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恐惧

2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绊倒你的不一定是婚姻,让你恐惧的事有太多,所以车没问题,是驾车的对手。愿天下车品好的人都遇上好对手。看过父母撞车、自己撞车、或任何随成长形成的缺口、障碍,都先是我们自己看到,自己能做点功课先疗愈自己,不等别人来“完整”自己…… 2023年结束前,好友KK邀请我做“传钵人”的访问,让我有机会分享这两年埋头做颂钵事业的感想,以及面对上课群众的种种启发,当然少不了也回应了一些关于“家有喜事”的点滴。KK客气地问道:踏入婚姻其实克服了怎样的恐惧?我知道我是代表“见鬼”群众,见过鬼怕黑那种,所以我可以交代一下“怎么不怕黑了”?我当下其实很想直接回答“没有恐惧”。但我知道好歹也得给大家内观一下“没有恐惧”的背后是什么吧?没有参考含义的答案就等于放闪。 我当下给他说了个“车”的比喻。“车是车,驾车技术是一件事,曾经翻车了总不能赖车子不好,日后不好再用车了。”说完我突然觉得自己上了车,是没有悬念的又上车了。我真的觉得没有恐惧,因为够踏实,所以目的地显得光明。目的地就是一整个“不完美的人生过程”。我不要布置一辆花车来催谷人生很美这件事了,也谈不上很爱很坚定这种字眼了,我就是觉得这个人有看过高山低谷,有吃过咸鱼白菜,知道怎样去珍惜滋味,更有带我看到很多人生不尽完美之处的能力,所以我们值得申请一个牌照,认真的好好驾,慢慢驾。 [nonvip_content_start] 路途遥远,有人陪就上车,没有陪就自己驾摩托车。不要说驾车翻车,很多人一个人驾摩托车也翻车。只不过驾车比较惨,一下车就会被冠上“婚姻失败”。关系的失去就等于人生失败。驾摩托车的人看到满街都是车,大大的广告牌写着“人生若要成功必需驾车才对!”很多驾摩托车的一过年会一直被人催上车:“不上车的人生就看不到成功。”那些驾车驾到很怨的也不太敢随便下车,广告牌又大大写着“下车者贱,离岸者溺”。明明说要找个靠岸归属,若回到大海漂浮难道不危险吗?回去驾摩托车看起来孤零零,别人会看笑话,而且下车驾车执照就有污点了……种种的讲法,所以逼自己万万不好下车。 婚姻的概念没有问题,要上车下车都不是问题,只是人不够完美。我们不够完美,才把婚姻想得太完美。以为车子不会刮花、以为刮花的车子就不能再前行,以为灌水进车子能驶千年、以为对方永远拖着你的手不会下车所以鲁莽驾驶、以为客座位可以让别人坐坐、以为车子的歌单永远是〈爱很简单〉没有〈黑色柳丁〉、以为自己看路零死角无盲点所以不愿意听另一半的意见…… 直到有一天,唇齿不相依人车难合一,让你最有方向感的驾驶盘也得放手了,而倒后镜成为了唯一跟身的纪念品。再不想驾摩托车的你也肯定会很愿意戴上头盔,因为不想被人看到。是不是这样就永远怀疑自己的驾车技术?是不是就不敢再驾车看风景了? 别说驾车或驾摩托车,人走路都会被绊倒。绊倒你的不一定是婚姻,让你恐惧的事有太多,所以车没问题,是驾车的对手。愿天下车品好的人都遇上好对手,愿所有驾驶者都认清“人生的必经之路”。看过父母撞车、自己撞车、或任何随成长形成的缺口、障碍,都先是我们自己看到,自己能做点功课先疗愈自己,不等别人来“完整”自己。驾摩托车就是自己无忧吹吹风的好时机。 车子是一定会刮花的,能修理的车子才是好车!撞过车的人说不定是更有避难经验的人;见过鬼的人说不定才是不怕鬼的人,说不定更有“超渡”精神。
