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读者观点

|
发布: 7:00pm 06/12/2023

微型华小

华文教育

生育率下降

微型华小

华文教育

生育率下降

王德龙.论文救不了华教

人民须要的是拥有雄心壮志解决至难问题,引领国家长久走在正道上的政治人物,而非获得选票后便将问题困难化,然后企图随心所欲的政棍。

的问题是一个旷日持久的问题。这样的一个问题,不是变了天便可以解决的问题。因此,这个问题无关竞选宣言,更无关你我手上的那一张票。否则,余下的一里路早就走完了。那么华教的问题,其根源在哪里呢?有人说是生育率大幅度下降造成的。远的且不说,导致华小入学率降低,影响深远。直接受到冲击,自然不在话下。友族比例占比的提升,会否在政治的干预下,进一步侵蚀华文教育,这也都是问题。自然的,华小入学率的降低,又势必影响华中与独中的正常运作。环环相扣,首尾相应,确实不容小觑。

ADVERTISEMENT

然而,生育率的降低不仅仅发生在华族身上而已,马来人的生育率也在下降之中。从全球视野审视,日本的生育率呈负增长模式,韩国也屡创新低。欧美各国同样面临这个窘境:新生儿减少,老龄人口增加。人口大国如中国,同样不能避免这样的恶性循环。近些年中国放宽人口管制,鼓励生育的政策能否奏效,还须更多的时日以验收成果。因此,探讨华教课题如果止步于人口问题,必然见树不见林,再多的论文也只能坐待事实的发生。

或许你又该问了:就是因为人口结构问题,所以我们在政治上没有办法呀。如果你要真的这么想,我准备好的答案是:如果你没有办法保证你的儿子会将你的孙子送入华文教育体系,你生再多也是没有办法的。他者固然有他者必须负的责任,然而我们自己的责任却是最大的。每当国家面临各种问题之际,尤其近两年政治上所呈现出来的衰相,多数人都和孩子说:出国后就不要回来了。孩子在国外如果可以落脚,你觉得比留在国内强百千万倍,万一有些什么情况,也有个后路的想法,试问我们的人口结构问题要如何改变呢?既然都出走了,人口的百分比自然得不断下降。迫切想着解决问题的人,正在不断加深问题,这是不争的事实。

而另一个更直接的叩问是:凭什么只有那一些留下的人要为此负责任而已?凭什么你离开以后,只要指指点点就足够了呢?大家同样是在这块土地上成长的,消耗了这块土地的资源,大家同样急着证明自己爱国,许多人甚至连自己的祖籍也急急忙忙地想要抛弃,何以一旦移居、移民或者嫁娶了友族、外籍人士,这个国家的责任便与你无关呢?当然,这是一个自由的世界,也是一个普遍将人权挂在口中的世界。无论是移居、移民、嫁娶异族,其实都是个人的选择,无关对错。只是,如果探讨问题却不将所有的细节纳入考量,选择性规避重点,那么所谓的研究也就无法得问题之全貌。宏观与微观一并不尽如人意,问题自然是解决不了的。

化整为零以思,教育是政府的责任,不管发生什么问题,国家必须将教育办好。也唯有政府才有能力抵挡一切问题。因此,华文教育的所有问题,本就是政府的问题。只要政府公平和公正,给予华文教育合法的地位,并且能够大公无私,让华教作为国家教育重要的一环,得以不断为国家栽培人才,如此方是正道。当然你又该说了:这怎么可能呢?我准备的答案是:509之前之后都说可以,怎么几年下来就变成不可能了?如果真不可能,大家还需不需要继续投票呢?

艰难确实是艰难的。可就是因为艰难,所以我们才须要寻策解决。难就不必解决,那我们还希图政治什么呢?苏东坡《思治论》里这么说:“古之人,有犯其至难而图其至远者。”人民须要的是拥有雄心壮志解决至难问题,引领国家长久走在正道上的政治人物,而非获得选票后便将问题困难化,然后企图随心所欲的政棍。看穿政棍的空言与大话,我们切切实实做点实际的工作还是最重要的。至于论文,当然还是要继续写的。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