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9:00am 05/07/2022
薇达/鸽血(下)
作者:薇达
图:NONO

鸽血(上篇)
前文提要:我曾想亲手创造一些什么呢。原来我曾经积极而上进。现在回想起多么不可思议。

师会在顾客离去后,消毒工具时告诉我的故事。有个女子在胸口刺了两把西瓜刀,她是高中老师,教数学。有个男子背后刺满玫瑰,每个月都会来加上一朵。有个男子大腿上刺了小猪佩奇及美人鱼,是他癌症过世的小女儿最喜欢的卡通;他曾经忙于工作,没时间陪女儿看过任何一部卡通片。一个有阿茨海默症家族病史的女子来刺下她所有恋人的名字、电话及分手原因,还刺不到一半她就渐渐想不起来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静静看着他,听他说。累了就把眼睛闭上,继续听他说。渴了就开一瓶啤酒。他不喝酒,因为酒会影响手的稳定度。我从小学古典乐,竖琴。我一直很想喝看看你喝的啤酒是什么味道,可是被家长老师洗脑习惯了就产生心理抗拒,完全不能喝。我从小学古典乐,竖琴。他说。可是我不喜欢,心里一直在抗拒。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某次我与老师起了冲突,揍了老师一拳仓惶逃走。在家门口看到几辆警车及救护车,一个邻居大哥哥说老师被你打死了警察来捉你全家你快跑。我买了火车票一路逃到最南端的城市。我做过好多份工作,追债泼红漆、牛郎、缝合大体、葬礼哭丧,什么都做过。

晚上睡在天桥下。有时睡过头,在天桥下摆档的打小人阿婆们很不高兴的用脚把我踢醒,叫我滚说要开档。

然后是长长的沉默。我睁开眼睛,又闭上。听到他继续说。

我真的很不喜欢古典乐。我喜欢画画。妈妈说大哥已经被培养成画家了,家里只能有一个画家。大哥车祸过世后,我还是不能当画家。

我的生命被安排如同坟地里的尸体,被葬在指定之处。死人无发言权。

然后是长长的沉默。我睁开眼睛。他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我把毯子披在他身上,轻手轻脚离去。

风水店来了一个新店长,娇声娇气的喊黄大师爹地。黄大师接了几个电话,把一盆万年青放在前女店长用来算卡牌的桌子上,沉默了一阵,叫我记得浇水。新店长走过来挽着他的手,说想去买最新款的包包,边说边走出店门。新女店长背上有一个很大的蝴蝶

很多人都喜欢把会飞的生物刺在身上。飞翔不知从何时起成为自由的象征,而貌似每个人心里或多或少都有自由或者飞翔的渴望。

我也曾想像一般。张开翅膀飞翔,需要觅食时就停下。有时我猜度,他们大约没什么深刻的感知、伟大的理想。可是他们自由,快乐。

我曾想过逃离。这个世界谁没想过逃离。生命里充斥解决不完又要不了人命的问题。

想是一种念头,一种需要存在的念头,让脑细胞有消磨的活即使只是飘过。

可是会飞的东西不一定有翅膀。例如飞碟、太空人、热气球。

那两个把幼猫取走的义工女孩来风水店找我,说橘猫遇车祸过世了。它追着她们的电单车追了整条街然后被疾驶而过的轿车碾过。

尸体已经处理,我们只是来通知你一下。两个女孩说毕离开。

我拎着橘猫没吃完的猫饲料到店。师刚完成一单,正在消毒工具。有一个女生刺了一坨屎在她大肠的皮肤上,相信如此可以帮助排便减肥。师告诉我,一坨五彩缤纷的屎。

你有吗我问。他摇摇头。

会想刺什么。我再问。

我刚学时,听人说过一种很酷的。有一种文身叫鸽血文身。把血、白酒及朱砂混合作为颜料,文身完颜色很淡近乎无所见,只会在喝酒、生气或情绪激动时才浮现。而且传说一定要用白色羽毛红色眼睛的,如此血液才纯净。

我那时有动过鸽血的念头,却被师傅阻止了。他说二十多年前这种很受欢迎。但动物血液含不少细菌,有很多人因此中毒,皮肤溃烂,甚至造成永久伤害。

太多东西如同鸽血文身,得到时兴高采烈,溃烂灭亡只是开端。他牵牵嘴角。

你若会想刺什么呢。他问。

一只橘猫吧。或者一只。我把猫饲料放在沙发上。

下次你想的话帮你刺。他说。一只长着翅膀的橘猫。

我怕痛,我耸耸肩。

他拉下铁门,关掉霓虹招牌。蓝色翅膀在黑暗中熄灭,我们没有在黑暗里道别。

我向黄大师请了几天假,到外婆居住的小镇庆祝她80大寿。她与几个朋友一起住在外公留下的3层楼旧宅,每天一起搓麻将、打太极等,生活非常写意。我和外婆并没有太多话聊,仅是正常的亲属关系。

