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文王曰咨
19/11/2021
许俊杰.你有买过巫统投注博彩吗?
许俊杰

从50年代到80年,这个彩券一期又一期的卖着,卖了30年直到1980年末才停止,造福了当时一穷二白的各社群,包括卫生、教育、社会福利、在《UMNO Malaya Lottery 1946-1949》都有详细纪录。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马来西亚最早的投注博彩业,其实不是华人发起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为了收集及证实这段没有写进学校历史课本,甚少被人提起的历史,可说是启动了毕业以来最长时间的阅读功课。从网上搜罗的资料、向党工调借的文本、与还记得这段也许是禁忌话题的人请益,渐渐梳理出一个被蓄意遗忘的事实:早在1946年,我们便开始了以慈善和扶贫为宗旨的投注博彩─马来亚巫统投注博彩(1946-1969)。

是的,不要怀疑,这是马大学者阿布哈尼法撰写的历史报告《UMNO Malaya Lottery 1946-1949》,记载了巫统在1946年5月初创后,面对经费短缺,无法让这个新党大展拳脚,推动扶贫工作而想出的点子─慈善性质的投注。

巫统在创党初期,没有政治拨款,全靠党员与基层人民的捐献,那时的马来亚刚结束二战1年余,百废待兴,单靠一穷二白人民有限的捐助,让巫统空有满腔惠民策略却无力推动,连沿户派米都只能少量的给。这时,吉打党员提议做博彩业,让党可以从中获利;那年,刚被宗教局否定做慈善性质博彩业的霹雳马来联盟也跨州支持。

ADVERTISEMENT

当然,这项建议被党内的伊斯兰长者们极力反对,指这种有赌博性质的博彩业或投注活动,都是被伊斯兰禁止的,更何况要用博彩业赚来的钱利惠穆斯林,更是让他们连想像都觉得罪恶,但他们真的没钱,初创的巫统为了能尽快建立起威望,于是答应将慈善投注所获取的盈利,悉数用在马来社区的福利工作。

《海峡时报》在1952年的报道引述时任巫青团员奈因苏克兰:“我们需要经费,才能让党务顺利开展,我们有很大的社会福利计划,但就是没有钱,我们不能一直依赖别人的捐助与帮忙”,说得合情合理,1年后,策划已久的巫统慈善性质博彩,终于在第7届巫统代表大会上通过。

原定在1953年6月7日开卖的第一张彩券,却因为遇上了斋戒月而挪后至6月19日,当时一年只有4次开彩,首次开彩就在槟城印刷了逾20万彩券,每张卖1令吉,代理可获7%。必须知道的是,当时的1令吉是一个很大的数目,是一般家庭每日买菜钱,要拿一令吉去买彩票,除了真爱党,还要有点余钱才能买“以小博大”的希望。

1令吉的慈善彩券,开彩奖金有多少?我从资料里找不到得奖号码,但找到第一期的奖金:首奖1万8340令吉、二奖5502令吉、三奖1834令吉、2份四奖各获366令吉、6份五奖各获183令吉。当时获奖者真是天降横财,他们盖了新房、买了新车、娶了老婆还自己做起小生意,让更多人对接下来的开彩趋之若骛。

若以首次开彩悉数卖完,扣除奖金与佣金,巫统在首次慈善开彩便进账了16万令吉以上的“慈善捐款”,那是50年代的16万令吉,多好用啊!于是他们不仅用来帮助贫穷的马来家庭,也用来资助兴建江沙马来学院,还有吉隆坡的Lady Templer医院。

慈善彩券一期又一期的卖下去,巫统在白花花的银子,和党内宗教派的反对声浪,可说是压力山大,而这也是催生了伊斯兰党成立的前因,但那已经是后话。从50年代到80年,这个彩券一期又一期的卖着,卖了30年直到1980年末才停止,造福了当时一穷二白的各社群,包括卫生、教育、社会福利、在《UMNO Malaya Lottery 1946-1949》都有详细纪录。

ADVERTISEMENT

这个由巫统主导的投注以慈善为宗旨,有没有向政府缴交其它形式的税务、累积筹获多少款项,抱歉我找不到相关新闻。巫统不是唯一办慈善彩券的政党,马华也曾在50年代,以资助华人建立新村为名义做庄,办起慈善彩券。史料记载:为资助华人在新村盖房与建立社区而发售的慈善彩券,可说是空前成功,共筹获1600万令吉,其中950万令吉用做奖金,但当时的英殖民政府以“政党不可太强势,也不可掌握巨额财富”为由,硬生生的禁止了。

无论冠上任何名义,赌博就是赌博,没有必要美化之,反对赌博者亦会提出种种窬来说明赌博害人不浅,只是都忽略了一个事实:谁逼你倾家荡产去买字了?病态博彩(pathological gambling)的确造成很大的社会问题,但这并不是明文禁止博彩所能根治的,姑且不论宗教道德论理等教条包袱,博彩业所带来的经济效益,一如巫统靠慈善彩券所得收益,用来盖学校建医院,实际改善贫穷马来人的家境,这些都不是你禁止博彩业,任由黑市与地下钱庄开台做庄,让可观的博彩税收流走所能实现的事。

让我引述2年前的新闻报道:从2013年至2017年,即前首相纳吉执政期间,大马的博彩税收达127亿4000万令吉;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在2019年财政预算时,宣布调高博彩业税务,赌场执照费每年从1亿2000万令吉增至1亿5000令吉,投注站执照费则增至每年5万令吉。

这里面也包括即将因执照不被更新而行将关门的,吉打各地投注站的税收。在疫情之前,博彩业每年利润超过90亿令吉,贡献了约23亿令吉税收,惟非法博彩活动的规模大概是合法博彩业的1.5倍至2倍,估计损失的30亿税收。如今这笔税收不可观了,我算术不太好,请问执意要关闭投注站者,你拿什么来保障医药福利、教育津贴、公共设施、国家开销等,不会因你的虔诚而被削减?

“零赌博业国家”政策,这几个字让人细思极恐,你拿什么去填补几十亿的税收空洞?

ADVERTISEMENT

许俊杰
文王曰咨
奖金
博彩业
彩券
马来亚巫统投注博彩
伊斯兰长者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0小时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