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02/10/2021
何俐萍.大马一家,是一家?
何俐萍

所谓凭各自本身竞争,要分享经济蛋糕全凭各自的本身,那只是乌托邦。只是,过度的扶持,无止境的喂养,究竟是爱还是害?

“他们真的很可怜,父母都是低收入,孩子有先天性耳疾,庞大的医疗费用,让他们不知该如何是好。”

聆听耳鼻喉专科医生郑应平讲述年幼孩子因耳疾需要装置人工耳蜗,中央医院的手术费廉宜,但人工耳蜗的要价不菲,一些家长因为付不起人工耳蜗的费用,蹉跎了治疗的黄金时间,被迫生活在安静的世界。

和郑应平医生初次见面是为探讨能不能为这些家境穷困但迫切需要装置人工耳蜗的孩子筹款。眼前的这位年轻医生,充满干劲,说话谦卑有礼,隔着工作服是一颗愿意思病人所苦之心。让我对他侧目的是他说了一句:“善款的受惠者可不可以不要有肤色之分,谁有需要都能申请?”

这让我想起最近又闹得沸沸扬扬的扶持土著的政策,当政客为了选票而不断深化种族路线,民间的百姓如郑医生,却比政客更懂得,帮助病人应当是以协助阮囊羞涩者为优先,而不是因为眼前的人和自己说着同一语言而让自己的判断有了偏差。

类似的扶持种族政策,不会因为换人上位而有所改变,这是事实,更是现实。位高权重的政治人物顶多只是卖一时的口乖,兴致来时在公开场合发表一些博取非我族类者欢欣的话语,但当回归现实,在穷于应对权争角力时,讨好族群的话语或政策,往往就是最好的杀手锏。

所谓凭各自本身竞争,要分享经济蛋糕全凭各自的本身,那只是乌托邦。只是,过度的扶持,无止境的喂养,究竟是爱还是害?照顾族群的福利出发点本是好的,但若是过了度,反倒变成一种依赖,苦了这一代,稍不警觉,这习性也延伸到下一代的身上,最终是拖慢了国家迈进的步伐,这是政客知道却从不考虑和放在心上的后果。

我最反感的是“一竹竿打翻整船人”的思维,也从不认为只有是华人都是最优秀和最精明的,曾经协助管理马航,也曾出任首相署表现和管理单位(Pemandu)首席执行员的依德利斯加拉就以他的卓越表现证明,即使是属于砂拉越少数民族的加拉毕族(Kelabit),在峇里奥高原成长的他,也能凭本事换来今天的成就。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有依德利斯这般的聪慧和受上天的特别眷顾,大部分的人都是得靠自己的一双手为三餐在拼搏。疫情已经把许多人压得喘不过气,还能赚得呵呵的企业毕竟是少数,而路边就地摆档当起小贩的人已越来越多,而且是不分种族。也因为疫情之故,一些社团纷纷开展派送物资活动,有社团领袖告诉我,三餐不继者是泛种族。更难能可贵的是,有些团体组织是做到不计受惠对象的肤色,甚至还到偏远的甘榜或是落实加强行管令的地区送暖,只因秉持“人饥己饥,人溺己溺”的情怀,民间尚且做到如此,但政府却不断以带有种族色彩的政策来有意无意搞分化,岂非反其道而行?

因为政策的不公已经让人民心生愤恨,但愤恨的情绪已随时间被消失殆尽,有能力的干脆一走了之,寻找更适合自己的生活之地,没能力走不了的,留下来了,也是满心的无奈。

何俐萍
绵里藏心
大马一家
政治人物
经济蛋糕
种族政策
三餐不继
分享到:
热门话题:
19小时前
1天前
2天前
2天前
3天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