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题焦点
7:01am 31/03/2022
【OKU就业障碍/02】给予公平机会,OKU也能为社会贡献
报道:本刊 张露华 摄影:本报 黄安健

残障人士找工作是极不容易,哪怕他们可以胜任那份工作,但却因为他们身上的残疾,而被拒于门外。

报道:本刊 张露华
摄影:本报 黄安健

ADVERTISEMENT

【内在残障者】OKU Power:只要获得医生证明信,障友也能当电召车司机

身形壮硕的叶国华,是“内在残障者”,四肢健全,能看、能听、能说,也能驾车,但挡风镜上却贴着一张“OKU”的贴纸。他原本是一名工地主任,10年前在工地跌倒摔伤,脊椎骨严重受伤,送院接受手术治疗后以为没事了,腰部一直隐隐作痛,但也没有认真处理后续治疗。

出院后他还照常工作,忙碌与活动量大的工作,令他的脊椎骨受压剧痛,于是他再次入院检查,医生表示脊椎骨突出问题重现,必须再做手术切除突出部分,置入钢铁取代。然而医生接下来对他说的话,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医生说做了这个手术之后,他将会成为“OKU”,以后不能干粗活,不可久站或走远路,不能提超过3公斤的东西,也不能做激烈运动,这对当时只有三十多岁的叶国华来说犹如判了“终生徒刑”。

“当医生告诉我已经是OKU,可以申请生活辅助金时,当下感到非常感慨,第一个想到的不是有钱可以拿,而是以后自己就被冠上OKU这个身分,自己竟然变成弱势群体。我还记得当我把车停在OKU车位时,曾经被人指责过,当下相当难受。”

他表示,雪隆地区的购物广场都有OKU车位,但只有少数广场的保安会要求看起来不像OKU的人出示OKU卡,一般看到有OKU标贴的车就会放行。“所以你问我说会不会有人为求方便,贴上OKU标贴骗人,我觉得很少吧,除非那个人真的没有羞耻心,毕竟要接受自己是OKU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叶国华回忆,其实第一次手术后,他就跟老板说了自己的情况,老板表示会让他负责一些比较轻松的工程,但说与做是两回事,他还是每天要走1万5000步,回家后每晚都要忍受腰部、四肢的疼痛与抽筋,躺在床上也无法入睡,所以最后决定辞工,找一份自己可以承担的工作。

叶国华表示,电召车司机工作时间自由,当身体出现状况时可以休息,对他来说是最佳的转行选择。

“之前曾经当过兼职电召车司机,辞工后就当了全职电召车司机。但因为我的身体状况,我不能久坐,所以每两个小时就要下车伸展,否则手脚会因脊椎神经受压而抽筋。若当时载着客人,就唯有忍到送客人到目的地后才可以放松。”

由于无法提重物,以前对他而言是轻而易举的工作如今却举步艰难。试过有一次他载客到一个偏僻地点,不幸爆胎了,周围也没有人可以帮忙,幸好他们有一个电召车司机群组,马上在群组中求救,附近的同行马上赶来拔刀相助,令他感动不已。

“开始时我只是普通的电召车司机,后来知道公司有个组别,我就尝试申请。但过程并不容易,因为必须获得医生证明信,鉴定我的健康状况。为了拿到这封信,我跑遍雪隆各大政府医院,但听到我说要获得8个专科的鉴定,都说无法做到,最后我听人说马大复健部有提供这样的服务,就抱着最后希望去试试,最终才申请到OKU司机。”

他表示,成为OKU之后,才知道原来OKU找工作这么辛苦,即使能力能够胜任,雇主愿意聘请,都会要求他们先取得医生证明信,但很多OKU可能都不知道去哪里得到证明信,而无法入职。他指出,电召车司机是一个没有同事的工作,每天都是孤独工作,于是他就开设了一个电召车群组,除了在空闲时可以聊天放松,发生紧急事故时也可以互相支援。

因经历过,尽量帮助障友找到工作

电召车,除了载人、送外卖,还有一项鲜为人知的服务,就是Alpha司机──电召车公司招募人,介绍有意入行的人加入,提供各种资讯,犹如新入行司机的导师,由电召车公司挑选适合的人选担任。

“我很幸运被选为Alpha司机,过去3年来我介绍了约400人入行,当中也包括了残障人士。因为自己也经历过,所以我都会尽可能的帮助他们,把自己所知道的资讯都告诉他们,我深深明白OKU要找到一份工作不容易!”

