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人民币

(新加坡14日讯)听友人说一名男子进行钱币兑换交易后不肯交钱,叔叔吩咐侄儿和友人一同抢走男子的4万元(新币,下同;约14万1728令吉),且在干案过程中打伤对方的脸,结果叔侄两人被判入狱。 《联合早报》报道,被告林泰特(51岁)和林丁梓(29岁)昨日在新加坡国家法院各自承认一项掠夺罪,分别被判坐牢7个月和3个月又2个星期。庭上透露,两人是叔侄关系。 这起偷窃事件发生于2022年12月25日傍晚6时30分左右,地点是武吉巴督52街第541座组屋的地面层电梯口。被掠夺款项的受害男子33岁。 根据案情,受害男子在2022年12月时与一名男子达成协议,决定跟对方将4万新元兑换成人民币。 事发当天,受害者与一对男女见面,对方在确认受害者带来4万元后,便将人民币汇入一个银行户头。 不过,受害者指没有收到汇款,拒绝交出4万元。三人之后驾车到附近警局报案。 庭上透露,在前往警局途中,男子通知了林泰特事发经过,林泰特便指示男子抢走受害者的4万元。 当男子与受害者在警局时,林泰特通知林丁梓和友人到警局附近见面,商讨如何抢走这笔钱。 林泰特最后安排他们跟踪受害者回家,后由一人负责抢钱。看到受害者离开警局后乘坐私召车,林丁梓和友人开车跟踪受害者。 受害者之后下车走到事发地点,被告友人试图抢走4万元不果,过程中朝对方的脸部挥拳。 根据医疗报告,受害者的脸部受伤,拿了3天病假。 控方指出,案件涉及的金额庞大,而考虑到林泰特是主谋,要求法官考虑判处足以发挥阻吓作用的刑罚。 法官最终分别判处林泰特坐牢7个月和林丁梓坐牢3个月又2个星期。(人名译音)
2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新加坡20日讯)从新加坡汇款至中国变“黑钱”风波延烧至今,狮城已有至少276名受害者,遭冻结的款项1860万人民币(约1612万令吉),当中包括不少“救命钱”。 《新明日报》早前报道,许多在狮城工作的中国员工,通过牛车水数家汇款公司汇钱到中国,却被当地执法部门指款项是“黑钱”,要求冻结或扣押,多人报案。 由于涉事的人数众多,苦主们为了互通消息,通过微信建立了聊天群组。群主高亚界(37岁,洗车工)表示,为了方便统计,他们建立了一份表格,填写下受害者名字、冻结金额、汇款中心名字等。 “两个聊天群组里至少有500多人,但我们现在只记录了276人的资料,涉及的总金额目前是1860万人民币。” 高亚界说,相信还有200多名受害者的资料尚未登记在册。 “我与另外两名群主,只能在下班后有时间才做记录。我们要看受害者发的资料,核实后再记录。另外,还有一些受害者迟迟没把资料给我们。” 他透露,昨天到新加坡警察广东民大厦备案时,有消息透露说,相信至少有1000名受害者。 “据说从一年半前陆续有人报案,但今年特别多。我相信还有不少还没有加入群组的受害者,真正的苦主数目应该更多。” 记者昨天在警察广东民大厦看到不少受害者到警署报案,许多人心急如焚。 苦主尹排房(50岁,建筑工)透露,自己的2万8000元(新币,约9万7543令吉)被冻结了,这些钱是80岁患癌父亲的救命钱。“这些钱也是我辛辛苦苦挣来的,现在却被冻结,我快要崩溃了。” 妇女逾万元被冻结 每天难入眠 根据记者观察,昨天下午约3时许,陆续观察到有10多名受害者从警察广东民大厦走出。 王先生(27岁,销售人员)透露,母亲之前通过一家汇款中心转了10万人民币(约6万6189令吉)回国,没想到在今年6月被冻结。 “母亲每天难以入睡,心情大受影响。我们需要向中国公安提交许多资料,所以有人在群里说到警署备案比较好。由于大部分群组成员星期天不用上班,所以都到警署备案。我们到的时候,大概有30多人,相信早上应该有更多人吧。” 苦主:不会集会 不想狮城惹官司 警方曾发文告,提醒受害者勿非法聚集,受害者表示,不希望自己在中新两国都“惹上官司”。 记者昨早走访珍珠坊的汇款中心,并未看到有任何集会,不过有受害者到场要求汇款公司提供资料。 受影响的林先生(54岁,建筑工)透露,已获悉警方发布文告,因此会更加小心。 “在中国被当做涉嫌洗钱的犯人已经够倒霉了,我可不想在新加坡惹上任何麻烦。” 刘智慧(54岁,建筑工)也说:“我曾接到当局的电话,对方核实了我的身份后,提醒我不要集会,说这会触犯新加坡的法律,我们会注意的。” 刘智慧也说,群组里也有成员提醒大家注意。 “我们只是想拿回属于自己的钱,没有任何非法行为,也不会约好一起去汇款中心。” 汇款中心:是否承担责任 取决于个别公司制度 长诚汇款中心发言人受询时回应,提供明确协议与必要文件的有效性,取决于各个汇款公司制定的具体做法和协商方式。 “汇款公司是否应承担全部责任的问题是主观的,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法律、监管框架,以及个别公司的政策。” 发言人也称,长诚汇款中心会协助客户解决问题。 “我们了解公众非常紧张自己辛苦赚来的钱,我们尽可能向我们的顾客保证,将随时协助他们解决任何疑问。”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