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特殊学生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6月前
9月前
  (新山12日讯)“荣耀社区中心(GLC Care)”多年来提供多元性特殊教育课程与学习,让学生的潜能得以发挥,今年更进而设立餐饮服务的茶餐厅,由特殊学生及家长一起制作面包、包子、蛋糕、早午餐等供堂食与外卖,希望孩子们能走自己的路,也减轻中心的日常运作经费。 该中心位于新山百合花园的三层楼店屋单位,甫经营的餐厅在底层,环境整洁舒适,另两层则是作为不同年龄的学生上课或手工班、技职班课室。 家长从旁指导学生 荣耀社区中心主席张淑芬接受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访问时表示,餐厅目前是12位学生值班,早上7时30分学生由家长协助推出各种口味的餐饮食品,直至下午4时下班。 她说,餐单不定时会更换,有了家长从旁指导,学生得心应手在厨房做烘焙、煮食,掌握一技之长,学习独立和接触人群的社交技能。 荣耀社区中心成立于2005年,属于新山全备福音教会辖下其中一个教育组,通过因应学生各别需要的小组教学,以及提供一系列的辅导及支援服务。 张淑芬表示,当初学生从教会作为起步,每星期供应一次早餐餐点,逐步把烘焙、烹饪技能慢慢学上手。 “特殊学生虽然面对程度不一的学习障碍,在了解他们的情况并给予适当的辅导和帮助,学生都能培养正确态度,建立关怀互助、平等共融的学习环境。” 荣耀社区中心地址为:1-01、1-02 & 3,Jalan Molek 3/20,Taman Molek,Johor Bahru。 许诗霓:特殊儿应与社区维持紧扣 荣耀社区中心未来的愿景是希望打造综合住宿、工作、休闲活动等设施的共融社区,成为与居民相互接触、建立友谊的空间。 荣耀社区中心副主席许诗霓认为,特殊学生应与社区维持紧扣关系,学生与家长都需要开放自己,加强与社区居民的认识、交流,而开设餐厅是一个最容易建立桥樑的起点。 “学生化身为收银、销售员等角色,在经营餐饮的锻练中提升沟通能力,让学生以主导角色服务区内居民,为彼此创造互动的机会。” 她说,学生若只与家人、教师同学相处,受到很好的保护,但当他们踏出社会,就会很难适应。 “所以我们希望拥有一个平台,社区居民也了解他们的特质和需要,肯定大家的付出,对日后发展会很有帮助。” 需家长配合鉴定所需援助 特殊学生在兼容的学习环境中成长,各人尽展所长,与此同时,需要家长配合,与中心的教师保持紧密联系,鉴定学生的特殊需要及提供协助。 许诗霓说,中心的学生以自闭症居多,另包括学习缓慢、过动等症状,唯大家都拥有平等的教育机会,愉快地融入群体生活。 该中心目前有60位年龄介于4岁至30岁学员,负责餐厅值班工作的学生主要是20岁以上。 定期安排参与社区活动 许诗霓指出,除了课堂指导,中心定期安排学生参与社区活动,例如购物、运动,学生还可按本身的兴趣、嗜好及才能,参加中心编定的卡拉ok、游戏、汽球造型、烹饪课余项目,增添学习乐趣。 “透过正规和非正规课程的过程中,帮助学生建立自主性及得到成就感,鼓励他们表达自己的想法,改善和提升自己,进而取得尊重。” “家长可以从中聆听孩子的心声,加以配合和支持。” 张淑芬:特殊儿也需学行为标准 特殊学生也需学习社会所接受的行为标准,纠正不当的举止,避免伤害自己及他人,并掌握与人沟通的技巧。 张淑芬说,以情绪管理为例,学生需明白和认识什么是可接受的行为,过分溺爱及保护都会妨碍他们成长。 “我们让学生采访身边亲人朋友,询问对方什么情况下会生气或是开心?生气或开心时做些什么?同时鼓励学生说出自己的感受。” “在讨论个人感受和行为表现时,帮助他们找出行为背后的原因,以及了解自己的行为对他人造成的影响。” 张淑芬也说,学习理解情绪沟通的功课上,家长与孩子一起搭配,共同努力,有助于营造一个亲切、安全和激励学习的环境,让他们发展创造能力。
11月前
11月前
1年前
1年前
