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大脑

7天前
3月前
“用这边这只手拿筷子,就不会跟坐在隔壁吃饭的人‘打架’了。” 记得小时候在饭桌上,听到妈妈叮嘱最多的,就是“用这边这只手”这一句话。那个时候年纪小,还不懂得区分左手和右手,既然妈妈说“用这边这只手”,那我就学习用这边这只手拿筷子吧。 到了练习写字的年龄,妈妈的叮嘱又多加了一句:用这边这只手拿笔、写字。既然妈妈又说“用这边这只手”,那我就学习用这边这只手拿笔写字吧。 奇怪的是,妈妈只在拿筷子和拿笔写字这两件事情上,特别强调我务必要“用这边这只手”——也就是我懂事后知道的右手执行之外,其余的都没有多加干涉,任由我自由发挥。至今,我都没有问过妈妈为什么只有筷子和笔,才需要用右手操作的真正原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当吃饭时,只要有足够的空间,我自然而然地就会改用左手拿筷子吃饭;一旦隔壁吃饭的人坐得近,感觉空间不足够,就很自然地转换成用右手拿筷子吃饭。不明所以的我,小学上课时更迷惑,写字时用右手,但是用尺画线条时就一定会换成左手拿笔。当时潜意识里,只觉得做任何事情都是左手比较顺手,尤其是在要出力或用力的事情上,比如:打球、提水等等。说自己是左撇子,也不完全是,像剪刀和菜刀这两样工具,还有电脑的鼠标,我就完全无法用左手操作。 后来常常听别人说,左撇子的大脑运行方式和别人不大一样,无形中也会赋予别人不具备的技能与优势,比如:有较强的想像力,方向感很强,在体育运动中反应速度比较快、身体比较灵活,具有绘画或艺术天分等等。再回过头来仔细地观察自己:不具备任何想像力之余还不懂得变通,常常迷路,不擅长任何一项运动或球类;还常常因为自己完全没有一点绘画、写书法、唱歌、跳舞、表演的艺术天分而深感遗憾;少不经事时曾经怀疑上天是不是忽略了我这个不是100%,但也有90%左撇子特征的自己呢?哪怕只给予我多一点点的技能与优势? 好好接受平凡的自己 再后来在一个训练课程中,教练员很肯定地帮我证实了那10%的迷思:后天的干预让原本100%的左撇子变成了90%。有趣的是,教练员接着建议我尝试重新布线,把现有的90%变回原本的100%…… 在场的学员包括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当时我在心里直嘀咕:又不是机器人,真的可以重新布线吗?凡夫俗子身上有些与生俱来的资质,真的是用左手或是用右手就能决定的吗? 哎呀!时至今日已经到了无需纠结技能与优势的阶段了!现今的我已经顺利地步入中年。如真要重新布线自身的系统,那就让我抛开莫须有的一切杂念,好好接受这个平凡的自己,好好欣赏这个只有90%左撇子特征的自己,更要好好爱这个独一无二的自己!
3月前
5月前
(新加坡20日讯)64岁渐冻症患者在小孙女出生3小时后安然离世,还捐出大脑供研究,遗爱人间。 《新明日报》报道,黄人佳是10年前被诊断患上俗称“渐冻人症”的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他在上星期日(17日)去世,享寿64岁。 渐冻人症是一种运动神经元病(MND – Motor Neurone Disease),患者会逐渐失去对所有肌肉的控制,目前尚无治愈疗法。 黄人佳育有两名女儿和一个儿子,患病前是工程师,在环境部服务了30年,并且热爱运动,曾攀爬过世界多座高山和完成过13场马拉松,且几乎每天都会晨跑5公里。 他姐姐黄姗姗(68岁,退休人士)透露,弟弟在2012年底发现右手无力,隔年确诊患渐冻症,令他无法接受。 “他之前那么爱运动,患病后原本很沮丧,但他是坚强的人,过一段时间后便开始积极的寻求治疗。” 