2月前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开始排挤我。本想忍一忍过去,后来实在太过分了,只好找教官帮忙,结果,还不是都一样!”你留了短短的讯息给我,在秋天舒爽的风里,如挂在枝上欲坠不坠的枯叶,在心上不断摇摆。 我走入了你的12岁,你巴掌大的小脸为洒落如雨的文学话语所浇灌,在课堂中苏醒绽放,你喜爱在课堂外时常与我互动,带着好奇却不失礼貌的距离,跟我谈谈苏东坡的旷达、生命的抉择。你习惯在制服外套上一件白色短外套,那种白是同年龄者甚少穿在身上的,毕竟太容易随挥洒的青春就沾染红尘,失去本有的亮眼。然而你总是穿这样一件白得耀眼的短外套坐在课室,自成一格。 几次写作中,我读到包裹在洁净白外套下的恐惧及伤痛:父亲长期对母亲施暴,你一路从只会躲在门后的消极恐惧转成捍卫在母亲身前的勇敢叛逆,承受本该落在母亲身上的撞击,又如何勉强自己面对父亲“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的新关系……家暴让你对人失去信任,每一段同侪关系都隔着窥伺的担心,超龄的自我防卫让你无法贴近同侪,却又早熟地意识到要融入他者以免增添母亲的白发,于是你努力淡化个人色彩,然偶尔掩蔽不住的白光一现,却仍刺得你的人际磕磕绊绊。 15岁的暑假你选择跨出父亲、同学所在的城市,只身去了母亲娘家的高中就读,断断续续给了如小白短外套般轻巧明亮的讯息:“学姐很照顾我,当妹妹真好。”“课业很难,但文学课好简单。” 未再收到任何讯息 一年后讯息渐渐少了,直到母校校庆前几日,你留了被排挤的短讯给我。校庆当日你依旧一身白色短外套现身,巴掌大的脸上画着少女的腼腆笑容,我因事忙碌仅匆促予你一声“嗨”便错肩离开。午后在人声杂沓的校园中陡然瞥见一抹熟悉的白,手持着一杯饮料,脚步如醉酒班刻意左右大步摇晃,双肩亦刻意外展甩动,未扣的外套随风撑大瘦小的身子,影子在秋阳下烙印着不合身的巨大,这刻意拒人千里的姿态令我万分错愕:“是你吗?怎么变成这样?” 是日我一直未能跟你好好对上话,校庆结束后也未再收到你的任何讯息。秋天的风再度吹动枝上的枯叶欲坠还坠,你还是穿着白色短外套为自己医敷伤口吗?还是脱去那名曰“逞强”的外套,给自己一个机会以青春的色彩拥抱世界?那件短小的白外套给你渴望的温暖了吗?
2月前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我发现我们其实都在铺满“悲智双修”的机会里跌撞成长。回到自己的过去、现在、未来。我们要治愈自己也要能同理自己的过去,慈悲自己的遭遇,认清楚因果和缘起缘灭,然后能放下过去回到当下才是最关键…… 我从中二开始持咒,学会了“光明真言”后只懂得背起来。直到17岁遇上亲人往生,才算真的好好用上。自此之后,遇到死亡疾病,心里感到无助、恐惧时,至少能靠念咒集中心念,将情绪转向善意祝福。把无能为力转为心有余力,兑换心安。慢慢的,咒语就变成了自己定心剂。你说是我注入了力量于它,还是它加持我?我想也许已经二合为一。连发恶梦也念“光明真言”,应该就是到达潜意识了。念咒也许就是除父母薰陶以外,在我成长历程中自己结下的佛缘。 听过了很多但一知半解,找师傅“讲经说法”的内容也要找到跟自己的吸收节奏、生活语言比较并行的才行。比较倾向佛言佛语的,缓慢说解的,听到好像不怎么过瘾,有些又很难点到、牵连到既有的活着观念。只能说我是顽强众生,难以调伏。直到遇到KK手传香港了一法师讲解地藏王本愿经的CD,我才发现原来“佛法”可以挺好听挺过瘾,像一个DJ在我耳边讲经说法。记得当时我跟Jack叶朝明还兴致勃勃一起助印“了一法师”的讲经CD,非常热切。只能说广东话总是比较传神和“盏鬼”。至今,听了一法师最让我觉得感恩的是她调教了我看待因果的方式,以及提供了我看佛经的基本逻辑、概念,给了我更多连结点。 [nonvip_content_start] 理解了一些有趣的,就当然跟“吹水梁”喝茶聊天了。这位长辈就会以他所知道的点出更多的脉络、概念补给我。近日我对于“悲智双修”很多疑惑。悲是慈悲,给予爱是慈,为人拔苦是悲,慈悲就是要同理并实践帮助。但“悲智双修”说智慧也要同时修,智慧是整个讲“抽离”、“断舍离”的部门。基本上要济世又要隔离。一个人去短期出家也就是修离世间,回到本位又不失入世间。各门各派佛教着重点不同,就看哪个配套比较吸引,比较能治愈、补充现代人的价值观。