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海鲜

弟好友经营海鲜馆,送来一尾刺壳,这是过年前的惊喜。好久不曾品尝刺壳,西马愈是少见,足见其珍贵。母亲说小时候还吃过这种海鱼,超过一公斤的,很大条,特意比给我看那尺寸。难得相聚的大姨在旁边比了一条比较小的,说这样都已经很好吃了。 母亲所指的海鱼——咸水刺壳鱼(Tenualosa macrura),即长尾鲥,是易危物种,是世界上仅有的5种鲥属鱼,而马来西亚有其中两种,另一种是淡水刺壳鱼(Tenualosa toli),称托氏鲥,属鲱科(Clupeidae)西鲱亚科(Shad) 鲥属。 马来语常称ikan terubuk。系上教授在我新年回返古晋前提及帮他购买terubuk masin,刺壳咸鱼。在古晋砂督(Satok)巴刹,有刺壳咸鱼干与新鲜盐腌的刺壳咸鱼,比较小条的一尾售价5令吉,比较大的,如果新鲜盐腌的售价约35令吉。干货区卖的刺壳咸鱼干,比较大条的,肉看起来饱满美味的可达70令吉。刺壳咸鱼很下饭,尤其是香煎配饭或粥,这是为何教授特意说以前学生特别买咸鱼干给他。他应该也没吃过新鲜盐腌的刺壳,还保有鲜鱼的一些质感,如果蒸时放些葱蒜辣椒剁碎同蒸,愈见美味。 张爱玲名言提及,“人生三恨:一恨海棠无香,二恨鲥鱼多刺,三恨红楼梦未完。”可见她心中的美食排名,鲥鱼如红楼梦在味觉中的重要性,还是因为其刺多,才更凸显其美味。然而其煮法,美食大家朱振藩在《味外之味》中提及,南宋徽商在首都临安(今杭州)吃“问政山笋”的推衍办法:慢炖鲥鱼巧法。“派人在江边取刚离水的鲥鱼,不批去鱼鳞,一整治干净,便切为两段,加料酒、酱油、醋和清水等,再加葱段、姜片、精盐及火腿片,用炭火细炖,以火炉加热,并保持汤面偶冒小泡,缓慢前行,朝发夕至。待上桌时,已汤浓脂凝,鲜味透骨。此时,只要捡净葱、姜,即可大快朵颐,好好饱餐一顿。”其中切成两段的部分,一开始会觉得可惜,如果按照整只清蒸或烧烤的煮法。担心其美味的汁会流泄而出。但是其煮法是慢炖到浓汤状,骨头亦化其中,与浓汁融为一体。此吃法由于距离偏远,不失为一种“发明”的美味。 这与同是鲥鱼类,但不是同一品种的砂州刺壳,其中一个吃法有异曲同工之妙:长时间烹调,让多刺的刺壳,省却拔除的麻烦,连同鱼鳞,未取出的肝脏、鱼卵及其美味的肚内脂肪,一起品尝,令很多人回味无穷的炖鱼味。 偏爱刺壳整条香煎 若要品尝其鲜味,可尝试清蒸刺壳,有些人割开鱼下边的一条线,取出内脏,留下整大排的鱼卵,除了在鱼的上方,铺层剁碎的姜蒜辣椒,鱼腹亦可塞一小部分。我偏爱刺壳整条香煎或香烤,蘸剁碎辣椒蒜头酱油酸柑配搭。先轻撕如甲如壳的鱼鳞,吮吸与鱼皮之间的甜美汁液,才进入其鲜甜鱼肚部位的美味,加上令人垂涎,一整大排的鱼卵,更是刺壳的精华所在。老饕特爱的鱼卵,A级较大的,售价可达每公斤800令吉。 年纪尚小就我开始关注那桌上整排锁不住的美味——蒸熟摊开来有巴掌大的黄鱼卵,有水中黄金之称,总是抢去永恒的光芒。如果蒸煮时间掌握好,咬下去的美味,长留齿颊;如果较熟,会偏硬一些,口感没那么好。而大人们,也不知是自己喜欢吃,还是真的,如口中所传,小孩子不要吃太多鱼卵,数不清,算术会不好。然后大人偷偷猛吃更多美味蒸鱼卵吧! 刺壳背脊部位确实多刺得令人懊恼,有些人以叉挑刺,或在餐桌的碟子,上演捡刺的戏码,边与家人朋友聊天度过漫漫长夜。没闲功夫,哪里搞得掂多刺的刺壳,其实这也是食刺壳的另一种乐趣。 若不小心被鱼刺鲠到,小时候父亲会马上画化骨符,然后烧化成灰,放在杯里倒水下去,服下,神奇的刺壳的鱼刺,不知是神来之软化,还是鱼刺化为乌有,喉咙马上舒服。 若请没品尝过刺壳的朋友,记得祭出鱼肚与鱼卵,基本上没掳去其灵魂,也揽住了对方的心。对于食之知味的食客,生日时赠予两条鲜美刺壳,胜千言啊!
