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居酒屋

居酒屋纠缠了一番,几般不舍,还是要含泪告别赴宴。配套还有两杯,下次再来。 分离是为了下次相聚,何苦依依。永远不会为贪杯而失信,那是低级酒徒。 这家餐厅主打高级红葡萄酒,之前已经坦白和主人讲明不爱葡萄。一到现场,早体贴的准备了几瓶威士忌:已是土豪级的山崎12、最平易近人的格兰菲迪18,和一瓶独立瓶庄的限量原桶强度单一麦芽。 加上自己也带了一瓶格兰杰,6个人,有点多。当然不一定要喝完。 第一杯求清爽,大胆的用山崎来调高球。有点喧宾夺主,饮者无拘,不管了。一饮而尽,宾主皆称妙,过关。 避免大家转台,说回吃什么: 开胃小点: 自制酸种面包:就是自养天然酵母烘焙的。平日不吃面包,就只吃这个。因为健康?才不屑。贪其麦香清晰,感觉吞入固体威士忌。主人说行管期这是销售榜首。哦,原来请客的主人就是老板。那放心吃。配la rustichella 黑松露奶油酱,就算沾便利店的方包也好吃。没两下光盘。 芝士拼盘:法国conte 硬芝士、阿尔卑斯山牧场的beaufort 小牛芝士、以上同一牧场的金矿山mont d’ord 软芝士。不配超市买来的苏打饼和蜜饯,那是廉价餐厅的勾当,老板骄傲的说。烘培师自烤了薄如蝉翼的小麺饼,各呈自然不规则型,香涂四壁,讨人欢喜。就那么净吃,也可以吃掉一罗里。  
4月前
5月前
6月前
我从规划行程中得到乐趣,但不意味着我执着于完成每日设定的行程。旅行久了,渐渐明白事事未必如己所愿,于是开始会放下执着。走偏的路就当作收获更多的风景,错过的景点就下次再来。没有遗憾,不必后悔,旅行中将自己放得越小,越能领略世界的壮观。 完成了一天的行程后,我们决定步行回旅馆,洗去一身劳累后再出来吃晚餐。 一边走,一边讨论晚餐该吃什么。前几天把当地特色菜都吃了一遍,那今晚该去光顾推荐名单上的另一家拉面馆呢,还是再去大啖海鲜?路经好几家串烤和烧肉店,走在最前头的友人突如其来蹦出一句:“不如,去吃串烤鸡?” 在这有点累又不太饿的晚上,让人可以安心用餐交谈的居酒屋,还有简单又美味的串烤料理,毫无疑问是个完美的选择。心动不如行动,马上改变计划,晚饭后再回旅馆。 贪图旅游目的地的特色食材和料理,常常容易遗忘那些日常生活中最能疗愈心灵(和胃)的平凡食物。 此刻坐在觥筹交错的店里,啃着软嫩香滑的烤鸡翼,吞下一片焦香可口的烤豆腐,啜饮冰镇梅酒苏打,对于忘了将串烤店纳入行程中这项低级错误,请让我以我的胃和我口袋里的日圆,向这家创立于昭和28年的札幌烤串店道歉。 [nonvip_content_start] 这次接下旅游杂志出国采访的案子,临行前我帮忙规划了行程。由于路线横跨数个城市,需要搭乘不同的交通工具,所以必须精准计算每一趟的里程和时间,确保可以在规划的日程内参观所有景点。我也参考了网上的资料,记下网友推荐的餐厅,希望可以在不同的城市光顾当地著名的美食店,丰富采访内容。 很多朋友听说我善于规划行程,还常常不嫌麻烦一一比较住宿和交通方案,都觉得不可思议。有次甚至被问到,如果一切都按计划实现了,是不是这趟旅行就会缺乏惊喜的快乐? 当然不会,因为再怎么完善设定的行程也仅存在于一张纸上,而旅行的过程往往是千变万化,让人始料不及的。比如今晚的烤鸡串。 我从规划行程中得到乐趣,但不意味着我执着于完成每日设定的行程。旅行久了,渐渐明白事事未必如己所愿,于是开始会放下执着。走偏的路就当作收获更多的风景,错过的景点就下次再来,即使此生无法再访,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没有遗憾,不必后悔,旅行中将自己放得越小,越能领略世界的壮观。 从居酒屋出来,熏得一身油烟味的我们继续往旅馆的方向走。来到一个熟悉的路口,友人心血来潮说,不如今天换另外一条路走?就因为拐了一个弯,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这是年轻人泡夜生活的街区,林林总总的夜店、小酒吧、卡拉OK,暗巷尽头甚至还可看见闪着艳丽霓虹灯的情趣旅馆,欲望蠢蠢欲动。 马路左边有家窄小的拉面店,门外排着人龙,趋近一看店名,这不就是前天旅馆工作人员号称是他心目中札幌市数一数二的拉面店吗?计划赶不上变化,得来全不费功夫,一路上嚷着烤鸡串没吃饱的友人说,待会他要揪大家来这里吃宵夜!
