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2/07/2021
​【疫苗接种/01】现场直击报道.疫苗接种中心最前线
作者: 白慧琪(副刊记者)
上午8时30分,注射员晨报,提醒所有注意事项。
上午8时30分,注射员晨报,提醒所有注意事项。


每天上午9时,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2019冠病疫苗接种中心开始运作。人们成天守候My Sejahtera的疫苗预约通知,依约到指定接种中心,鱼贯而入,完成注射后拍照打卡。这1至2小时的接种过程,像是完成一道仪式。当然,还有很多人在引颈长盼。

除了应对确诊病患的医院和隔离中心,疫苗接种中心的前线人员同样日以继夜奋斗,以期尽早达致全民70%接种疫苗的目标。星洲日报《活力副刊》获得卫生部批准,到吉隆坡世界贸易中心(WTCKL)大型疫苗接种中心,一探前线人员的幕后辛劳。

●报道:本刊 白慧琪
●摄影:本报 谭湘璇
●影音:本刊 林芷桑、黄琬焮

【2021年7月5日.采访当天】

7.30AM 药剂师艾美莎丽娜(Amie Syahrina)和工作人员出发前往吉隆坡中央医院领取当日所需的阿斯利康疫苗(AstraZeneca,AZ)。

8.20AM 警方开路护送,疫苗抵达。艾美莎丽娜和同事用推车装载两大箱针头、低残留(low dead-volume)注射器、疫苗卡以及两个保冷箱,从底层停车场直达4楼注射站。主角AZ疫苗就分装在那两个保冷箱里。

早上8时20分,当天份额的针头、低残留注射器、疫苗卡和疫苗抵达接种中心。
早上8时20分,当天份额的针头、低残留注射器、疫苗卡和疫苗抵达接种中心。

吉隆坡世贸中心是阿斯利康疫苗接种中心,共有3家私人医疗组织(Healthcare organizer,HCO)服务,每日接种约8000人次。艾美莎丽娜来自BP医疗保健集团,负责第一注射站(Station 1)。当天,他们领取275瓶(vial)AZ疫苗,每瓶可分为10至11剂(编按:根据世卫报告解释,药厂注瓶时超过标注剂量〔overfill〕是正常操作。辉瑞疫苗每瓶可分6剂,科兴疫苗则是一瓶1剂或2剂),每剂0.5毫升,预计能施打约3025剂。

艾美莎丽娜说,傍晚开始会减少开瓶,让同个诊间的护士共用一瓶疫苗,以免浪费。
艾美莎丽娜说,傍晚开始会减少开瓶,让同个诊间的护士共用一瓶疫苗,以免浪费。

8.30AM 小小的储藏室隔间里,艾美莎丽娜忙着扫描登记、核对每盒疫苗的序号,记录哪盒疫苗分配到哪间注射诊间。另一名药剂师陈丽莎解释,这是为了详细记录疫苗的流向。万一发生任何事故,卫生部可以透过系统记录追溯到哪些民众注射了同一批疫苗。

每个保冷箱都有温度计,确保温度介于2至8摄氏度,疫苗取出和放回都得动作快。储藏室也有两台冷冻柜存放大量冰袋,时不时替换所有保冷箱的冰袋。

疫苗储存温度为2至8摄氏度,药剂师需快速登记、取出,以免保冷箱升温。
疫苗储存温度为2至8摄氏度,药剂师需快速登记、取出,以免保冷箱升温。

药剂师把疫苗分装进每个注射员的保冷箱,一次5瓶,用完再补充。
药剂师把疫苗分装进每个注射员的保冷箱,一次5瓶,用完再补充。

每名注射员一次配得5瓶疫苗,用完再补。艾美莎丽娜说,一天当中最关键的时刻是傍晚时分,因为要预估人数,减少开瓶,确保每天剩下的疫苗不超过5瓶,以免浪费。晚上结束服务,还必须核对疫苗数量,确定没有不见或被偷。