3星期前
(新加坡29日讯)海产店老板开直播卖海鲜,竟遭网民恶搞,买约2000新元(约7000令吉)海鲜却给了假地址,全部货品遭退回。 海产店老板纪志忠(40岁)接受《新明日报》访问时说,他于星期二(1月23日)在脸书直播卖货,当时有一名叫“Raymond Tan”的用户在留言区下单,购买约2000新元的海鲜。 由于年关将至,他以为是买家办年货出手阔气,也就不以为意。 根据他出示的收据,这名网民购买的海鲜,包括红烧鲍鱼、海芦笋、魔鬼鱼、扇贝刺身等。 纪志忠忆述,对方下单的地址为运输公司隔壁的住家单位,并发信息让他们下午4时后把货送到,还叮嘱他们送货前按门铃。 “运输公司负责人当时觉得奇怪,但因没对方的联络方式,未能拨电确认情况,便把货照送出去。” 岂料,运输公司把货送上门后,住户称自己没下单,他被通知后才得知是买家的恶作剧,全部货品遭退回。 他指出,所有海鲜只能以优惠价向其他顾客出售,只有罐装的鲍鱼和海芦笋能以原价出售。 纪志忠说,考虑到有些年长人士不熟悉线上付款,店里为顾客提供货到付款的便利,没想到会有人借机恶搞。 “虽然这次的损失不大,但还是希望未来其他顾客能保持正确心态,不再做出如此不负责任的举动。” 他说,他原先想报警,但事后还是决定不再追究。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新山9日讯)艺人一家在新山路边店吃海鲜要价1260令吉风波引起贸消局关注后续发展,柔佛州贸消局局长丽丽丝莎斯琳达证实,该局展开调查后发现该路边店有两项违例,调查报告已交由柔总检察署决定是否采取提控上庭行动。 丽丽丝莎斯琳达于今午在新山巡视屠妖节统制品价格后在新闻发布会上受询时指出,事件已起关注后,当局官员也展开调查行动。 她表示,目前不便透露案件调查内容的细节,但初步调查显示,该店确实有违例之举,而当局也开档进行3项调查,包括价格过高、没有正确标示食物价格和价格具有误导性。 “总检察署认为该店已抵触价格过高和没有标示价格的条例 因此,就待总检察署决定是开罚,还是将业者提控上庭。” 根据今年10月5日的报道指出,马来歌手Mavi和妻子依晶拉莫指责的店家开出的收费让人惊讶,其中“4碗白饭40令吉”更被指贵得离谱。 路边店业者接著在脸书澄清,该价格为20人份餐点。 这名女业者在脸书上传一则视频,详细列出申诉人当天的菜单。她澄清,当天餐桌上约有20人,而白饭价格是以份计算,而非碗。 根据该账单,最贵的菜色是3份奶油虾(224令吉),其他的分别为炸鱿鱼144令吉、辣椒炒蟹和咸蛋黄炒蟹各135令吉、菜胆54令吉、煎蛋饼和东风螺各30令吉,以及饮料和乌达162令吉。
4月前
5月前
6月前
6月前
(亚庇5日讯)沙巴亚庇1102令吉海鲜餐却只付400令吉风波持续延烧,店家如今出面解释,强调龙虾及泰斑鱼(Kerapu Taixing)都是顾客亲自挑选,秤了重量后获得顾客同意才下单的。 当天,负责为顾客苏菲下单的华裔女店员珍妮声称,她已经明确告诉顾客1公斤红龙虾的价格是480令吉,顾客还说“要,我们要,我们有银行卡、信用卡,可以还钱”。 同样经营餐饮业,在脸书有超过10万名追踪者的网红夫妻KenTash昨日在脸书开直播,亲自到哲斯顿海鲜餐厅(Jesselton Point Seafood)了解当天的事发经过。 