又是一个矛盾或相对,乍看下佛法总是提出很多相对点,例如色与空、大乘小乘、悲与智、吸与呼、因与果、真与幻、我执与本真。 回到“悲智双修”4个字,到底怎么同时做到同理和抽离?到底怎么又爱又不爱?那天早上醒来迷糊中,眼睛闭上竟然还在消化这个。其实我们一生中就是整个舞台,我们前后不断的修爱与不爱。快速回溯一下自己的过去至今,爱不得留不住很多,然后我们要走出来就是要修“智慧”要抽离。对一些人来说慈悲容易抽离难。即便被伤害过也不否定付出的价值,那就是慈悲。当遇到缘分不足的事就明白地离开那就是智慧。我发现我们其实都在铺满“悲智双修”的机会里跌撞成长。回到自己的过去、现在、未来。我们要治愈自己也要能同理自己的过去,慈悲自己的遭遇,认清楚因果和缘起缘灭,然后能放下过去回到当下才是最关键!把自己从过去抽离出来,就是智慧。不失去能通情达理的能力,能够把真相人性看进去并接受它的存在,同时又能简单地回到当下一呼一吸与心同在。“悲智双修”听起来很大离我们很远。但其实我们在人生路上都已经不断排练着……有了这个连结点,佛法其实不在忉利天也不在西方极乐,都在我们双脚实踏的人生平台上。
5月前
道长盘坐沙发之上,手背紧贴弯曲的大腿内侧,指头捏成两朵莲花。他双眼紧闭,神情自然,规律地吞吐气息。在外人看来,这奇怪的举动着实令人疑惑。随着时间推移,道长呼吸逐渐开始加速,面目愈发狰狞,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出现在他眼前。突然间,他睁大双眼,大口喘着粗气,嗔瞪的眼珠几乎要滚落眼眶。 此情此景,心里咯噔一下,深感大事不妙。 我自幼胆小,对妖魔鬼怪,魑魅魍魉甚是害怕。虽然世人常说人间无鬼,鬼怪之说纯属虚构,但每每听完“红衣女孩”、“375路公交车”和“猫脸老太”等灵异故事,夜里总会提心吊胆,生怕它们会夺门而入,取我性命。 彼时,道长大口地喘着粗气,像被抽取了灵魂的干尸,颓唐地依靠在沙发背上发呆。于是乎,大家面面相觑,一言不发,诡异的氛围充斥整间屋子。恐惧吞噬小屋,寂静如斯。白织灯光晦暗,如一双呆滞无光的眼睛,痴痴望着屋内众人。我处在崩溃的边缘,高速流淌的血液眩晕了头脑,心中理智的防线正一点点被恐惧击溃。 “啊——啊——你的事有点难搞!”道长终于开口了,可是从他的措辞和语气,不难听出事情有些复杂。 15分钟后,众人搀扶道长缓步桌前。他从泛黄的麻布袋中掏出张符纸,上面清晰可见用血红色墨水书写的“镇宅清吉”四字。大概是因为久驻神台的缘故,符咒散发着很浓郁的香火气。 “先生,我们借一步说话。”道长示意众人出去,仅留我和他于屋内。当众人离去,我压抑的情绪终于爆发了,跪求道长救我性命。道长劝我莫慌,称宅内的脏东西不足为惧,贫道略施小法,即可避凶趋吉。 “不过,作法之前,先生先要给我一样东西。”道长面露邪气地说。 “道长,什么东西啊!请速速道来!” “你的命!” 随着一声雷鸣般的尖叫,我从噩梦中惊醒。卧室被黑暗笼罩,梦中拥挤不堪的小屋现在只剩我一人。我抚去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长叹一声:“原来是虚惊一场。”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突然传来,惊得我蓦然从床上坐起。在门的另一边,隐约听见蚊子般的女声轻言细语地说:“先生,你的符咒落在我这里了。” 相关文章: 刘雅琳/极短篇两则 木子/迟到 杰阳/宇乐
6月前
