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安华共委任55名正副部长完整名单 看这里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9:01am 14/06/2022
龚万辉/第七个房间——夏美的时钟(下)
作者:龚万辉
图:龚万辉

第七个房间——夏美的时钟(上篇)

前文提要:封城开始的那几天,夏美一点一点地吃着房间小橱柜里的那些薯片、泡面和巧克力(原本标价都贵得要死),每天用电水壶接水煮开。

ADVERTISEMENT

也许有的。夏美曾经在无人知晓的时刻闯入了那些无人的房间里,原本只想找些吃的,却发现床上仍躺着一个矽胶。她走近了床边,那是她第一次这么靠近去端详那些安静的人偶。但不知道为什么,原本那么精致可爱的少女之脸,此刻却有一种疏离而陌生的表情,让人不安。夏美匆匆退出了那个房间,关上了门。有一瞬间,她意识到自己是这座旅馆唯一的人类。会不会有一天,当她终于被人发现的时候,自己的躯体已经枯萎、干瘪,而那些假人却抵住了时间,仍在稚气的脸上保留着永恒的笑容……。

后来,夏美索性连电视也不开了,晃动的画面似乎让人更加烦躁。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在那间旅馆里安静地生存着,数算一天一天的过去。她知道整座旅馆此刻空无一人,但却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不时会听见隔壁的房间传来拉动椅子或马桶抽水的声音。这是每座旅馆皆那么相似的鬼故事吗?她其实并不真的害怕,只是好像已经分不出是到底是真实或是自己的幻觉了。

有时候她甚至会觉得,躺在床单上的自己,有一种越来越稀薄、渐渐变成透明的错觉。这时候,夏美会用发夹的尖端,用力地刺戳自己一下,仿佛要这样,依靠那刺痛,才能回到现实。

夏美想起的时候,当针尖不断刺戳着自己,那时好像真的就没有那么害怕了。

那时夏美和朋友们去泰国清迈玩,朋友起哄着敢不敢一起去文身。她们一起走进了那间文身店,里面躺着文身的客人,一个年老的文身师傅正低头工作。照明灯光底,他的手指捏着一个如钢笔那样的工器,在那副肉身上慢慢地刻划着什么。那机器发出了像是牙科诊所里补牙的可怕声音。夏美觉得好奇又有些害怕,店里的四面墙都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瑰丽图腾。恶鬼和神祇,骷髅和天使,皆并列在那间文身店里,仿佛这里容纳了世间的所有善恶。

当夏美脱去外衣伏在那张平床,撩开了长发,露出了颈椎,皮肤上浮现一个一个如月球背面的陨石坑那样的疤痕。和周围的肤色不一样,那些疤痕是暗红色的,坑坑洞洞浮出了表面,摸起来是一种凹凹凸凸的触感。那是夏美小时候的事。但她仍记得,喝酒的父亲总是为了一些小事而震怒。愤怒的父亲会剥掉她的上衣,用火红的烟头在她的肩背上烫出一枚一枚烙印……。

“你不要怕。”老师傅这样对她说:“我会把这些伤痕掩盖起来,不会再让人看见。”

在那间异国的文身小店里,夏美伏在那灯光耀眼的床枱上,而渐渐习惯了,针尖不断在皮肤上戳刺的延绵不绝的痛。针尖戳刺在她背后的烙疤上,仿佛只有痛楚可以掩盖痛楚,只有伤痕可以掩盖伤痕。

如今夏美躺在一个人的里,却想起了这些过去的事。她拿起手机,翻看过去的那些文字讯息,都是和不同客人约定时间的对话,那么枯燥乏味。原本精确无比的倒数时间,于此似乎变得如雾涣散,失去了度量的必要,一如手机里那些刻意摆出性感姿势的自己的照片,变成苍白而无意义。

像是把瓶中信投进了大海,或者引擎失效的太空船拍出求救信号一样,夏美用手机向通讯录的所有人传去了相同的讯息——

“救我。”

“救我。”

“救我。”

当星野的手机响起了讯息铃声,他知道夏美还滞留在那里。那座时钟旅馆。那个他曾经待过60分钟的房间。

但此刻他不能回去了。他躺在一张白色的病床上,罩着呼吸器,无法开口说话。他的体内被辐射光照出各处暗影,皆是因病毒蚕食而纤维化的部分。病毒此刻正在慢慢以他的身躯为食。而他和所有病患一样,都被置身在那个由体育馆匆匆改建成的病院里。一张一张病床排列成巨大的矩阵,而四周皆拉起了隔绝空气流动的透明塑料布。