叶国华在工地受伤时,公司有为他投保社会保险,所以治疗费都由社险承担。而电召车司机是没有保障的行业,因此当社险接受电召车司机的投保后,他都积极劝同行加入,让同行可以有个保障。

如今10年过去了,他已经完全接受了自己是OKU的身分,以自己的能力去帮助更需要帮助的残障人士。

叶国华记得第一次在车镜贴上OKU标贴时,心中是百感交集,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成为弱势群体。由于不能久坐,所以叶国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找地方休息,下车舒展身体。

询及当初转行,有没有考虑过其他行业?他表示并不是没有其他选择,只是电召车司机入职门槛低,工作时间自由,正符合自己的健康状况,不舒服时就可以休息,毕竟已经动了两次手术,担心之后还有后遗症,所以电召车司机就很适合。

虽然工作时间自由,但城市的塞车问题曾令他非常困扰。试过有一次遇上塞车动弹不得,腰部及双腿麻痹加剧,他被迫马上找地方停车,所以曾经有一段时间,他为了避开塞车而转做夜班司机。

除了工作的难处,自从受伤后,叶国华生活上也有很大影响,就连最简单的吃饭与睡觉都不能随便了。

“以前想到哪里吃饭就去,但现在我会先到餐厅观察环境,看看椅子是否适合我,一段时间后就要站起来走走,不然双脚又会麻痹。去旅行有更多因素要顾虑,因为脊椎不能受压关系,只能睡硬床,所以都要先看酒店的床。试过因为床褥太软,我就坐在沙发半躺到天亮。”

至于将来,叶国华打算做一些小生意,他相信即使是残障人士,只要自己不放弃,勇于尝试,还是能够养活自己,或许过程会比较辛苦,但总能有出路的。


【小儿麻痹症患者】OKU Power:给予友善环境,障友也有上佳工作表现

患有小儿麻痹症的卡尼山,今年29岁。他中学毕业后,到雪州万宜技职中心上过技能课,学习电脑美术课程等,但因为健康问题,一年的课程他花了两年才完成。

他也完成了电话营销培训课程,但因为行动不便,所以没有人愿意聘请,或因为不想花钱把公司改装为残障人士友善办公室,所以求职路上四处碰壁。

卡尼山已经考取到咖啡师资格,他现在学习更多技能,将来找工作也更容易。

“无论是要找一份电脑设计或电话营销的工作,在我而言都是非常困难,不是因为我不能胜任,而是因为环境局限了我的行动,公司知道我是残障人士就直接拒绝。我也试过申请收银员的工作,但最后却也因为环境问题而不被录取。”

如今卡尼山在教会朋友的介绍下,找到一份协调员的工作,也考取了咖啡师的资格,为他的求职路开拓更多的机会。

“这一路走来,我深深体会残障人士找工作是极不容易,哪怕我们可以胜任那份工作,但却因为我们身上的残疾,而被拒于门外。我们并不要求特别对待,只要给我们一个适合的环境,我们也可以做得很好,没有试过又怎么知道我们做不来呢?”

延伸阅读:

【OKU就业障碍/01】我是OKU,但我有工作能力!

【OKU就业障碍/03】重返职场诊所 提供复健与培训,发掘OKU Power

相关稿件:

【家暴幸存者/01】家暴不是家务事 脱离魔爪后,幸存者需要整体社会支援

【老有所依/02】传统价值观面对现实生活冲击 孝顺何太难?

打开全文
焦点
OKU就业障碍
残障人士工作困境
OKU电召车司机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0小时前
16小时前
16小时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