当了妈妈后,保护孩子成了我的本能。孩子一时贪玩而不小心碰到他人,或者做手工到一半突然放进嘴里,我都会紧张地第一时间喊停。这样看似理所当然,却也容易造成亲子摩擦,孩子因我的严肃感到难过,而我同时也紧张兮兮。 保护孩子和放手之间,我难以拿捏。 年中,我们去了一趟台湾,其中一天行程是花莲远雄海洋公园。这个号称国际级的海洋公园,除了有海狮海豚表演,还有游乐园的水上设施,孩子们都乐疯了,喊着要玩。 我看着眼前的碰碰船、旋转木马、飞天船,都觉得没问题。当女儿兴奋地指着远方的水上海盗船时,我开始紧张了,那是从高处往下冲的设施,刺激性和冲击性很高,女儿将近6岁,这么小的年龄吃得消吗? 我想起中学时期,第一次去云顶的户外游乐场,看到从高处往下冲的船只,溅起的水喷得很高,那时的我,和眼前的女儿一样,兴致勃勃地想玩。 起初,船在水面上行驶得还不错,当船慢慢地驶向最高峰,那斜度就足以让我害怕,接着一秒内从高峰冲下,那一刻我的心脏都快跌出来了。我忘了自己是喊还是哭,但那次以后,我不愿再玩了。 那一次的经历就足够了。那时,我只是一名中学生,更何况女儿这么小。 我看着先生,想听他的意见。 “没问题,都难得来到了,如果女儿要玩,我一定奉陪咯。”先生老神在在地说。 “你确定吗?她很小,玩这个一定会吓到哭的。” “她既然想玩,我们就不用阻止,反正我会陪她的,你别担心。” 放手让孩子尝试 我还是不放心地和女儿说,“你确定你想玩吗?这个船从高处往下冲,很快的。你要捉紧紧哦。” 女儿意志很坚定,坚持要先生带她去玩。我望着女儿离去的背影,心里充满焦虑,但也没有阻止的理由。该说的都说了,孩子有选择的自由。 我带小宝去亭子避暑,也能亲眼看到孩子滑下来的神情。 等了将近10分钟,终于看到先生和女儿坐的船只。果然不出我所料,船只冲下来的瞬间,女儿尖叫大哭;当船只平静地在水面上移动,她还是无法停止哭泣,满脸泪痕,哭得让人心疼。 女儿走出来时,衣服湿了,整个人哭得全身在抖,几乎要吐了。我让她换上衣服,紧紧地抱着她,等她停止哭泣,她第一句话是:“我再也不要玩海盗船了。太怕了。” 接着我听她娓娓道出,其中的可怕之处。等她说完,我再把她拥入怀中,“宝贝,你很勇敢。至少你尝试过了。现在要吃冰淇淋吗?”女儿听了破涕为笑,猛点头。 我很庆幸自己勇敢地默许孩子去尝试,我意识到,我的害怕源自于亲身经历,这个经历确实是属于我自己的,我不能以自己的恐惧为理由来保护孩子,而剥夺女儿尝试的机会。 原来,只要以爱为出发点,尽管知道结局是如何,我们依然得放手让孩子尝试。只有当他们体验了,他们就能分辨决定,这是他们的人生。我想只要加强自己的心门,等孩子受了挫折哭泣,能做他们有力的避风港也不错吧!
6月前
博爱主持人, 您好! 我总是担心自己无法应付生活、一切的未知如果没有方向会让我很担心,例如生活费是否足够支出一切开销?再者现在社会的步伐自己感觉也快跟不上,同时我也担心孩子的课业以及学习能力是否会落后? 总总的一切会让我陷入情绪,真的提不起精神去做事。 请问我该如何是好? 彷徨无助的人上   累积自信建立安全感   学习如何面对焦虑 彷徨无助的人, 您好, 收到来信看见你的署名,感觉此时此刻你的心情似乎跌入低谷,被焦虑所影响。 认识焦虑本质 为一些未知的事担心,例如信里你所说的担心自己是否能跟上社会快速前进的步伐?自己的孩子是否能赢在起跑线上?收入的超支如何面对下个月的生活? 但我所担心的是一直循环的担心所演变成的“焦虑”,会有让你我陷入“负能量”的危机,把自己卷入自我怀疑的声浪中!最终让你我不知该如何面对当下的生活,任由时间被白白的消耗。 在我们的生活里,焦虑是避免不了的,因为我们会对未来还未发生的一些事情有所担心。以客观的层面来看,这种情绪能帮我们提前预知到还没发生的危险,并找到应对方案。 相反地,如长时间陷入焦虑的话,会掉入越想越怕,越想越担心,越想越烦躁。 先理解焦虑时的“恐惧” 谈到焦虑的课题,先理解焦虑时浮出的情绪“恐惧”。 “恐惧”是当下如面对危险的情境,身体所产生的自然的情绪反应。例如,当人类在丛林里面对猛兽的攻击时他会感到恐惧,这种反应,能让他迅速做出行动来保护自己的安全。 而焦虑是对未来还没发生的事情所产生的恐惧,举个例子:当犹豫不决是否要到外地学习,内心闪出的声音是:“家庭的经济怎么办?”、“爸爸病发我不在怎么办”、“累积下来的工作转接不了怎么办?” 这样的构想往往都是负面的,如把这些想法内化,会把自身的能量给消耗掉。