那座时钟旅馆后来被发现是瘟疫的起始,核爆的原爆点,或者被打开了一道隙缝的潘朵拉盒子。逾期逗留的异乡之人,从远方带来了第一枚病毒,于此繁殖、分裂,充塞在空气之中,终于满溢出来,像是汇集的雨点最后都流向了城市的各处。没有人再愿意回去那里,任由那座旅馆空置,慢慢毁坏。

没有人知道,只有夏美还在那里,成为了最后一个留守在时钟旅馆的人。

当星野回到时钟旅馆,时间像是被快转过,眼前的一切已然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废墟。

这里原本是私钟小姐们聚集的所在。陌生的男子会叩开特定号码的房门,然后他们会在各自的房间里,一起淋浴、做爱、再淋浴,而后低头离开。一切都有步骤可循,省却了情感进退攻守的部分。

许多年过去,时钟旅馆早已失去了原来的样子,破败而孤立在城市的暗影之中。已经多久了呢?当星野再一次走进那座旅馆,自己的身体亦残破如眼前的废墟。旅馆的电梯早已坏去,他沿着破落的阶梯艰难地走上楼,廉价的朱红地毯吸去了他的脚步声。整座旅馆潮湿而闷热。他目睹所有事物都正在腐朽。不知名的植物盘据了门窗,长出长长的须根。有一只巨大的老鼠从墙缝钻出来,又逃进了黑暗的角落。

星野吃力地攀爬了一层又一层楼,终于来到挂着门号的其中一扇房门之前。他伸手想要推开房门,但那门框浸过雨水而发胀,丝毫不动。他在尘埃之中咳嗽不止,用尽了力气把门顶开,眼前的房间破败不堪,如一尾搁浅的鲸的骨骸。原本完好的桌椅、梳妆台皆然腐朽、摇摇欲坠;天花板湮出巨大的水渍,长出了黑色的霉菌。

夏美不在这里。

她的床舖凹陷成一个身体的轮廓,上面却平躺着一个裸身的矽胶娃娃。那个矽胶少女有着一张柔美的脸,却不带着任何表情。星野走近看,想要仔细寻找原属于夏美身上的那些细节。那臂头上的痣,以及白瓷那样的耳朵。他轻声呼唤:“夏美。”但那个人造之少女仍微张着嘴,睁大着双眼,一眨也不眨。

星野抬起了那具沉重的矽胶人偶,撩起人偶的长发,露出白皙的背。没错,那矽胶人偶的背后,此刻仍然印着一幅扭曲时钟的文身。

有一瞬间,星野错觉了夏美身上的时钟开始转动。由缓慢而至飞快,时间变成洪流,从夏美的身体每一处流泄出来,一下子就灌满了房间。那些原本盘据房间的植物,一瞬枯荣。黑色的霉菌蔓延、吞蚀了地板和墙壁。夏美的床舖也塌陷下来,她失重跌在星野的怀里。她的一袭如瀑的长发间夹了许多灰白的发丝。原本少女那样发光的肉身,此刻亦变得粗糙,长出细细的皱纹和斑点……。

对了,莉莉卡,你还记得吗,原本躺在毗邻房间之中的那些人造之人,最后都去了哪里呢?

那些被装上了人工智能的矽胶娃娃,承载着人类的情欲之梦,受过人类任意施予的蹂躏和暴力。她们那么擅于扮演各种角色,在单薄的记忆体里面存放了人类的丑恶和想像。会不会在那漫长的时光里,在无人打开的房间之中,她们悄悄地不断进化。也许到最后,她们拥有了做梦的能力。人造人会不会梦见电子羊?一如那些科幻所预言的那样,在无人知晓的时刻,记忆体之中某个位元绽开了星火。她们睁开眼睛,目睹着一切发生,会不会渐渐模糊了真实和虚构的分界,而终于解开了自由的封印?

那座旅馆变成了永恒的废墟,没有人把它推倒、重建,也没有人再为它赋于任何的意义。那些水泥之柱一点一点朽坏,露出偷工减料的填充物。据说,许多年以后,若有人走进那座荒芜的时钟旅馆,走在房间毗邻的破烂长廊上,仍不时会听见一些细微悉索的声音。

也许只是因为老鼠横行,跨过了那些矽胶娃娃的裸身,触动了什么。也许只是单纯的热胀冷缩的物理变化,那些人造的矽胶娃娃,在无人的安静时刻里,会自己发出:“好棒哦”、“好舒服”、“不要停”……,那些模拟人类的声音。

她们仿佛傀儡挣脱了扯线,在荒芜的时间里,人类遗弃的梦中,仍在无尽的交欢和繁衍。

本文源自龚万辉第一部长篇小说《人工少女》,全书约15万字,获得2017年台湾国艺会马华长篇小说创作发表补助,近日出版。

打开全文
少女
文身
龚万辉
小说
时钟旅馆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