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香谈秋事
9:06am 30/10/2021
郭秋香.土团党已经“奄奄一息”?
郭秋香

土团党已经失去首相主导中央政府的筹码,现在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时候。在大选举行前的这段时间,这些拥有部长或官职的土团党议员,如何运用政府资源在来届大选延续自己的政治生命。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土团党从一开始就释放善意要和巫统一起迎战马六甲州选,拖拖拉拉软硬兼施苦等巫统表态,最终老慕丢出杀伤力欠奉的“国盟准备三角战”的狠话,希望迫使巫统合作的姿态,看在党员的眼里肯定不是滋味。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巫统老大扎希霸气与坚定的回拒,到星期五晚的最高理事会宣布,迫使伊党选边站必须使用自己标志上阵州选下巫伊合作,对与土团党的合作只字不提,是土团党热脸贴在冷屁股的伤害。

今时不同往日,土团党老大老慕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相,变成了不收报酬的国家复苏理事会主席。对着把他们拉下马,几乎就要成为在野党失去权力的巫统,不仅不能生气,还要忍气吞声的迎合。这和去年身为首相的他,跟扎希当时在沙巴州首长人选硬杠,是强烈的对比。

这场战役,说是决定土团党未来命运走向的背水一战并不为过。土团党是巫统最大的敌人,土团党最初的成立就是为了取代巫统而诞生的。509因为马哈迪带领的土团党让巫统痛失政权,做了22个月孤苦落魄的反对党。如今成功把土团党的首相扳倒,巩固政权、收拾土团党肯定是巫统的重中之重。

ADVERTISEMENT

成立于2016年的土团党,在希盟垮台后面对分裂,老马和赛沙迪的出走给土团党带来压力。老慕的国盟政府垮台后,又面对一波波的出走跳党潮。土团党的军心已经被扰乱。

这几年的时间,土团党的实力还来不及巩固,就失去了中央主导权。甲州一战来得太快,土团党胜选的把握太低。土团党没有打败巫统的实力,却有成为搅局者,藉着三角战让希盟夺下议席的能力。一拍两散就是它对巫统最大的威胁。如果可以借由甲州选断掉土团党的羽翼,对巫统来届大选绝对是百利无一害。

如今土团党剩下的几个领军人物就是决定土团党未来命运的关键。老慕已经被拉下马了,国家复苏理事会主席没有掌控国家资源的大权,老慕失势后,还得态度卑微的感谢,那是政治的残酷。当然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过他的健康是他最大的敌人。而那些靠人脉获取一切政治利益的投机分子,哪边凉哪边坐是他们生存的真理,忠诚是妄想。

署理主席阿末法依沙就不多提了,从他在霹雳州被轻易拉下马,到至今出任青体部长为失言的数次道歉,以及在小潘揭露跳水教练开色情玩笑事件发表的谈话表现,只能用有勇无谋来形容。

土团党总秘书韩沙是老慕之后,其中一个可以决定土团党命运的人。政治手腕是他的强项。希盟的垮台,喜来登事件、马来人尊严大会,他都被指是主要操盘手之一。对于一些巫统党员而言,是他把老马拉下马,分裂了土团党。只要巫统对他释放善意,重回巫统给他一席之地,相信带着一批人重投巫统的怀抱可能性大。

从过去几个月发生的事,可以验证无论内部分裂与派系多严重,巫统在最终的利益面前,还是会刀口向外,那是巫统在这么短的时间可以从反对党重回执政党地位的最佳武器。以政府的资源出战大选,是巫统的绝对优势。接下来是巫统如何收编土团党,把土团的杀伤力降到最低的时候。扎希已经开口,巫统敞开胸怀欢迎重新回流加入巫统的领袖和党员。很多政治评论员已经预测土团党极有可能将走上四六精神党的命运,解散加入巫统,消失在马来西亚政治版图。

ADVERTISEMENT

土团党已经失去首相主导中央政府的筹码,现在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时候。在大选举行前的这段时间,这些拥有部长或官职的土团党议员,如何运用政府资源在来届大选延续自己的政治生命。

土团党会否灭亡,身为最高理事的阿兹敏的角色绝对举足轻重,甚至可以说,就算土团党最后真的解散或被巫统收编,阿兹敏依然可以生存,只要他赢得全国大选。阿兹敏对土团党的忠诚度还没有经过考验,他加入土团党的时间只有一年多,但是在这个青蛙乱跳的时代,10个跟他从公正党跳槽至土团党以他马首是瞻的国会议员是他最大的筹码。由他在背后一手打造的国家社区动力组织也是他的后盾。

来到关键时刻,利用什么政党借尸还魂上阵大选相信会是其中一个手法。首相的胞兄卡玛拉扎曼成立的多元种族政党人民权力党,会不会是其中一个?在这个党成立的相近时期,也传过阿兹敏的第一大将祖莱达要成立一个接受多元种族的新党,最后当然是否认,还有之前传得沸沸扬扬的他会加入民政党。然而这些的巧合都不会是空穴来凤,固中有各种的盘算、布局和考量。政治都是从猜测开始的。

土团党两个最大的价值,是凝聚巫统被边缘化领袖和党员成功创立了土团党的老马,以及迫切需要马来票执政的希盟。没有了老马和希盟,土团党只是巫统打从心里要剿灭的叛徒。

巫统容不下阿兹敏,有着安华的公正党阿兹敏也不会回去,不过这个10人帮在接下来难有一党独大的马来西亚政治版图下,还会有它的生存空间,就看怎么协商。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土团党
巫统
希盟
郭秋香
香谈秋事
阿兹敏
阿末法依沙
土团党总秘书韩沙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小时前
5小时前
5小时前
11小时前
12小时前
18小时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