离开小镇的早上,我收拾好行李拎着背包去向外婆道别。外婆递给我一张母亲的照片,告诉我母亲上个月在精神病院过世了。

我把照片放入皮夹。

你四十几岁了吧。结婚了吗。外婆又问。外婆不需要我回答,只是一直提问,把她前几日没有提出的问题没有说的话一次说完。

你记得你小时候充满各种奇怪想法,常跟你母亲一起疯。一起爬树砸鸟蛋,捉了蝌蚪养在浴缸里想要养出青蛙,浪费很多颜料在墙上作画,把窗帘剪下来给洋娃娃缝衣服,和你母亲扮演乞丐去街上乞讨。还有好多好多。外婆边说边笑。

你外公气得要命,觉得很丢脸,于是把你和你妈妈关在3楼的房间里不让你们出去。你母亲把所有衣服剪成许多长条,绑成一条长绳子说是长发公主要你爬下去逃走,然后你俩继续冒险。你爬着没有捉稳,从3楼直直摔了下去,摔破了头,在医院昏迷了一周。

醒来你就忘记所有事情,也忘了你的母亲。成为一个正常的小孩了。

幸好你现在正常了。外婆微笑。听我们的话好好念书嫁人。

外婆生日快乐,再见。我说。

我在巴士上从皮夹拿出外婆递给我的母亲照片,只有母亲穿着旗袍的身躯,脸孔已被剪去。我把照片放回皮夹里。

黄大师与新店长去旅行还没回返,我提早下班到面档买面。老板娘边煮面边说你知道那个杂货店旁店的师吗,他的尸体前天在天桥下被发现,没有人知道死因。打小人的阿婆们觉得晦气,现在寻找另一个天桥继续打小人。一个顾客说我听说政府很关心她们的动向呢,她们算是一个旅游景点很多人特地来找她们打小人。另一个顾客说店那处风水不好,3年来已经换了5家店铺了。

馄饨面小不要辣。我对老板娘说。

我拎着面来到已成为情趣用品店的店原址。霓虹招牌已换成一对巨乳,乳头在黑暗里闪闪发光。我来到老板娘口中发现师尸体的天桥下方,打开一瓶啤酒倒光;再开一瓶再倒光,倒了6罐。

地狱会有啤酒吗。你来梦里告诉我。我对空气说。不过我很少做梦的。

我返家。站在天台上的笼前。笼里已经空荡荡一颗鸟饲料一根羽毛也无,没有任何曾在此生活过的痕迹。我每天下班后都直接前往店已经好久没喂大约早已离开往其他地方觅食。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地点人物是无所取代的,总有另一处有食物在等着它们。

我把前任租客留下来的卡带放回铁盒里,把铁盒推回床底。关了灯。

没有咕咕声的夜晚原来那么安静。

我做了好多梦。

旧宅3楼我与母亲憋着笑边把所有衣服剪成许多长条,绑成一条长绳子让我从3楼爬下,外公最疼的表弟从隔壁阳台用弹弓把石头打在我身上,我痛得松开手直直坠落。外公在病房里用鞭子狠狠抽打母亲,我昏迷中能清晰听见母亲的哭喊,说我错了我错了我不正常。表弟在笑,许多人在笑,所有人都在笑。表弟潜入外公书房,从所有照片里剪掉母亲的脸孔。外婆把照片一张一张放回相簿里摆回架上。母亲消失了。我醒来时说我忘了母亲。母亲从生命里消失,从家庭里消失。

梦境跳跃又接续。精神病院里满头白发的母亲往下跳,尸体在坠地之前化为飞向远方。橘猫扑向窗口咬下我挂在窗前的咸鱼,幼猫们在笼里等它猎食。到处都有在飞,白色羽毛,血红色眼睛,它们边飞边流泪。师拿着啤酒向我晃了晃,说了再见,拉下铁门,关掉霓虹招牌。蓝色翅膀在黑暗中熄灭,我们在黑暗里道别。我仿佛听到的咕咕声,我醒来。枕头上有眼泪。

我把枕头翻面继续沉睡。如此又是一夜。

每一日都在重复。如果不是换了衣服,大概会觉得每日都在过着同一日。若欲重复约莫也可以每日穿同一袭衣服。只是久了就发酸腐臭。我已经穿着同一件衣服一辈子,我觉得自己发酸腐臭,可是没有人发现也没有人在意。我不断觉得自己发臭可是没有人在意。我的生命被安排如同坟地里的尸体,被葬在指定之处。死人无发言权。

小说
薇达
刺青
算命
鸽子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