兼顾国语及英语,没有必要在数理教学的事情上反反复复,这对学生来说,实在是不公平。

时而英语、时而国语,时而双语,然后双语中,又要有一班是以国语上课,这样的方式,别说中学生适应不来,作为已经毕业多年的“老学生”,我也觉得混淆。

何不干脆就如国大那般,不用国语英语二选一,而是一直保持以双语教学,不换东换西,考试的时候再让学生自行选择以国语还是以英语作答就好。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