既然焦虑会造成不良的影响,我们该如何面对焦虑呢? 1.建立安全感: 当你理解每个人都是有限的,才能会为无意义的事而感到自卑,因此在生活中多做自己擅长的事,累积自信也是建立安全感的一种。 再者操练自己活在当下,只做今天能做的事也是面对不安感的实用方法。 2.增加自觉力: 当你感到恐惧时,练习区分是对当下的危险感到“恐惧”,还是对未来还没发生的事“焦虑”? 如果是焦虑所产生的恐惧,可以问问自己:我现在可以做什么呢?我是否过度担心?要应对未知,现在的我具备什么样的能力? 如此的练习能把你对未来的焦虑带回到此时此刻,帮助你以正面的心态行动。 3.转移注意力: 当越焦虑就会越让我们注意引发焦虑情绪的事件,从而导致我们胡思乱想、坐立难安、深感痛苦。 这个时候,需要转移注意力,例如做自己兴趣以内的事,或运动。 4.心里放松: 不管是焦虑、恐惧、烦躁,还是其它的不良情绪,让心里放松都能帮助我们更好的调整。 心里放松有很多的方法,运动、看电影、听音乐等等,都可以让我们放松。当你焦虑不安时,尝试做深呼吸,有助于舒缓焦虑与紧张。 5.保持睡眠充足: 多休息及睡眠充足是减轻焦虑的方法,这或许不容易做到,因为紧张常使人难以入眠。但睡眠愈少情绪会越紧绷,可以尝试咨询医生如何有效提供帮助。 化“焦虑”成为动力 “活在当下”或许是焦虑时应学习的功课,提醒自己不要过多去思考未来的事,把焦点放到现在能做的事。 你明天的状态是由你今天的行动所决定的,如果一昧的担心,会一直循环在负面的情绪里!(注:心里面的不安感就是在变相的让自己活在未知的未来。) 期盼你无论做什么,只要是做你现在能做到的一切事情,主持人相信,你会有慢慢朝向你想要的方向前进的一天。 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小启: 生活中,难免有不如意、不愉快;人生的道路上,偶尔会跌倒、甚至受伤。《让心亮起来》愿意听你的细诉,并安排辅导机构为你排忧解难。 读者无论在亲子、生活、学习、职场、家庭、爱情、友情、感情、人际关系等方面,遇到困扰或感到迷惑,都欢迎写信来交流,寻求心灵咨询。 不过,《让心亮起来》并不是一个来函必答,有求必应的专栏。主答机构有绝对权力拒绝答复不宜在报上讨论的议题,或是性质类似的问题。希望读者予以谅解。 来函请寄: 《让心亮起来》负责人 12, Jalan Maju, Taman Maju Jaya, 80400 J.B. Johor. 或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博爱辅导中心新山分会 地址:02-45, Jalan Masai Jaya 1, Masai 81750 Johor Bahru, Johor 脸书:新山博爱 电邮:[email protected] 电话:016-275 9195 工作时间: 星期二至星期六(9.00am – 5.30pm ) 服务收费:半津贴制 如有任何疑问, 欢迎您拨打 016-275 9195
6月前
第一次和孩子聊死亡,就在她3岁那一年,我身体抱恙期间。 在孩子年幼时期身体不适,总能泛起为人母者种种的顾虑与忧心。我当时总有个牵挂——孩子这么小,我要是在她毫无认知与准备下,就这么一走了之,她怎么办?或许是参杂着身体的痛,每次只要担忧一次,心便揪一回,总是特别难受。 于是,某个中午的亲子时段,我抓住了我俩的聊天时机,与她提起死亡。第一次说死亡,不难想像那绝对是凄凄惨惨戚戚的画面。幼儿对于死亡最直接的意识,便是因不能再见到最亲的人而引致的忧虑。她说:“我不要你die,我会miss你 so so much(英语:我不要你死掉,我会非常非常想念你)!”语毕,一阵爆哭声带着豆大的泪珠,各自源源不绝地从嘴里、眼里冒了出来。 我何尝不也心疼?但功课做到一半,我总不能半途弃战。于是,我带着当时不适的身躯,撑着也快决堤的情绪,继续一步步引导她死亡的定义。 “亲爱的,死亡和出生、离开妈妈去上学的概念,是一样的。