但他的病情不断恶化,从2017年起须依靠轮椅代步和使用无创通气呼吸器,之后也完全无法运用手部,需要依靠管道喂食,也从2021年起开始插管。 他的女儿黄幸妍(30岁)透露,在父亲去世当天,他的小孙女出生了。 “星期日早上,我的大嫂生下了小女儿,我妈妈把婴儿照片拿给父亲看,让他可以看见自己的小孙女,下午父亲便去世了,没有留下遗憾。” 根据黄人佳生前的安排,在他去世后,将把大脑捐给脑库新加坡(Brain Bank Singapore),让专家进行更多运动神经元疾病的研究。 “父亲一直都希望可以为医学出一份力,所以便毫不犹豫地决定将大脑捐出。” 医生诊断剩5年寿命 女:父靠毅力活10年 女儿黄幸妍透露,2013年确诊时,医生称父亲可能仅剩3或5年的寿命。 “但是父亲通过自身的毅力坚持了10年。” 期间,他还创立了新加坡运动神经元病协会,让社会大众更加认识渐冻症,也让渐冻症患者可互相支持和鼓励。 他的妹妹黄婧婧(62岁,牙医)说,哥哥在2021年做了喉管,胃管,因此只能通过胃管喂食,也逐渐无法说话。 “他只能转动眼球,通过电子仪器进行文字表达,这是他唯一能够与我们沟通的方法,很费精力,但他还是努力的每天找事情做。” 黄人佳于3个星期前健康恶化,但不愿意入院。 “令他最痛苦的是,身体机能完全损坏,但是头脑却很清醒,他想在最后的时光留在家里。他走的时候,大家都在他身边。”
6月前
我想,现代人太着紧于脑袋的思维活动,却常常遗忘和忽视了身体。 这是我从自己身上发现的事情。长大的过程里,思考越来越缜密周全,对判断事态也更有把握了,却突然越来越不懂得该如何使用自己的身体。 我不再随意跑跳,行为举止仿佛斯文起来,却开始害怕受伤,日常的动作幅度也变小了。从前会壮着胆子一跳而跃过的大沟渠,现在选择绕路找另一条通道。 后来,这几年终于决心和自己的肉身好好相处,练起了瑜伽和皮拉提斯,也十分留心日常的姿势状态。期间学会了一个概念:代偿。 理想的身体状态,是每一处肌肉都发挥自己的功用、每一个部位都贡献适量的活动度。若你长期姿势歪斜,让身体某些肌肉部位特别紧张,或某一个关节特别卡——那么站坐卧走的时候,本该发力的肌肉没能完成任务,身体就会让另一处的肌肉代替发力,来完成这些动作。 久而久之,代偿的部位会过度疲劳,或因为姿势不正确而累积了运动伤害。 比如,臀肌或大腿肌肉因缺乏锻炼而软弱无力,行走的时候,身体就让膝关节代偿,久而久之导致膝关节过度磨损。久坐的时候,由于腰背肌肉乏力,不足以支撑椎骨,肌肉也还是固执地护着骨头,而后肌肉慢慢变得僵硬,你也就有了腰痛。 情绪也是一个关键要素。人的大脑,需要处理的活动不仅仅是理性思考,还包括你所有无意识的情绪反应。强烈的情绪会让身体出现特定的生理反应,腺体分泌激素,向大脑传递信号,让你在紧张的时候绷紧身体,愉快的时候放松身体。 长期焦虑的人,肩颈肌肉总是异常僵硬,任你怎么按摩伸展,也效果甚微。 就算你有意识地主地放松肩颈,焦虑的代偿也可能跑到牙口上,无意识中你的咬合越来越紧,除了磨损牙齿,还影响到了颌面的对称。 我真的感觉到了。小时候,自己的身体是轻盈舒展的,但随着年纪渐长,心思重了,责任大了,身体也渐渐沉重起来。情绪低落的时候,没有信心的时候,不想被人注意到的时候,连背脊也驼了,肢体语言是往内收的。 于是庆幸自己重新捡起了运动的习惯。原本只是为了健康之计,想把缩紧的肌肉伸展,把弯曲的椎骨拉长,把短促的呼吸调整得绵长。日子长了,运动有成,不但体态变得修长,连心情都逐渐开阔起来。 翻翻书了解,心理学里有一个新兴概念叫“具身认知”,研究的是生理(身体)如何影响情绪和大脑活动。比如说,我们知道人高兴的时候就会笑,这是情绪信号导致身体有所动作;而反过来也能成立,如果你在不开心的时候还是露出笑容,即便是假笑也罢,你当下的心情也会变得稍好一些。 