6月前
以前去日本出差,或是在台湾接待日本客户时,不管开会时战得多腥风血雨,但是下班后去居酒屋小酌,大家都会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把领带拿到头上绑,常常让我觉得刚才在会议室开会的那个西装笔挺的家伙是谁。 从18岁学日文至今,也过了20多个年头。 这个语言,打开了我的世界,让我能从一片泥泞黑暗的原生家庭中,有点勇气往上爬到有光的世界;让我能有一技之长,在日商公司工作拿案子养活自己;也让一向以来自卑的我,能稍微有点自信,发现原来我也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在这个世界上平凡地活下去。 原来,老天并没有遗弃我。 大学日文系毕业,虽然没有去日本留学过,但我们文藻日文系的同学,大半都是在台湾本土炼钢,但一毕业就能马上在日商担任日本窗口,甚至外交界也有很多我们校友的踪影。 除了大学时期,学校的每位日籍教师让我们有了日商喜爱的员工雏形外,毕业后的日本社长秘书工作,和跨国企业的日本业务,都实实在在地让我养成了日本企业所需人才的模样,也造就了我现在这样实事求是、稳扎稳打的半理工人性格。 而里面我想影响我最深的,大概就是品酒文化了。 日本是一个非常拘谨内敛,说话无时无刻要注意语感,就是所谓要“读空气”也就是“空気を読む”的一个高语意境界的国家。 举例来说吧!我以前的日籍主管,他说话就会非常需要去花心思读解,才能知道他真正的含义。 像之前我们去跟厂商开会,而对方因为实在说了太久没重点,迟迟不进入主题,这时候我主管忍不住跟他说了一句:“你的手表好漂亮呀,好有品味!”对方还以为自己真的被称赞了,但那时候的我,马上就知道那其中的含意,也跟对方提醒差不多该进入主题了呀!这让对方吓了一大跳。 而就是这样高语意,什么都不直说的民族,我想唯一能让他们露出真面目的,大概只有酒精了(笑)。 以前去日本出差,或是在台湾接待日本客户时,不管开会时战得多腥风血雨,但是下班后去居酒屋小酌,大家都会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把领带拿到头上绑,常常让我觉得刚才在会议室开会的那个西装笔挺的家伙是谁。 [vip_content_start] 也许,就是在微醺的状态下,才能让这个拘谨、小心翼翼的民族,稍微做自己一些吧! 虽然在居酒屋如此疯癫放得开,但日本人的一个好处,就是绝对不会在不清醒的状态下聊公事。我遇到的日本人嘴巴都紧得很,这也是很神奇的大和民族商业模式。 就是因为这样的啤酒文化,让身为业务的我,把日本国内著名的啤酒的口感和啤酒花特性,甚至喉韵还有历史等等的都品尝而且背了起来,每次帮客户倒酒食时,就会解说给他们听。 而帮日本人倒酒,也有很大的学问。 除了最基本的泡沫跟液体比例要倒出来呈现3:7的黄金比例外,啤酒标签的那一头一定要朝上,让客户看得清楚现在喝的是哪款啤酒,而且杯子一定是要事先冷藏过,每一款啤酒会换不同的杯子,哪款啤酒适合配什么下酒菜等等的…… 因为那些在日商的训练,让我在大马,遇到了一些前辈大哥。当我拿着在日本买的啤酒,跟他们一起分享,顺便解说每款日本啤酒的特性:比如强调啤酒花回甘的苦味、还有辛辣味等等的这些细节时,对我来说已经是日常完全不值得一提的事情,但这些前辈,却会啧啧称奇地跟我说,很少有女孩子对啤酒那么熟悉了解的。 