陈丽莎解释,每天早上,药剂师根据当天预约名单领取足够的疫苗。但,民众没有依约而来、抵达现场后因健康问题被医生建议暂缓接种,或最后一刻拒绝接种,都会造成疫苗有剩。

因此,每天傍晚6时许,药剂师减少开瓶,让同个诊间的护士共用一瓶疫苗。艾美莎丽娜举例,“每瓶疫苗可以分成11剂,如果最后一个时段只有2个预约民众现身,而我们已经开了一瓶新的疫苗,还剩下9剂。这时就会通知候补者或者场外等候的民众进来接种。”

陈丽莎指出,疫苗有剩的原因包括:没有依约出席、因健康问题当场被医生建议暂缓接种,或最后一刻拒绝接种。
陈丽莎指出,疫苗有剩的原因包括:没有依约出席、因健康问题当场被医生建议暂缓接种,或最后一刻拒绝接种。

疫苗哪些情况下注射在惯用手?

药剂师忙着分配疫苗的同时,另一边厢,注射小组的组长法利斯(Faris)在主持晨报。这里的疫苗注射员(vaccinator)多是来自吉隆坡中央医院的护士。值班时间分为上午8时至傍晚6时或晚上10时;有些自医院下班后来疫苗中心值夜班,从傍晚6时继续工作至晚上10时。一名护士从早到晚大约可为180至200人接种疫苗。

“民众在前面核对时拿出身分证,来到注射站要提醒他们收好重要证件。”“虽然前面经过志工检查、医生咨询盖章,但我们还是要再三确定民众的意愿。”“不达18岁不能注射疫苗,差一天也不行,身分证号码030705可以,030706就不行。”(采访当日为7月5日)“如果民众手臂有以下几种状况,就不能在那只手臂上注射疫苗……”每一天,法利斯都重复提醒这么多细项,晚上10时再开一次检讨会,大伙才回家休息。

法利斯说,手臂若有洗肾瘘管、不锈钢骨钉、植入式避孕棒、足蟹肿等情况,需注射在另一只手或大腿、臀部。
法利斯说,手臂若有洗肾瘘管、不锈钢骨钉、植入式避孕棒、足蟹肿等情况,需注射在另一只手或大腿、臀部。

在一般民众的认知,疫苗通常注射在非惯用手,即右撇子就注射在左手臂,反之亦然。法利斯解释,如遇特殊情况,必须施打在惯用手、大腿或臀部。

例如,手臂有洗肾瘘管(Fistula)的病人,洗肾扎针的手臂不能注射疫苗。掀开衣袖发现手术疤痕,要确认病人是否曾置入不锈钢骨钉,以免细菌感染。植入式避孕棒(implanon)通常植在左手臂,若发现,务必注射在右手臂。再来,手臂有很大的足蟹肿(keloid)疤痕,例如车祸后留下足蟹肿疤痕,也应注射在另外一只手。

若需注射在大腿或臀部,可到独立诊间进行。其余情况如中风的手或肩膀僵硬则不影响,可以照样施打疫苗。

诊间外挂着小白板,红字写上“No video recording”(禁止录影)。陈丽莎解释,这也是为避免拖慢接种流程,以及使注射员分心。“当然,我们知道注射冠病疫苗是历史一刻,所以还是允许民众拍照。”(请遵循各接种中心人员指示。)

    

以免人潮为患,吁请民众只身赴约

接种中心开始“营业”前,接种站里医护人员在最后准备,其他制服人员、志工和世贸中心员工同样上午8时集合,汇报注意事项,然后各自站岗。疫苗支持志愿者(MyVAC)忙着装订疫苗意愿表和号码牌,看起来琐碎,却能大大节省民众等候时间。

疫苗支持志愿者事先装订疫苗意愿表和号码牌,大大节省民众等候时间。
疫苗支持志愿者事先装订疫苗意愿表和号码牌,大大节省民众等候时间。

民众一直沿着围栏前进,有点像被驱赶进闸的牛羊,但这才能准确分流和保持人身距离。
民众一直沿着围栏前进,有点像被驱赶进闸的牛羊,但这才能准确分流和保持人身距离。

身障与乐龄人士的接种站与接驳大厅同层,免去上下楼麻烦。
身障与乐龄人士的接种站与接驳大厅同层,免去上下楼麻烦。

只是,上午7时许,已有民众在大门口等候,距离开放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呢!吉隆坡世贸中心营运长弗兹(Fauzy Wahab)坦言,自5月5日疫苗中心投入运作至今,仍有很多民众提早太多时间抵达现场,或碰运气等候补。