相比一般老师,特教老师往往需要消耗更多的时间精力,去教导特殊学生掌握生活技能和学习新知,以便未来能更好地融入社区,营造多元共融与平等的社会环境。 他们为何成为特教老师?对于特殊儿童,身为家长、亲友、商家企业、媒体或其他角色的我们能做些什么?一起透过3位特教老师的经历和分享,了解特殊孩子的需求以及大众的社会责任。 回想当初,还在私人界工作的陈丽红,在教补习的时候遇到了一位令她印象深刻的学生。“这男孩很乖很努力认真地学习,和其他学生无异,只是在学习进度方面比同龄孩子慢一些,在教学时需要用很多方法,或把东西分得很细,慢慢引导,才能让他明白和逐步学习。” 出于想了解当中缘由、掌握更多教学方法,去教导这些在主流班边缘学习的孩子,陈丽红在申请大学毕业生师范课程(KPLI)时填写了特教科。 起初特教之路并不平坦。陈丽红坦言,以前的自己是个完美主义的人,认为只要努力,没什么做不到。但是遇到这群特殊孩子后,让她了解,什么叫尊重人的本质。“不是所有事情都能按照自己心意去做成的,更重要的是,陪着孩子一起走。” 在陈丽红还是新手特教老师时,曾有一名叫拉曼的特殊学生,双脚做过手术没法站直,走起路来像半跪一样。在参加运动会100米项目之前,那时陈丽红告诉他:“拉曼,如果你不能跑,OK的。”那孩子说:“不,老师,我是可以的。你让我试。”哨子吹起后,这名孩子虽然落在后头,但是坚持跑完100米。 还没试过怎知他不行? 看着这孩子用艰钜的步伐跑完比赛而没一点埋怨的态度,顷刻改变了陈丽红:“一个人的能力在于,你对于他有多少的期待。而我的期待差一点就抹杀了他的能力。其实,你只要在他能做的事情上面,多加一些,他就是学习到。” 说起这十几年前的往事,陈丽红仍非常感慨,由衷谢谢这群特殊孩子。“是他们让我看到,自己应该怎么‘教学’而不是怎么‘教’,教中学,我觉得这个关系很重要。” 加强自我学习,提供最有效协助 转眼踏入特教领域已17年的陈丽红,目前在雪州巴生直落牙弄国中(SMK Telok Gadong)执教。该校是一所设有特殊教育班(PPKI)的中学,除了主流班级,该校共有15个特教班和大约116名特殊学生。 在我国,大部分有学习障碍的学生都会到综合学校的特殊教育班(PPKI)学习,往往在一个班级里,会有过动儿、自闭儿、唐氏儿等,每个特殊孩子都不一样,虽然属于小班制,但特教老师的工作一点也不轻松,除了观察和理解学生的程度,准备的教材也必须多样化。 陈丽红说,虽然教同样的东西,但特教老师可能会有好几种教学工具或不同程度的教学要求,例如这位学生可以要求他写多点,那两位学生只需抄两句或做两题,另一位可能只做搭配题。“按照学生的能力喂养他们,慢慢地引导他们学习更深的程度。” 虽说特教班的教学媒介语是国语,但为了让孩子沟通、让对方明白,特教老师会采用很多方式,利用孩子懂得的语言例如华语和印度语,或是图像、动作表情等,让教学更奏效。 学懂动作获大赞鼓舞 有学习障碍的学生,往往要比别人花很多倍的时间才能获得一丁点的学习成效。例如成功绑好自己的鞋带,或者拿起笔画一条直线,这种看似简单的动作,对学障孩子来说都是很大的进步。每次看见学生克服困难或完成一个小动作,特教老师都会大声称赞“你太棒了”,好让孩子感受到掌握新技能所带来的成就感。 陈丽红兴奋说道:“运动会的时候,喊到最雀跃的就是特教老师!因为孩子会看着你,老师夸张的表情,其实是帮助到他们学习的一个动力。” 作为特殊孩子的陪伴者,她认为特教老师要有前瞻,不是看孩子眼前需要什么,而要看到孩子在未来的需求和他将来会面对的世界。在这陪伴过程中,教师要思考如何帮助学生不断提升自己和建立能力,尤其是独立生活的能力。 “每个特殊孩子都不一样,老师要怎么靠自己积累的经验、知识和技能,去发掘孩子的需求并帮助他们,这是教育者最大的挑战。”需要老师长期不断的观察、学习和调整,最有效地帮助学生。 当然,成就特殊儿童不是校方单方面去做到的,首先老师要跟孩子有共同方向,还有家长的配合,以及社区的同理和接纳。 她建议,家长多了解孩子在校所学的技能,让这些技能也能运用在孩子日常生活中。例如烘焙,倘若家里也有烘焙工具,家长不妨让孩子在家复习和巩固烘焙技能,把做出来的面包分享给家人朋友,衔接学校所学技能,并且利用该技能和他人建立关系,帮助孩子更好地踏入社交圈子。 陈丽红:每个人多做一点点,让孩子变得更好 在疫情暴发之前,陈丽红和几位老师就带着特殊学生走进社区,学习如何点餐和结账付费、选购衣服等。 由于很多特殊儿从没亲自挑选过衣服,也不懂自己的衣服尺码,出发前陈丽红都会和商店负责人协调沟通,由员工从旁协助和教导挑选技巧。 “服装店店员很耐心地跟孩子解释什么是S、M、L,以及如何量身体尺寸,结束后,大家也很开心地和孩子们挥手道别。