我说,因为我可是之前在跨国企业负责台湾日商的日本业务啊!这些是基本常识,如果不了解日本人的习性,我要怎样在日商存活拿案子呢! 这些,已经是不值得一提的我的过往,在这里,你们却会很珍惜地想要倾听。让我第一次感受到,我是可以用李语希的身份,而不是只有半个日本人的Nozomi小心翼翼地活着。 很感谢当初在文藻日文系拼了命学日文的自己,让这个语言,改变了我的人生,让我能在日商工作,让我也遇见了他,带我来马来西亚。 现在的我,是人生中最舒服自在的时候。 在这里,有我的家人,也有新的大马朋友走入我的人生,你们是我在大马最美好的存在。 如果可以,我会愿意,解说各款啤酒的特性,还有我的故事,一辈子,给你们听。 以上所有图片皆由李语希提供
9月前
冬天的京都,闲来无事我们喜欢到沿着鸭川的先斗町居酒屋聚餐。主要是那些居酒屋常年供应罕见的名酒“十四代”,搭配旬物菜式,还有就是到了冬天,还能吃到的最后秋刀鱼。做成刺身与盐烧的秋刀鱼,搭配而食,顿觉生活无限的美好与圆满。秋刀鱼没了,就轮到吃鳕鱼或者三文鱼的白子,鱼身上挤上数滴柠檬汁,再蘸上一点儿醋,一丝略微腥味,恰好被十四代的甘甜中和,堪称佳茗与美食的绝佳搭配。 当天,邻桌的顾客刚走,小林便匆忙感叹:“刚刚窗前那两个人,实在是充满让人遐想的故事哟。” 我们就坐在居酒屋的二楼,店里并没有搭建夏天常见的纳凉床,取而代之的是面朝鸭川的座席。座席只能容纳两个人,绝不是科学布局,用餐时却始终面对着河流,绝对是有景色与氛围的谈事约见场所。如果恰巧是赏樱的季节,相信就会留下与樱花有关的难忘记忆,但是刚好是冬天,我实在看不出任何暗藏故事的可能性。 何况,刚进门时还留意到他们的亲密背影,我完全不以为意,随便应对说:“能有啥故事?可能是好友聚餐,也可能是普通小情侣罢了,你的想像力实在太丰富了。” “你难道没有发现,那是两个年轻男人吗?”小林说:“京都就是这一点好,不像国内,大家都是社会道德的捍卫者,动不动就大做文章。兴许是因为这座城市的街巷很深,就像秘所一样吧。” “跑到京都幽会,理应是日本小说里才采用的情节,现实生活中应该不存在吧。”我试图临摹刚走那俩人的背影,但是,我忍不住要想,如果一个城市能够藏住一些恋情,也会纵容一不为主流社会接纳的恋情,同时能够给秘恋提供些许栖身的隐匿之地,何尝不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小林却兴奋了起来,加点新鲜的盐烧京野菜和招牌烤和牛,更多叫两壶酒。 小林说:“我的很多朋友都说京都是日本的不伦场所。年轻女人挽着老男人在二条城的庭园里闲逛,同性情侣在这座城市苦恋……什么都会发生,什么也都可以发生。不过,日本人在外头总会保持一定的距离。你发现这个现象没有?” 日本人与生俱来的距离感 我当然注意到这种现象。每次到了夏天,三条大桥到四条大桥之间的鸭川岸边,总会坐着一对又一对情侣,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仿佛约定俗成似的,自然而然地保持着同等的间距,无论是先坐下的还是新加入的,几乎没人敢破坏这个规矩。从文化的角度来看,居酒屋之所以也保持这微妙的等间隔,相信是因为日本人与生俱来的距离感使然,既想拥有说悄悄话的私密空间,又要保证不会打扰到别人。 小林更是强调:“日本情侣很少在外面亲热,像这种坐在居酒屋里堂堂正正让人看到亲热的情景是非常罕见的,这道风景足以让单身年轻人抱有挫折感和憧憬感。