他们也尝试通过脸书通讯软体(Facebook Messenger)拨电给顾客苏菲,希望能呈现店家与顾客两方面的说法,但拨电了3次,苏菲都没有接听或理会他们的短讯。 早前,这家餐厅在脸书发帖申诉,一家三口在店内享用总共1102令吉的龙虾和螃蟹大餐后却只付了400令吉便离开,因此在社交媒体发布闭路电视画面寻人,希望他们回来结帐。 不过,这家人心生不满,其中一人通过Sufi Wong Aiman的脸书账号发帖反驳店家说法,表示餐馆没有提供充分的食物价格资讯,并指他们是根据业者的提议付款。 他指控,指侍应生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替他们点了1公斤重的龙虾,当他们看到食物账单后大吃一惊,因为他们只有3个人来用餐。 “我们看到菜单上写着龙虾,每100克48令吉,如果点小只的龙虾,对我们来说价格是符合预算的。侍应生也向我们保证,只会给我们小只、不重的(龙虾)。” “我们与侍应生理论,然后收银员便提出以支付500令吉解决问题。在离开前,收银员还退回了100令吉,并告知我们类似事件经常发生,因为该名侍应总是没有把价格向食客说清楚。” 为了厘清整件事,网红夫妻KenTash决定亲自到上述餐厅,并在点餐时也要求店家提供事发当天,一家三口所点的所有菜肴和饮料,以便他们能评理,究竟店家提供的菜色及分量,价格上是否合理。 这对夫妻访问女店员珍妮时,珍妮表示,顾客点的是品质较好的红龙虾,她也有告知对方,售价是每100克48令吉,而他们选的是1公斤龙虾,因此售价是480令吉。 她强调,在为龙虾秤重量时,顾客与他的儿子都看了龙虾的重量,她确认对方同意下单后才写在单子上。 访问珍妮的女子也接话说:“我们也是做餐饮业的,一般上如果顾客没有同意点餐,我们是不会写在纸上的。” 珍妮也出示了当天写单的纸张作为证据,强调都是问过顾客才下单的。 她续说,顾客有告知要小份的龙虾,她便说小份的是600克、800克或1公斤,并建议顾客到鱼缸去选龙虾。 珍妮指出,龙虾是顾客亲自选的,他们秤了龙虾重量并再次向顾客确认是否可以下单,顾客则回应可以。 “然后,我的员工才帮他从鱼缸把龙虾抓上来,顾客的儿子要求要湿奶油口味。” 至于224令吉的蒸泰斑鱼,珍妮说是顾客在鱼缸亲自选的。 “他问我多少钱,我说100克28令吉,他问要多大只才够吃?我就回答,老板,你们4个人可以选小条的,可能700到800克就足够了。” “然后,他就自己选,不是我选的。” 她透露,最后,顾客自己选了800克的泰斑鱼。 “一旦我们从鱼缸抓上来,顾客就不可以说不要了,因为如果我们抓了上来再放回水中,担心它无法继续(活)。” 至于螃蟹,珍妮也说是顾客亲自在鱼缸挑选,菜单也有注明价格是每100克15令吉。 珍妮解释,这也是为什么餐厅一定会和顾客再三确认是否下单,才会把活海鲜抓上来烹煮。 “他(顾客)说可以,拿吧、秤(重量)吧。” 她表示,顾客还说“我们有银行卡、信用卡,可以还钱”。 視頻:https://www.facebook.com/kentash.tv/videos/679553570401630/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疫情三年多后,我们3兄妹第一次带年迈母亲出门,目标是亲临双武隆渔村体验天空之镜,夜赏蓝眼泪,品尝海鲜大拼盘。