又联想到一些上台前的小技巧:用一分钟的时间抬头挺胸、向外划手、开合跳跃等等,总之就是尽量扩张自己的身体姿势,为的是模拟一种兴奋而自信的感觉,为你准备稍后上台面对群众的心理素质。 身体的运动,可以反过来引导情绪和思维的状态,进而缓解压力,甚至创造心智。 把运动当成和睡眠一样重要 我懂了。人为什么会精神紧绷?因为人的注意力过多地聚焦在脑部活动,却毫不在意自己身体上的不舒适、小疼痛,更别说是从身体状态来反推自己无意识的情绪。 而且我们的社会过度推崇理性,看轻情绪。这就像是要求人们都压抑自己的情绪,对外表现成一个成熟克制的大人。但身体所累积的负面情绪一直都在,你若不面对与处理这些情绪,它们有天会代偿成你身体上的大小病痛。 我们日复一日的生活,总是更看重脑力活动;身体的运动吗?都被放到行事历的最后边去了,如果真没时间就直接省略了——就像学校用数学课占用了体育课。 有人跟我说,你要把运动当成和睡眠一样重要的事情,要坚持而有规律。 我相信了,每天运动两小时。然后,精气神不同了,皮肤有光泽了,穿衣服好看了,说话有活力了,竟然还觉得每一天的生活都值得期待。
7月前
8月前
9月前
10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说起心理学,相信你我都不会感到陌生,但你又是否听说过神经心理学(Neuropsychology)?过去8年,神经心理学在全球医学领域日益重要。对此,精英大学(HELP University)于11月24日推介全马第一家“神经心理学中心”,希望借此让民众更了解其重要。 与一般治疗心理疾病的心理学不同,神经心理学旨在了解人类的认知和行为,如何受大脑功能的影响,借此帮助智力障碍、自闭症、帕金森症、阿兹海默、脑损伤等行为受影响的患者,恢复认知能力。 精英大学副校长兼行为科学院长杰里·路易斯博士(Dr Gerard Louis)举例,中风导致病患脑神经受损的问题往往被忽略。他说,一般而言患者为了恢复行走的能力,接受物理治疗,但却没有意识到受损的认知能力也要被治疗。 “神经心理学倾向建立新的神经通路,医生评估患者后,会进行一连串的认知康复治疗,帮助他们重新学习、恢复记忆。” 甫建立的神经心理学中心包含看诊服务,专家为患者诊断有关认知变化和情绪失控方面的问题,再视症状提供思维能力训练和心理治疗等疗程。 收集大马数据利惠人民 除了提供师生和民众看诊服务,神经心理学中心同时也会对此领域展开一系列的研究。领导该中心运作的临床心理师阿·帕玛西妮(Dr A Padmassini)医生坦言,此学科在我国并不普及,大多的治疗方式、数据等都是来自美国和澳洲,对大马民众并不友善。 “例如提供患者的评估都以英文为主,若换成马来文、中文和淡米尔语,让各种族的民众可以更准确地传达病症,得到更好的治疗。”透过神经心理学中心的成立,阿·帕玛西妮希望收集更多的临床样本,创造属于大马民众的数据库。 此外,透过该校的数据分析程式和虚拟实境(VR)、脑电图(EEG)等软硬体设施,精英大学校长拿督陈德鸿博士认为,这一连串的技术都让患者得到更精准、有效的报告。 为了让大众更熟悉神经心理学,如何协助神经障碍病人恢复认知,该中心透过演讲或经营抖音和推特等社交媒体加以推广,让相关知识进一步拓展到社区。 未来,精英大学也盼望设立神经心理学系的后学士学位课程,让莘莘学子不需出国深造,便可接触到相关领域的知识。杰里·路易斯说:“这让心理学系的学生,可以拥有更多专业课程供选择。”       更多文章: 东盟青年商讨应对迎战未来 大专生体验以太坊的世界 印度以蜂蜡粘合剂灵感称霸3M挑战区域赛 阿富汗孩童战乱中学杂技作乐 就读英迪餐饮服务管理与烹饪艺术3+0学位 可到法国实习及当交换生 正视水源危机 做好河流管理 英迪讲师:保护使用者 需速立法阻网络霸凌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