这种情况,导致有人想故意破坏,就像有人在情人节的电影院故意买单人票捣乱一样。沿着鸭川,也有人想以单枪匹马之力冲散处身居酒屋间隔中的男女、男男或者女女。只不过,他们做的比较含蓄而内敛。” 我喜欢居酒屋的隐匿,不过,我更喜欢祇园祭结束的鸭川晚上,从人山人海的热闹场合回返河边,看到三三两两继续喝酒的人群,就在喧闹逐渐散去的夜风中眺望着河水,身边有一位了解自己并会长久陪伴自己的人,就像是终于找到悠然结束热闹的正确方式。我喜欢鸭川江畔这种淡雅的悠然感觉,也因此永远地记住了鸭川。
2年前
年轻时,我精力旺盛。早上做工,晚上念书。学院放假时,就做兼职,为下学期的学费做准备。 当年,我在黄金三角地区做行政工作,下班后就到居酒屋打工。兼职服务生的工作时间是下午6点到晚上9点。我简单地在办公室解决晚餐后就赶紧离开,每天都囫囵吞枣、争分夺秒。我的制服是蓝白格子衣裤配搭白袜子拖鞋及围裙,制服都会留在员工储藏柜。 一般的居酒屋门口是有暖帘的,通向厨房的门口也挂上一片暖帘。居酒屋营业时,门口的红灯笼会亮灯,熄灯代表厨房截单了。我很喜欢店里播放着充满格调的音乐,配合暖黄的灯色,令人异常舒服。 在日本餐厅上班,看见顾客踏进来就要开始喊“Irasshaimase”,意思是欢迎。离开时,就得说“Arigatou gozaimashita”,意思是谢谢。下班回家而同僚还在工作,就必须说“Otsukaresamadesu”,简意是谢谢你的辛劳工作。 在居酒屋打工,可以学到、看到、品尝到很多人生第一次。第一次看到日本人吃串烧“牛舌”,还有蒜头、大葱串烧,原来面也可以“冷”吃,还有所谓的软壳螃蟹、虾,都可以直接吃进肚子,真叫人不可思议、瞠目结舌。 领班很细心地教导我如何送餐、收盘子、卷毛巾、抹桌子等。她说,顾客进来坐下,就必须赶紧送上热毛巾,接下来,就要问喝热绿茶还是冷绿茶。我记得有一天人手不足,我突然被叫去“打啤酒”。打啤酒的意思是从啤酒机器中倒取出纯生啤酒(draft beer)。我心想,应该就好像开水喉龙一般吧!结果,当我端了一杯泡沫超级多的啤酒给客人时,就被臭骂一顿。初来报到的我,真的是哑口莫辩。前辈立即替我道歉,而我马上被领班带去再受教育。 经过领班的指导,我才知道正确的打啤酒技巧——杯子需倾斜45°,杯壁尽量贴近龙头嘴,但不能碰到杯子。将酒头把手一拉到底,待酒液达到杯子的3/4时,杯子转正,让酒液直接导入杯子中心,激发二氧化碳的释放,形成泡沫。适量的泡沫是需要的,因它可以让啤酒释放香气,达到香醇顺滑的效果。 空挡时,我就争取时间背读餐牌、嘴巴一直不停喃喃的念着日文。为了提升自身的日本文化,我加入了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工休日就到图书馆看书,里面有关于日本文化、习俗、杂志、食谱等书籍。 这里,很多老饕客都会流连忘返,他们大部分是附近工作的日本人。通常,他们会买一瓶大的清酒(sake)留在店里,瓶子就会挂上顾客名字及联络号码。每趟遇上熟客,我们就会把对方储存的酒倒出来,用微波炉加热(然后,就变成hot sake)。我隐约记得一瓶酒会被保留3个月,逾期就会被送到厨房。 服务生是严禁私入厨房的,这是为了避免我们偷吃。我们唯一能吃到的免费餐点是当厨房做错了,又或者是“重单”的时候,领班会将那些食物放进柜子里,等顾客走了,服务生就可以轮流吃上一两口。