5月15日,世贸中心外排队民众多到席地而坐,人潮汹涌,历历在目。当时有民众比预约时间早2小时前来排队。作为场地提供方,弗兹说,“我们最主要的工作是控制人潮,确保这里是疫苗接种中心,而不是‘大流行中心’(pandemic centre)。”那次事故后,他们调整动线安排。

疫苗接种流程共有5层关卡:填报接种意愿、核对身分、医疗咨询、接种疫苗、副作用观察。首先,从大门口就分流人群,让不同接种站(Station 1, 2, 3)的民众从不同入口入场,一直沿着围栏前进。说起来有点像农场驱赶牛羊进闸,不过接下来层层关卡,不同接种站的民众都不会混在一起,也更能保持人身距离。

人们普遍较听从制服纪律部队的指示,因此大门由军警把关。民众在预约时段前15至30分钟才能入场,且My Sejahtera的最近更新健康状态必须是低风险(low risk)或非密切接触者(casual contact)。

弗兹特别恳请民众只身赴约,除非是乐龄或身障人士才需陪同。“试想想,我们一天迎接8000人前来接种疫苗,如果每个人都要陪同,一天就有1万6000人到来。”

早上9时开始,人流动起来,“就像雪球一滚动,所有流程都顺利进行。”

弗兹特别恳请民众只身赴约,除非是乐龄或身障人士才需陪同,以减少人潮。
弗兹特别恳请民众只身赴约,除非是乐龄或身障人士才需陪同,以减少人潮。

为特殊患者设立“冷静室”接种空间

吉隆坡世贸中心是大型疫苗接种中心,建筑物成垂直状,因此接种站安排在高处4楼,等候的民众就可分散在低楼层排队前进。完成接种后,民众再回到楼下等候观察,确定没有副作用后才能离开。

弗兹解释,这是因地制宜来规划路线,其他大型疫苗接种中心如沙亚南会展中心(IDCC)或大马国际贸易展览中心(MITEC)是长型建筑物,动线安排自然不同。

普林妮莎说,至今还没有民众接种疫苗后,反应不良到需送院治疗。
普林妮莎说,至今还没有民众接种疫苗后,反应不良到需送院治疗。

然而,身障者和乐龄人士并不方便上下楼,因此,他们的接种站安排在与接驳大厅同层的2楼。从填写意愿表格、核对身分、医生咨询、接种疫苗到副作用观察,都在同一礼堂进行。

疫苗接种中心还有特别规划“冷静室”(calm room)。这是让唐氏综合症、自闭症或恐慌症患者接种的空间。陈丽莎透露,这些个案非常少见,一周仅约3例。若民众在4楼接种中心恐慌症发作,为免拖慢他人的时间,就会请他到冷静室接种。

冷静室旁边是诊疗室(sick bay),与3个副作用观察区同排。民众接种疫苗后若有不适,就会被送来诊疗室观察。不远处的走廊尽头,开门就是救护车。若需紧急送院,从世贸中心前往吉隆坡中央医院只需5分钟。

吉隆坡中央医院急诊室医生普林妮莎(Dr. Prrinisha)在此驻诊。“比较常见的敏感反应是呼吸困难和心悸,我们会观察30分钟,给予适当药物治疗。”情况稳定后病人即可回家,若副作用持续则直接送院治疗,直到好转。“不过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接种民众送院治疗。”

“冷静室”,供唐氏综合症、自闭症或恐慌症患者接种疫苗的空间。
“冷静室”,供唐氏综合症、自闭症或恐慌症患者接种疫苗的空间。

诊疗室与3个副作用观察区同排,民众接种疫苗后若不适,先被送来观察治疗。
诊疗室与3个副作用观察区同排,民众接种疫苗后若不适,先被送来观察治疗。



延伸阅读:

【疫苗接种/02】从出生开始一生要接种多少?

相关稿件:

冠病儿童隔离记

【防疫減塑/01】疫情下备受考验的环保作业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