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上班

2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4月前
5月前
6月前
7月前
7月前
今天你第一天上班,不要担心不要害怕,我没有认为你第一天就能马上会做任何事情。今天我们先来一起做雪糕。首先,先帮我把材料准备好,这里是材料单,材料我也已经把它们放在这里。有什么不会都可以问我,没关系的,最重要是会问问题,不能不会又不问哦。 对了,我还剩下3颗舒芙蕾的食材。如果等下没有人下单,我做给你吃吃看。咦,这么快就有单子来了。没关系,你继续依照我的食谱做雪糕,下次再做给你吃。有什么问题就问我,我自己做舒芙蕾就好。 雪糕从雪糕机出来的时候太快你怕接不到吗?没事,小心就好。我先帮你,有一天你会接得比我好。今天你才第一天,不可能马上会的。你看雪糕最珍贵的就是里面的空气,用对的材料比例和好的雪糕机器,才能把适量的空气打入雪糕卡斯达中,做出来的雪糕才会丝滑。所以新鲜刚做出来的雪糕拨进盆里时,一定要轻,不能把空气压出来。以前我的意大利师父可凶了。如果我不小心太用力挤压到雪糕,他会破口大骂。你看,它们亮晶晶地从雪糕机里出来,多么美丽。 啊,我的舒芙蕾也快好了。你看看,冒出来的舒芙蕾漂亮吗?其实每一次,我看着舒芙蕾完整地冒出头来的时候都一阵感动。就算雪糕和舒芙蕾已经做了这么多次,可是每次看到成品心里都依然激动,也是这种满足感让我们一直撑下来的。如果要说是热诚,这不是热诚。因为热诚会随着时间退化,也会因为一日复一日地做着同一件事而失去那种热衷。我们无论在做任何甜点和饮料的时候,是满足感让我们走下去的。所以不能骗自己,不能用不好的食材,不能随便做。这样才能骄傲地把成品端到客人面前,让每一口都是我们用心制作的成果。 不要怕做错事哦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啰嗦?我只是希望现在起,我把这重任交给你,在你学起来的时候,也抱着一样追求这种满足感的心态把它们都做好。这样我才可以去做更多其他的事。我当然也想亲自做所有产品,可惜我也有其他很重要的角色,比如和客人沟通、宣传、采购、人事、维修、清洁等等。我相信你也可以从中找到一定的乐趣。工作虽然听起来是一份需要花自己很多时间的事,为的当然是换取金钱。可是,要是能够在其中得到乐趣,那就是一箭双雕,一石二鸟,对不对? 记得如果做错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我不会责怪你的,不过会纠正你。你如果不告诉我,事情就无法挽救了。可是如果你先给我知道,那么我才能做出更正,把事情扭转。所以不要怕做错事哦,最重要是第一时间让我知道。 终于快下班了,我们也做了5个口味的雪糕。今天只是清洗器材和机器都洗了大半天,真是辛苦你了,希望你觉得这份工作还可以。我们明天见哦。 虽然请过几十个同事,疫情之后又归零了。慢慢地,我们又在聘请更多帮手。为了迎来疫情后第一个厨房小帮手,我心里练习和她说的话已经千百遍。
8月前
8月前
10月前
11月前
很多职场剧总爱把新人上班的第一天描绘得轰轰烈烈,比如要么遇上大事,要么连碰钉子,仿佛菜鸟的第一天注定不会平静。 而我入职当记者的第一天还算风平浪静,那天我未有机会外出采访,一整天只待在报馆翻译新闻,到了6点就准时下班回家。不过那之后发生的事注定了这不是平凡的一天,当我打开电视收看台湾TVBS新闻的时候,突然有新闻插播,画面是香港文华东方酒店,酒店外有一小块区域被封锁了起来,禁区外来了很多媒体连线报道,现场气氛非常压抑,但仍压抑不了空气中弥漫的不安与哀伤。 那一天是2003年4月1日,当晚电视新闻的跑马灯似乎跑得比平时更快,不断更新事件的最新进展。我一度不敢相信这件事是真的,但那个年代还没有智能手机,我无法立刻上网查核消息真伪,也没有聊天群组供我抒发震惊与难过。一直到新闻台开始播放生平回顾影片,我才完全相信在那个愚人节的夜晚,张国荣已经永远离开了人世。 当时作为新闻界菜鸟,虽然明知道发生这种新闻大事件,报馆上下肯定忙着连夜改版,但那个年代没有WhatsApp群组这种东西,我无从得知有没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只能默默在家等看会不会接到报馆急召的电话。不过话是这么说,心里其实也明白在那种非常时刻,报馆应该不会想起我这种才上了一天班的菜鸟,所以心想不如早点去睡,第二天早点上班就好。 第二天去到报馆,情况跟我预期的不太一样,我原本以为报馆会忙得人仰马翻,但结果只有娱乐组同事比较忙碌,我所在的普通新闻组还算平静,好像只有一位同事负责采访本地铁粉。这意味着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帮得上忙的地方,这对一个记者魂刚要爆发的菜鸟而言似乎少了一份参与感,虽然说不上失落,但毕竟跟我想像的热血场景很不一样。 我入职当记者的首两天就是这样度过的。后来我曾设想,这些年媒体环境变化巨大,假如张国荣现在才离世而我又现在才刚当上记者,我们会面临怎样的境况呢?可以确定的是,媒体同样会以铺天盖地的方式报道这个大事件,但新闻战场除了报纸还有网络,小编们都在抢快,抢快的同时还要防堵四面八方的假消息,以及要整理各界名人在社媒上的悼念文。与此同时,媒体的作业方式有所改变,主管可以直接在通讯软体的同事群组发号施令,记者在家也能赶稿,可是不见得大家的工作会因此比20年前轻松…… 以上纯属一年一度的有感而发,如今每年只要听到电台开始狂播张国荣的歌曲,我的脑海就会闪现人生中第一个上班日的画面,仿佛也在提醒自己勿忘最初的模样。 你呢?你还记得你踏入职场的第一天是怎样过的吗?   更多文章: 黄琬焮/砂拉越 水牛之外的打卡地标 白慧琪/做功课 陈愐壮/声音坏了,就是坏了 李依芳/时尚,看了没有懂 袁博文/我被“家暴”了!
11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