物以稀为贵,我们特珍惜这么一点点的甜头! 职业无分贵贱。我很庆幸能找到这份兼职来积攒学费。餐馆服务生可谓看尽人生百态,当中五味杂陈的味道,只有自己才能体会。 【星云】长期稿约/我们这一行 电邮:[email protected] 来稿请注明:我们这一行 •文长勿超过1000字,可附上相关照片。 •请于稿末注明中英文姓名、身分证号、联络地址、银行户头、电邮等作者资料,否则恕不录用。 •文章经录用,除了在平面媒体刊载,本报也拥有作品上网、录影、录音、改编等其他使用权。
2年前
曾经,有一个美丽的传说:日本上班族下班后都泡居酒屋,不敢回家。准时回家,就是不必应酬,也等于没有前途。 这是上世纪90年代的美丽回忆了。日本经济低迷超过30年,失业已是常态。50岁中年大叔闲赋在家,靠80老父退休金过活,也已不是新鲜事。这般凄切的社会现象,受薪男salary man保住工作已是万幸,哪还需假装应酬不回家。 下班后有家归不得,除了不想再面对另一个老板外,还有一个理由:职场险恶, 小人得志;恶人当道,前途无亮。小男人只好躲在居酒屋,摸着冰冷酒杯,相互取暖。这是全球大合唱的一首悲歌。 还好有居酒屋打救众生。先说日本的饮酒历史:由最早传说的口嚼谷物,吐出发酵成酒,再追溯到公元3世纪叙述当年民间生活细节的《魏志倭人传》,已有饮酒记录。公元712年,日本最古老的史书《古事记》,也有说明喝酒是贵族、武士和僧侣的特权。宗教仪式,神人要合一,更是非酒不得。 居酒屋则要到17世纪的江户时代才出现。早期只是卖酒,尤其是为各地到江户(现代的东京)讨生活的单身汉和武士,提供一个工作后轻松解压的据点。后来才兼卖腌渍的海鲜、内脏等简单下酒菜。随着开放门户和西方影响,慢慢演变成酒吧餐厅。这和西方的大众酒场有异地同源之妙。 镜头拉回今日:随着经济低迷,日本人的居酒屋文化也由下班喝两杯变成小酌一杯。 麒麟啤酒几年前的调查,三成受访者表示上居酒屋只喝一杯。这倒像我们去凉茶档,喝完就走人。六成的受访者不曾超过两人一起喝酒,真可怜。 配合消费能力,店家推出了千元日币以下的套餐:啤酒一杯、拉面一碗、加6粒煎饺,满足受薪族想喝酒的欲望,也可饱肚。连卖牛肉饭的吉野家也在下班时分卖起啤酒套餐。 日本和台湾的居酒屋多过快餐店,我国当然也有,正规的倒不多。也只能在首都、新山和槟城这几个规模较大的城市找到,多是旅居的日本人开的。 试过在购物中心看到“居酒屋”:挂着几个店主在连锁店大创Daiso买回来的灯笼,还强迫外劳穿着大几号的浴袍式武士装,胡乱喊几句日本人听不懂的日语,就开起居酒屋来。 卖的是快餐式套餐:天妇罗、烤鲭鱼、姜炒牛肉、乌冬和荞麦面,奉送一杯绿茶。清酒、烧酒、高球威士忌没有。连啤酒也不卖。问了一下,经理严肃的回答:要照顾部分客人的感受。 可以接受饭店不卖饭酒店不卖酒,但就是不能接受居酒屋没有酒。如果销售目标不是酒客,大可直接用“餐厅”,岂可伤害另一部分人的脆弱感情。 伪居酒屋和政客一样:粉饰门面,空喊口号,就征服了大家的脑袋。只有少数头脑清醒的酒徒,才会坚持店家实现诺言讲信用:挂酒就卖酒,不要挂个灯笼来哄我。   更多文章: 胡须佬/打抛猪肉 胡须佬/爆炒烧肉 胡须佬/富贵年菜 胡须佬/我不是菜尾 胡须佬/你喜欢收工宴吗? 胡须佬/大众酒场:民主圣殿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