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纯粹诚见
8:00am 02/10/2022
刘惟诚.固定国会任期: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刘惟诚

这套制度对解决我们当前的政治乱局没有太过具体的帮助,更何况,英国已经用了10年的时间告诉我们,理想很美好,但现实却是很骨感的。

ADVERTISEMENT

目前最受政坛与舆论关注的议题,无疑就是全国大选的良辰吉日,但这件事又是当前政坛的最大“悬案”,特别是掌握特权的,一会儿表明大选就“只差一点点”,一会儿却表明“没有灵感”,把舆论搞得晕头转向,就连早前在沙亚南高庭被判外国签证案(VLN)表罪不成立的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现在看起来都逐渐失去耐性,似乎每天都在对媒体谈大选,间接向依斯迈施压。

依斯迈这么做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首相拥有解散国会的权力。这从法理角度上看,没有人能够胁迫他解散国会,再从情理上看,也没有人能够真正猜到他的葫芦里究竟在卖着什么药,因为大选的良辰吉日,既是他独有的政治资本,也是关系到其政途的棋盘部署,这么轻易让你们猜到就没意思了。当然,这些议题被普罗大众当成茶余饭后的话题,但对政治人物来说,这种等待的感觉就很不好受了。

有鉴于此,近期政坛开始传出“”的呼声,要求政府推动立法将议会任期系统化、固定化,让议员在正常情况下能够任满五年,而不需要提心吊胆,并且耗费心力去猜测究竟几时会有闪电大选,导致国家出现建设放缓、投资者观望等负面情绪。另外,这个建议还获得的背书,他以自己曾经出任主席的经验解释,固定任期能够让选委会的工作和资源调度变得更有效率。

在目前这种政治氛围下,这建议看起来确实是个好主意,因为朝野,甚至是执政党内部,近年来都为了大选日期而费煞心思,政坛从去年开始充斥着有关大选日期的讯息都令人烦不胜烦,但烦躁的感受是短期的,立法的影响却是长期的,所以不可不察。当然,有些国家已在采用议会固定任期,比如美国、德国、加拿大、纽西兰等,而支持这项建议的论者通常也会以这些国家为例子。

不过美国是总统制国家,德国是半总统制,体制上与我们有差异,而加拿大、纽西兰等国虽是共和联邦成员,但他们只尊英王为象征性元首,本身没有世袭王室,建制上也有差异,所以很难比较。然而,英国曾经在2011年落实《固定国会法》,虽然他们已在今年正式废止了这项法令,但他们的情况可能与我们更接近,而且他们在推动固定任期的“心路历程”对我们而言参考价值也很高。

英国国会固定任期法非常严格,除了将解散议会和大选日期固定化、制度化,还规定首相如果想提前解散议会需获下议院三分二的支持,而另一项能提早解散议会的条件,就是首相的不信任动议。然而,这项制度依然引发极大争辩,比如法律界就担忧此制度将移除少数政府的首相的决策权,这意味着在立法过程中这类首相无法因为票数太接近而投下关键的一票,间接增加英国未来在解决悬峙政策、悬峙议会时的成本。

另外,为了解决这些争议而在2020年成立,并且由英国保守党前主席麦克洛克林主持的国会固定法跨党检讨委员会在研究后总结道,固定法提早解散议会的门槛太高,这将让政府更重视党意,以及各党之间的政治博弈,造成民意对政府任期的影响越来越小。当然,舆论更关心的是,这项做法也等同移除了英国王室作为议会体制守护者的象征式地位,因为英王在固定任期法之下已经无法行驶斟酌权,这对不成文的英国宪法体制是一项极大的挑战。

这些缺陷,最终促使国会在2022年通过《解散与召开国会法》来废止固定国会法,除了恢复首相择定议会解散日期的权力,也恢复了君主在这方面的斟酌权。其实,英国的经验告诉了我们,固定国会任期纵然有其无可取代的优点,但其可能带来的影响和缺陷也是相当多的。首先,这将削掉马来统治者在议会解散过程中的斟酌权,让君主无法以“超越政治”的姿态向行政首长提供看法,而这将导致统治者无法解决类似霹雳州宪政危机、喜来登事件等议会悬峙事件。

其二,固定法必须设定门槛极高的提早解散议会的条件,而这些条件,就诚如麦克洛克林所言,这将转移政府的注意力,他们会为了要提早解散议会而跟其他政党进行公开的,或秘密的政治谈判,甚至对此进行政治博弈,在这种情况下民意将变得不再重要。这种情况,其实跟我们现在所面对的根本没有什么差别,因为大选日期现在就沦为巫统内部,以及联盟之间的博弈,他们在决定大选日期时有认真征询过民意吗?

如果推行这项制度的目的是要赋予在野党更多的话语权,或者,是要体恤选委会的工作,那么,这项制度是很优秀的,它可以很大程度地达到这些目的。但如果说推行这项制度的目的,是为了解决当前的政治困境,我觉得就算了,因为正如前文所述,这套制度对解决我们当前的政治乱局没有太过具体的帮助,更何况,英国已经用了10年的时间告诉我们,理想很美好,但现实却是很骨感的。

打开全文
刘惟诚
选委会
首相依斯迈沙比利
解散国会
純粹誠見
下议院议长阿兹哈哈伦
固定议员任期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5天前
5天前
5天前
6天前
6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