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

|

星云

|
发布: 10:15am 30/12/2022

生育

生命

怀孕

方肯

红斑狼疮

流产

大头小e

【大头小e】竟然生出一个人/方肯

作者:方肯

我从来只想过会在我的人生一一逝去,却从没想过生命会在我的人生诞生,纵然我常想着这回事。我才领会到“上天赐予的礼物”之含义。

那时候,我患上了严重的甲状腺亢进症。医生建议不开刀,减低风险,选择让我服用辐射碘(Radioactive Iodine)。这种治疗方式有效又简易,虽然存在着副作用,但哪有药物不存在副作用呢?而关键是服用辐射碘后,一年内都不能生育(因为母体残留辐射性物质),否则会影响胎儿成长。

ADVERTISEMENT

好吧,反正我还年轻,可以等。

一年后,我准备要结婚了。就在结婚前半年,我被诊断得了第四期狼疮性肾炎,必须服用压制免疫系统的药(mycophenolate mofetil)两年,而服用期间不能,否则也会影响胎儿成长。

好吧,两年不算太长,我等。两年多后,医生说要等体内没有残留药物才安全,于是我又等了一年。

左两年,右两年,第4年的时候,终于等到身体的病情稳定,医生说:“你可以进行生育计划了。”那时候,我觉得天空亮得我睁不开眼。

不巧,兹卡病毒(Zika)在多个国家横行,许多妇女怀孕期间因感染了病毒,而生下不健全的孩子。虽然马来西亚当时未出现病例,但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又继续等。

第5年,等到怀孕的那一天时,我已经算是高龄产妇了。一向来便知高龄产妇有不少风险,其中一项就是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