我充满期待,两腿早已跨出去,味蕾更是全开花。 母亲在渔港长大,对海水沙滩一点都不陌生,然而,这趟行程却别有一番滋味…… 晚餐享受了丰富的海鲜火锅料理,我们走在木板桥上,海风轻轻吹送,领我们到凉亭观赏夕阳美景。骄阳如赤红眼瞳高挂青空,转眼已分化成夺目金黄,穿透波光粼粼海面,我的心情为之激荡。吸引我的是浩瀚无垠的青空?还是辽阔无际的大海?又或者只是美得醉心的夕阳红?此时,藏在谷底的繁琐事务,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心思还未了,金黄之瞳已缓缓没入海平线,天色开始灰朦,导游召集大家穿上救生衣,准备下船。 渔船在大海中冲浪,马达声与潮水搏击,浪花在船尾翻滚,此起彼落。冲了约莫半小时,行驶速度逐渐缓慢,犹如渔人划桨前行,没入黑夜。我们停驻海中央,环顾四周,漆黑如墨,只有船头灯闪烁,时暗时亮,俯身船沿向下望,不禁怀疑:蓝眼泪在哪? 坐在船头船尾的渔夫,手握长柄渔网,往海水里捞,星星点点的浮游生物,稀稀落落黏附网中,船上的游客兴奋得拥前扑后,我探头探脑,只望见星点靛蓝,闪着荧光,渔人来回几次打捞,数量依然稀少,一阵兴奋一阵失落。其实蓝眼泪的多少有赖于气候,这回宛如羞答答小精灵,不愿浮出水面打招呼。 船上只有两位老人家——母亲和一位身材中等的老夫人。老人家不能像小孩和年轻人那般拥到网前,只能静候。善解人意的船夫突然将捞起的星点蓝眼泪撒向她们,哇声四起,两老成了“蓝精灵”,欢笑声划破黑夜,萦绕小船。 我们想将蓝眼泪捧在掌心,然而,点滴数量只落在指间,柔软如琼脂,当手机闪光灯一亮,不及一分钟蓝光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像玩捉迷藏,你躲我捉,我捉你躲,蓝光闪速落入暗幕里。即使不能将蓝眼泪拥入怀,能荡漾海中央,享受片刻宁静,不失一种愉悦。 我思忖:落在游客手中的小东西,是否意味着生命快结束?若欣赏一瓢发光的蓝后,再将你们送回海洋,是否能延续浮游生命?希望欣赏大自然之余,莫忘爱护海洋,生物才得以生生不息。 这趟行程的第二个卖点是天空之镜。朋友群分享的照片太吸睛,我期待梦幻之美。早餐后,船再度驶入大海,船身越来越近大浅滩却无法前行,我们必须步行前往目的地,眼前所见,是凹凸不平,色泽暗淡的泥滩,浅水都在泥塘窟窿里,与想像中薄薄又平静的浅水滩差距千里,要如何使真实景象,完全对称如清晰镜子反射出来?脑海打着问号。 工作人员吩咐大家先去挖蚌,他们需要做些准备。只见员工拿了耙子扒平泥滩,挖出一个弧形洞,洞里有一窝浅水,再将泥泞堆成小丘围绕洞口阻挡水流,又用类似锌板薄片,面向人造弧洞插入泥滩,形成“天空之镜”。一切就绪后,摄影师躲在彩虹伞下,吩咐游客站在那窝水前,摆出各种姿势,再借助智能手机创造奇迹。当一张张色彩鲜丽,倒影对称的作品展现眼前时,“天空之镜”也结束了。 回到渔村,午餐是海鲜大拼盘,我们品尝各种鲜味,煎炸、炒煮,香辣、干湿,都是海洋子女精心炮制的渔港风味。游这一趟渔港,除了带一瓢蓝,也收获了渔民淳朴敦厚的情谊。
6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