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新教育教育导航
17/08/2021
疫情对大专院校的挑战
作者: 梁慧颖(副刊记者)

冠病疫情蔓延以来,各个大专都在一边摸索一边寻找出路,只求疫情赶快结束,学生可以尽早回校上课。

然而,即使疫情过去,一切都会恢复原状吗?学生会不会已经习惯线上教学回不去?留在原乡的国际学生还会回来马来西亚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报道:本报 梁慧颖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国曾经是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学生向往留学的地点之一,在冠病疫情爆发之前,每年有数以万计的国际学生前来我国留学,为我国带来数亿令吉的经济收入。然而疫情蔓延以后,各大专大部分时间只能实行线上教学,这对国际学生来说还有吸引力吗?

马来西亚私立学院与大学协会(MAPCU)主席拿督潘吉星说,我国以前能够吸引新兴经济体的国际学生,是因为我国的学费和生活成本比较低。可是疫情爆发以后,国际学生无法返校上课,这时候他们大可以把省下来的留学费用,用来报读其他国家优秀大学的线上课程。换言之,世界上所有提供线上课程的大学如今都成了我国大专的竞争对象,据他所知,澳洲许多大学已纷纷调整线上课程的学费,这对新兴经济体的学生来说极具吸引力。

他说,去年疫情不像现在这么严重,我国当时曾标榜本地是安全的留学国家,可惜好景不常,这个优势已逐渐消退,各大专是时候寻找新的出路。

ADVERTISEMENT

潘吉星也是亚太科技大学首席执行员,他认为疫情已经改变教育的面貌,有些事情从此不再一样,例如目前这一代学生,他们会希望可以决定自己想要的学习方式,校方必须做好准备应对,持续提升学校的教育科技设备。

疫情是危机也是转机

在欧洲,虽然当地大学也深受疫情影响,但有些大学看到转机并且迅速变通,在疫情下反而有更好表现。

全球大学系统(GUS)首席学术员兼欧洲应用科技大学校长范罗因教授指出,全球大学系统底下的英国法律大学和雅顿大学,在疫情期间允许学生自主决定到底要线上学习或是回去学校上课,校方不会干涉他们的决定。结果这两所大学的新生人数都在去年取得大幅度增长,因为学生知道他们可以决定自己要用什么方式学习。

本地和外国的高教机构领导人日前在线上探讨疫情对大专院校的冲击。上排左起为Mandy Mok、潘吉星和莫哈末沙达;中间左起为李馥彦、彭浦曼和范罗因;下为拉哈。
本地和外国的高教机构领导人日前在线上探讨疫情对大专院校的冲击。上排左起为Mandy Mok、潘吉星和莫哈末沙达;中间左起为李馥彦、彭浦曼和范罗因;下为拉哈。

他说:“在欧洲,有些大学看到机会并且很快适应改变,但也有些大学不幸地在应对新现实时反应很缓慢。”

新加坡AppliedHE和本地双威教育集团日前联办一场线上讲座,主题为“高等教育与新常态:经济、就业力与教育永续发展”。主讲嘉宾除潘吉星和范罗因之外,还有马来西亚学术资格鉴定机构(MQA)首席执行员拿督莫哈末沙达教授、马六甲技术大学(UTeM)校长拿督拉哈教授、双威教育集团首席执行员李馥彦教授、双威大学校长彭浦曼教授和AppliedHE首席执行员Mandy Mok。

疫情下大学排名和毕业生就业力,哪个比较重要?

疫情肆虐全球之前,世界上几乎所有大学都在追逐排名,可是目前疫情导致很多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到底现在是大学排名比较重要还是大学生的就业能力比较重要?

ADVERTISEMENT

大马学术资格鉴定机构首席执行员莫哈末沙达说,过去许多人总是以大学排名来评断大学的好坏,但是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最重要其实是工作,如果大学培养的所有学生都能够找到工作,那么这所大学就是好大学,他们不会理会大学在全球排名第几位。因此,他认为我们不能够只是以学术表现来评估大学的素质,还应该考量大学毕业生的就业能力。

疫情之下,他鼓励大专院校推出可以让学生增值的课程,比如鼓励学生学习超过3种语言,将来可以出国工作。

马六甲技术大学校长拉哈则认为,大学追逐排名有好有坏,好处是可以提升大学在国际的能见度,坏处是很多大学排行榜的评比很重视大学的研究成果,这对年轻大学比较不利。无论如何,她始终觉得大学排名对于像马来西亚这样的国家很重要,因为本地大学如果在排行榜占有一席之地,便有望吸引其他国家的优秀人才和企业进来。

相关稿件:

线上教学  加速教育界数码转型

只要有数据,就需要数据科学  数据科学专才 市场趋之若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