我觉得那是很美的画面,这使孩子知道,在社区里面是有人跟他们同在的,也愿意接纳他们。” 这也包括特殊学生在嘛嘛店用餐的经历,虽然当时人潮挺多,但老板乐意等待,让学生一个接一个地,告诉他点了什么食物,点算一张张纸币和付钱。她强调,“所谓的帮忙,并不一定要出很多钱,陪伴也是一种帮忙。”每个人都能多做一点点,去让孩子变得更好。 成就特殊孩子,除了靠家长和老师,也需要社区和企业的配合。她表示,带着特殊学生走进社区学习的成效是双向的,孩子既能认识和融入社区,社会人士也对特殊孩子有更多的理解和包容,而特教老师就在做这样的“桥梁”工作。 “有时候孩子不是不能,只是少了机会和理解他们的人,如果我们的社区能够理解、接纳和愿意陪伴,我想,越来越多特殊孩子能够自如地在社区独立生活,是指日可待的。” 访谈尾声,陈丽红指出,一场瘟疫下来,特殊学生改为居家学习期,从积极面来看,特教老师和家长之间的沟通多了,家长成为老师的最佳战友,有的更从战友变成朋友。然而,从消极面来看,这大部分的特殊学生原本就来自B40家庭,严峻的疫情让家长面对失业窘境,只能靠微薪过活,种种困境之下,有好几位特殊学生因为家庭状况关系而退学。 “这群孩子真的需要太多人的知道。”她感慨说道,整个疫情下来,让原本生活拮据的特殊儿家庭面对更艰难的状况,如果社区能够启动关爱行动,支援特殊孩子的家长,哪怕是倾听和陪伴,都能给特殊儿家庭带来力量,协助撑过难关。 延伸阅读: 【特教老师/02】孩子你慢慢来!耐心教导与外界联系 【特教老师/03】特殊学生根据不同需求报读课程   更多文章: 【老虎保育01】野生动物救援中心:养虎为救 【老虎保育02】NWRC仅拯救不驯化 【老虎保育03】动物园里圈养的幸与哀愁 【相关短片】国家动物园的马来亚虎 引领残障生活出精彩,陈锦辉为特殊教育努力获国际认可 世界前2%顶尖科学家汪欣仪好学爱研究:不行医也能有成就感 【向善而生奖01】Native协助上网卖榴梿,原住民疫中逆袭 【向善而生奖02】Mitti Café与残疾员工不离不弃,迅速转型共渡难关  
2年前
在马来西亚,公立特殊教育体系里设有多种不同的课程,给予不同需求的特殊学生报读。 1. 特殊学校 (Sekolah Pendidikan Khas,SPK) 分为特殊小学(SKPK)和特殊中学(SMPK),特殊学生会在独立的校园内学习,以视障和听障学生占大多数,学习主流学生的课程。 2. 主流学校 a. 融合教育(Program Pendidikan Inklusif,PPI) i.全融合(Inklusif Penuh):特殊学生全程在主流学校跟主流学生同班上课,学习主流学生的课程,由资源老师(Resource Teacher)协助。 ii.半融合(Inklusif Separa):特殊学生会有部分时间在主流班级上课,部分时间则根据PPKI课程纲要,在特教班上课。 b. 特殊教育融合班(Program Pendidikan Khas Integrasi,PPKI) 设立在主流学校内,特殊学生会和主流学生同一校园,并在独立的课室内,根据PPKI课程纲要去学习,大部分为学障学生,听障和视障学生占少数。 3. 特殊教育技职中学 (Sekolah Menengah Pendidikan Khas Vokasional,SMPKV) 校内学生会根据基础技职教育课程(PAV),学习烹饪、缝制、饲养动物等,提高学生的就职机会。 *有严重的肢体残疾、综合性障碍或没有自理能力、无法在特殊学校上课的儿童或成人,可申请到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社区康复中心(PDK),学习基本的生活技能和自理能力。   延伸阅读: 【特教老师/01】特别的爱给特殊孩子 【特教老师/02】孩子你慢慢来!耐心教导与外界联系   更多文章: 【老虎保育01】野生动物救援中心:养虎为救 【老虎保育02】NWRC仅拯救不驯化 【老虎保育03】动物园里圈养的幸与哀愁 【相关短片】国家动物园的马来亚虎 引领残障生活出精彩,陈锦辉为特殊教育努力获国际认可 世界前2%顶尖科学家汪欣仪好学爱研究:不行医也能有成就感 【向善而生奖01】Native协助上网卖榴梿,原住民疫中逆袭 【向善而生奖02】Mitti Café与残疾员工不离不弃,迅速转型共渡难关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