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蔡镇燊

2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10月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这是否意味着大马已经克服了种族主义?远非如此。在同一项调查中,受访者仍然谈到因为本身的种族关系而受到不公待遇,我们仍然无法在许多敏感话题上达成一致,如多源流学校、公平竞争和宗教政策。 袁怀绍(旺阿末法依沙)是少数勇者之一。过去,如果你是种族政党的青年领袖,你要以比资深党内领袖更极端的方式诠释种族思想。在全国代表大会上拍胸脯、举拳头、喊口号——这就是你脱颖而出的方式。 但在过去几年,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青年领袖们已经从讨论简化、死气沉沉的种族概念转向讨论与青年有关的重要课题,如就业、生活成本和房屋。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袁怀绍是最后几名仍然宣扬过时政治风格的勇者,他说马来人需要一个“保护者”。他解释说,这就是土团党在最近的州选中表现良好的原因——他们提供了其他反对党无法提供的“舒适区”。 在受到许多人的批评后,他发布了一系列视频以进一步支持其论点,并说即使是华人在行动党中也有同样的“保护者”问题。他甚至拿出几本旧书,包括詹德拉慕扎法的《保护者》和菲道尔再纳的《巫统霸权》来证明他的观点。 然后我想起,袁怀绍也是我们的团结部副部长。突然之间,他的思维过程和执政理念变得有意义了。 我想弄清楚他说的是否是真的。仅有高水平的社会学理论是不够的,我们需要从实地调查中获得真实数据。 我阅读了默迪卡中心和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IDEAS)上周刚刚发布的一项调查。2022年2月24日至3月20日期间,他们访问了1202名成年人对种族的看法。他们的发现很有影响力。 在关于种族态度的部分,调查首先询问他们最认同的是什么。令人惊讶的是,大多数受访者对宗教和国家的认同超过了对种族的认同。如果你时常阅读政治新闻,这一点一开始可能会令人惊讶。如果选民对种族的认同不高,为什么政客们总是在谈论它? 当被进一步问及他们是否喜欢他们的社区领袖与他们是来自同一种族时,高达66%的人认为这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或者他们可以接受其他种族的社区领袖。这意味着只有34%的受访者需要袁怀绍所描述的“保护者”。这是一个重大发现,因为它不仅推翻了喜欢操纵的政客们的种族叙事,而且还为废除种族政党埋下了早期种子。 在评估了他们的种族态度后,他们被问及如何改善种族之间的关系。他们被问到一系列敏感的政策问题,如建立种族混合社区,实施基于需求的政策而不是基于种族的政策,废除多源流学校,平等对待所有宗教,及其他等。 如果“保护者”心态是有效的,那么当调查问及政党是否应该种族混合时,受访者应该表示强烈反对。换句话说,你会废除旨在保护单一种族的种族政党吗? 超过84%的受访者说会。只有12%的受访者希望保留种族政党。 如果你把这一点与一年多前在本专栏中引用的另一项调查结果结合起来就可见一斑。尽管我们曾经有一个由国盟——袁怀绍的所属联盟——领导的马来穆斯林政府,但大多数大马人认为他们没有通过政策推动伊斯兰。只有微不足道的38%受访者认为,在像伊党这样的宗教政党加入政府后,才改善了亲伊斯兰的政策。 这意味着什么呢?多年来,通过腐败、滥权、欺骗、谎言及对人民颐指气使,大多数大马人终于看透了政客。如今大多数选民,尤其是年轻人,严重不信任政客。 任何普通老百姓都会告诉你,他们与其他种族的交流经验比精英政客们所做的要好得多。他们与其他种族的接触越多,就越能意识到政客们向我们塑造的刻板印象和恐惧是不真实的。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选民依赖他们,以牺牲我们长期的种族间福祉为代价以巩固权力。 这是否意味着大马已经克服了种族主义?远非如此。在同一项调查中,受访者仍然谈到因为本身的种族关系而受到不公待遇,我们仍然无法在许多敏感话题上达成一致,如多源流学校、公平竞争和宗教政策。 这个数据集并不是为了展示一个不存在的美好画面来推翻袁怀绍的理论。相反,它是要表明,有充分的证据显示我们正在取得进展——无论我们如何难以置信。历史可能已经揭开了我们的深层缺陷,但我们不是过去的囚犯。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