这是每个人一生中都得经历的事。一开始知道死亡这件事,它可能让人特别难受。因为要与爱的人离别,让人特别感伤。”先以同理接住她的情绪,是我处理她崩溃时惯用的方式。 见她静下来认真地听着我口里吐出的言语,我继续:“可是,你知道吗?其实,离别以后,爱依旧存在的。有一天,如果妈妈离开了,我的爱并不会消失的。这些爱都会转化进一条项链里,那是我结婚时外公送给我的特别漂亮、特别珍稀的礼物。它是一条刻着我名字吊坠的链子,我会把它送给你。将来要是我不在了,你可以把它戴在身上,我就会那样一直一直地跟着你、爱着你。虽然你看不见我,可我其实时时刻刻都在拥抱着你。”我努力用她当时的年龄能听懂的言语,轻柔、坚定地道出一字一句。 不知说到何处,她的泪水慢慢止住,内心也逐渐平静下来。借由信仰那里来的力量,我继续说:“你千万别害怕再也见不到妈咪,因为以后我们一定也会在天上重逢的。” 说到这里,她突然咧开了小嘴,笑着用她当时浓浓的奶音说:“(然后)我会快快、快快地跑向你,抱着你说‘妈咪,我爱你 so so much!’” 第一次与女儿聊死亡,着实是个艰难的任务。可我从未想过,当时踏出如此沉重的脚步,后来换回的,正是我们家生命成长教育的硕果。对她、对我、对家里其他成员,皆如此。 准备死亡不消极悲观 去年,峇冬加里营地土崩事件的发生震惊了全马。这让我们对于死亡的课题,有了更深入的讨论。事故涉及幼龄儿童,这尤其让人心碎。当时,我们家里的大人忙着讨论新闻内容,女儿听着好奇地问发生了什么事? 这次,我说了事故的重点,便没多做解释。她面色凝重地问我:“妈咪,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我说,半夜大家都在睡觉的时候发生的。再问:“有很多孩子吗?”“是的,因为是学校假期,(当时)有大约30个儿童还没找到。”语毕,她整个人陷入了数分钟感伤的沉思。而后,她跟在我身旁做宗教早课。我们为土崩亡者诵经做功德时,她把我紧紧地抱住,小手迟迟不松开。我两手安放在她肩膀处,尝试确定是否因土崩事件引起了她的感伤。她默默地点了点头。 我再次抓紧生命教育的时机,对她说:“生命是这样的,我们不知道死亡什么时候到来,有时它会突然就来了。如果有一天,这样的灾难突然发生在我们身上,请你一定要记住,要是当下看不到妈咪或者爹迪,不要太慌张,你的内心要一直称念佛号。任何时候,要是你看到光,就跟着光去,不要有牵挂,不要担心或害怕,妈咪以后也会跟着来的。”我们四眼相望,她点头回予我一个温暖的微笑,眼神看起来比较早前清澈且安定了许多。 或许长大了些,或许开始有了对死亡的认知,如今说起死亡,她不像从前一开始时表现的那么悲伤,显然是淡定了不少。我内心总能为此感到欣慰,即使我也无法确定,假若死亡真来到面前,我们是否能如我眼前所看到的如此淡然。 最近,只要我们聊起死亡,我最常告诉她这样的话:“有一天,要是妈咪突然往生了,你要记得,妈咪不会带走爱。我会把所有的爱都留下来,全部给你。你要记得把这些爱都放在心上,一个个慢慢用,一直到你长大都可以用哦!请记得不要太伤心,因为有一天,我们会再重逢的。记得,我只是身体坏了必须离开,我的爱一直一直都会跟着你的!” 每回说到这儿,她总会微笑着回应:“好的,麻马~”这是她对我撒娇时,惯用的语调。每次这样,我便更能确定,我俩那次聊死亡的功课,似乎又有了新的收获。 我一直认为,聊死亡、准备死亡一点也不消极悲观,不引起恐惧。反之,它是人在面对人生恐惧时,最重要的功课之一。它之所以重要,不是纯粹只因为信仰元素。 更多的是,有一天来到得面对死亡的时刻,需离开的人,可有一颗准备接纳死亡的心,有意识地放下今生所经历的一切,包括爱,毫无牵挂地踏上下个旅程;留下来的人,可带着爱与信念,好好地继续生活,完善并延续生命的美好。准备死亡,也是我今生延续爱的一种方式。
7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