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读者观点
7:30am 02/12/2022
郑光明.安华可以成为我们的曼德拉,如果……
郑光明

首相先生,如果你对那些没有投给的人表示同情和宽恕,努力实现国家的凝聚力,但在贪污方面不做任何妥协,也不采取任何会破坏良好治理、透明和问责的步骤,你就可以成为大马的

ADVERTISEMENT

当已故曼德拉在因反对南非的而被监禁27年后获释时,许多人预计他将向抓捕他的白人复仇。他没有这样做。反之,他原谅了他们。当他成为南非第一位黑人总统时,他甚至允许他以前的一些反对者加入他的政府。

为此,大马人感谢和马来统治者,他们通过让希盟与其他敌对政党组成团结政府来结束为期5天的政治僵局。

就拿来说,他可能是大马受到迫害最深的政治人物。1998年9月20日,他在被革除副揆职后被捕,并被巫统开除党籍。在被拘留期间,大马人惊恐地看到他的黑眼圈,后来发现我们的警队负责人应对这种卑劣的攻击行为负责。1999年,他因贪污和鸡奸罪入狱。

这对他的妻子和年轻的家庭来说尤其艰难,他们忍受着困苦和羞辱。特别是在大马,一旦一个政治人物失去了他的权力和地位,马屁精、所谓的“朋友”和商业伙伴就会立即成群结队地抛弃你。他们会跑到胜利者那方,或留在执政者身边。

2004年,他的鸡奸罪被推翻,他获得了自由。在2013年大选中,他重新领导反对党联盟。尽管他的联盟赢得了50.87%的普选票,但他没能获得组建政府的多数议席。2015年,他因鸡奸罪再次被投入监狱,为期5年。直到2018年,他领导的希盟成功执政,他才获得赦免。

2016年10月12日,他为《华盛顿邮报》在狱中写了一篇题为〈在狱中的请愿:大马必须选择自由而不是镇压〉的文章。他说:“我一生都在为改善我的国家和改善大马公民的生活而奋斗。我即将在监狱中度过我成年生活中的第10年,这期间我被多次监禁。我感谢联合国以及国际特赦与人权观察等组织的大力支持,它们认为我是被非法拘留,并敦促立即释放我。虽然这对我的家人来说特别艰难,但我最担心的是大马的民主和稳定受到前所未有的生存威胁。我们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我们要么成为亚洲和穆斯林世界中的一个多元化民主国家,要么我们的国家将因巨大的贪污与不同宗教和种族群体为争夺有限的资源相互对立并导致崩溃。”

因此,有趣的是,他在监狱里呆了11年,等了24年被任命为首相!

安华现在应立即着手处理他在文章中所描述的问题——“对大马民主和稳定的前所未有的生存威胁”,以及可能导致崩溃的“巨大的贪污与不同宗教和种族群体为争夺有限的资源而相互对立”的情况。

从某种程度上说,他在75岁时才登上大马最高的职位是神的旨意。

他一开始是一个保守且火爆的政治人物,被认为对其他种族社区没有什么宽容。他对少数民族所面临的问题所采取的种族中心主义的态度使人们提高警惕。但当他被投入监狱时,主要是一些非马来人的律师,如已故卡巴星来帮助他并为他无偿辩护。

他经历了那么多个人和情感上的事情;与普通公民打成一片并了解他们的问题;维护马来人的特权并为我们社会中被压迫和被边缘化的人而斗争,如今75岁的他最适合担任这一高位。就像泥土一样,他现在已经被塑造成了一个精致的陶器。

通过获得82席而没有获得绝对的简单多数,他现在必须与他以前的对手合作,这些对手是他忠实的敌人。但正如曼德拉所说,他们可以成为他的伙伴,共同为我们这片土地带来和平、团结与繁荣。

当希盟赢得史无前例的第14届全国大选时,大马人认为这是新马来西亚和新时代的曙光。但是,当他们尝到权力的滋味时,那些曾经给予厚望的人就变了。

我在2018年5月20日在一家报纸专栏中确实说了这些话,题目是〈新马来西亚的开始〉:“第14届全国大选的胜利者不应该用它来报复落败者,因为他们已经得到了报应,或在政治上对他们幸灾乐祸。相反,新政府的优先事项应该是恢复法治,纠正司法不公,并对我们的政府机构进行改革。”

唉,恕我直言,我的请求被完全忽略了。我们必须培养一种新的政治文化。我们必须停止使用国家机器来对付我们的政敌。必须重新实行并加快体制改革。要做到这一切,我们必须首先迅速争取实现民族和解,因为即使在我们自己的家庭中,也存在着政治分歧,甚至是由我们国家最分裂的大选造成的仇恨。

我必须承认,我只在1990年代初与安华有过极少的接触,当时我们协助TPPT有限公司,主要是负责恢复烂尾楼工程,并在拯救房屋计划下为低收入群体提供可负担房屋。我还注意到,他在推特上关注了我。

但现在以律师公会法律改革委员会联合主席的身分,我希望新任法律部长立即协助大马律师公会提呈法律专业法令修改法案,该法案自2020年希盟政府倒台以来,一直处于搁置状态。我们迫切需要通过在法律实践中引入有限法律责任合伙的概念,使大马的法律专业与其他司法管辖区的法律专业相提并论。

我们的国家领袖可能想重新考虑的另一个问题是将投票年龄降到18岁是否是错误的。与发达国家不同,我们的年轻人没有受益于一流教育体系所赋予他们的政治成熟和理解,让他们不会轻易被文雅和狡猾的政客操纵。如果我们这些教育体系落后的年轻人在接触社交媒体后,无法以理性、成熟、没有任何情绪的方式理解和处理政治问题,那确实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总而言之,首相先生,如果你对那些没有投给希盟的人表示同情和宽恕,努力实现国家的凝聚力,但在贪污方面不做任何妥协,也不采取任何会破坏良好治理、透明和问责的步骤,你就可以成为大马的曼德拉。

当然,这不是一件易事,尤其是为了确保国会在完成5年任期之前不会被解散。另外,不久后将举行两场补选,我们也将看到明年有6个州属将举行州选。5年后,他也将成为一名八旬老人。

在王室干预下,我不知道这是否也是神的干预,曾经是敌人的希盟和国阵,随着拉菲兹、凯里和努鲁依莎等年轻领袖的新组合的崛起,可以成为强大的合作伙伴。

因此,尽管团结和包容的政府面对各种障碍、陷阱和政治诡计,但希望他们能够实现希盟的竞选口号:“Kita Boleh(我们能)”。

(郑光明是律师公会法律改革委员会联合主席)

打开全文
安华
希盟
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
曼德拉
种族隔离法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9小时前
11小时前
11小时前
12小时前
13小时前
23小时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