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艺文
7:10am 10/01/2022
粉墨勾兰/拔苗助长与不良示范──关于《疫爆》的批评与反批评
作者:粉墨勾兰

粉墨勾兰/拔苗助长与不良示范──关于《疫爆》的批评与反批评

我对新纪元学院的评论:〈通俗杂交励志百密三疏〉(以下简称拙文)于2021年7月11日刊登在星洲艺文版,3天后,导演贺世平在他的脸书以不点名方式回应了拙文(注1)。创作者回应自己的作品的评论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在当今马华剧坛却又是一件稀罕的事:许多创作者似乎都选择了沉默。所以我觉得贺导的回应值得重视细品,特为文对回应所引起的问题与贺导及读者交流。(贺导回应文并无标题,为方便讨论,以下简称“贺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关于“杂交“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贺文对我标题中“杂交“一词颇不以为然,这里我略为解释:“杂交“为生物学名词,在文艺评论中使用杂交一词多为描述作品结构之用,基本上不带感情色彩。但有时也有“杂交必有创造”的一种倾向肯定的判断。所以“杂交”定义不在于词语本身,而是得视戏剧的各元素在结构过程中所产生的效果而定。那么又怎样?贺文认同是通俗剧,却不同意励志片的说法,并举秦教授戏份少为理由。到这里我就完全理解贺导的逻辑了,或许是出于对“杂交”的误解,就选择把“杂交”忽略,直接把我的观点理解为:是一出通俗剧或励志片了。实际上我的标题已经说得很清楚:既不是通俗剧,也不是励志片,而是二者相加。这样的结构,两元素必然也就各占篇幅。好的发展是,可以有所创造;反过来就是互相抵消,两头不到岸。很不幸,刚好是后者。

粉墨勾兰/拔苗助长与不良示范──关于《疫爆》的批评与反批评

关于不良示范

作为一部“透过疫情灾难,看见世界发生的各种危难与不安,于是创作故事围绕着医护人员、个人及家庭在疫情底下所面临的情况”(宣传语)的戏剧,在瘟疫肆虐,确诊数字天天翻一番的时候出来,肩负了传达正能量、正确防疫信息之责任,这也是时代赋予的义务吧?当然这一切必然要建立在它是艺术品的前提上。没错,这一点贺导是很明确的,所以他说“这不是公益广告,也并非纪录片,是戏剧”。秦教授是高级知识分子兼对抗疫情的重要人物(剧中他发明了冠病解药),他怎么会犯上在公共场所不戴口罩的低级错误呢?贺文中将他类比与“许多起初口说不打疫苗的老人家”,这个类比太不合适了。是戏剧就要有戏剧的要求,尽管是通俗剧,人物的设计也要顺应人物的职业、背景、个性、心智来处理,来一句“他并非典型化的戏剧人物”反而越描越黑,有为人物刻画粗疏开脱之嫌了。

关于模糊地点背景

地点模糊的设置,当然是戏剧的一种选择。但对地点所在的解释,并不是靠导演的话,而是戏剧本身所展示出来让观众看到的一切。所以当“剧中人物取英文名、说话夹杂英语或方言口头禅,一下子就把我们带回本地时空。这样非但没有达到“模糊背景”的目标,还连带出另一矛盾:让误以为是写实剧的观众感觉写实的不彻底。”(注2)但贺文显然对“考究语言”问题颇为不耐烦,他反问:是要全副标准华语(吗)?这一说倒让人好奇导演的戏剧语言认知?相对于带口音、说话夹杂英语或方言口头禅的本地色彩语言,标准华语不正是模糊背景戏剧的最好选择(或至少是之一)吗?

关于

贺文同意我所提“集体即兴戏剧参与者的先决条件是戏剧经验丰富”,承认:确实我们毫无先决条件,但反问:难道这样就不能尝试去做集体创作了吗?并强调:年轻一代也可以拥有他们的想法和表达。其实我当然完全同意贺导维护学生做集体创作、拥有想法和表达的权利,因为这些都是戏剧训练的必要组成部分。我疑虑的是,像这样面对大众的戏剧演出,是否要拿出成熟的作品?让观众看成熟的作品,对观众品位的培养不也是戏剧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吗?剧本是戏剧成败最根本的部分,面对大众的演出,剧本的部分应更慎重。让大众看学生的表演,固然不是问题,但一般演艺学院大都配以经典或成熟剧本,这样做固然保守,却可让学生集中精力表演,确保戏剧的成功。这对学生与观众都公平。学生有学生的阶段,迫不及待让他们拿出不成熟的习作,这是现实中的拔苗助长了。

关于不点名方式回应

最后要对贺导“不点名方式回应”拙文表达看法:文艺批评和反批评,是正常的文艺生态,但我们批评或反批评时,有必要做到对批评对象起码的尊重。像贺文这样全篇针对拙文反驳,却一字不提文章标题与作者名字,实在让人不解。或许作者以为这样处理可凸显文章对事不对人之意?殊不知却是侧漏一股傲慢与不屑之气,让人无法认同。很遗憾这种不尊重又成了现实中的不良示范了。

(注1)贺世平脸书:https://www.facebook.com/hoshihphin/posts/10158338197002879
(注2)刊登于2021年7月11日《快乐星期天》艺文版〈通俗杂交励志百密三疏〉

更多文章:

重启表演艺术行业 唤起艺术家的希望
吴伟才/超现实鼻祖──Giorgio de Chirico 
两种极端的美──《当芭蕾遇上现代舞》 
粉墨勾兰/正邪大战临阵换帅 儿童剧的英雄不见啦!

集体即兴创作
《疫爆》
批评与反批评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