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题焦点
7:00am 07/07/2022
【粮食安全/02】供资源提高效益 hold住粮食生产
报道.摄影:本刊 白慧琪

”既然是宏观的议题,末端消费者感叹百物涨价的当儿,前端的生产者遭遇什么困难,为什么hold不住了?“鸡荒”源于饲料高涨和顶价设限,生产者鸡农蜡烛两头烧。那其他者还面对什么情况?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报道.摄影:本刊 白慧琪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6月下旬来到居銮现代化农业计划农场(Projek Pertanian Moden),大雨倾盆而下。在那儿租地耕种的菜农彭敬咏与拍档王家骅,请了人来修理拖拉机,对方把零件载走了。“我们多数时间是忙着修机器。”彭敬咏说,农夫的主要工作是修理机器、翻土、整地,才能播种。他们购买的是多用途拖拉机,后尾拖着犁,开到田里自动化翻土,一亩地3小时就犁好。

王家骅展示手机影片,自己研发了下肥机。父亲用挖土机把鸡粪肥料放入下肥机,装在拖拉机后,在田畦间向前行时下肥机自动下肥,省时省力。他有机械工程背景,改装机械还算在行,研发过程主要在调节下肥的量。

王家骅研发的下肥机,安装在拖拉机后行驶下肥,节省人力。

“下肥机早就做(研发)了,因为最近人力不足所以‘重出江湖’。”王家骅说,“也是为了将来,总不能全靠人力,让现在年轻人知道也可以靠机械做农。”他感慨外国的农业发展,十六七岁的少年就会开拖拉机了。外国政府推广农业到位,农地整好、接好水源,农民租了就用;在马来西亚,什么事都得靠自己。

彭敬咏和王家骅是少数购买拖拉机,机械化耕种的农夫。他们左邻右舍的农地,多半都是外包犁地、整地。整地的素质无法掌握,还得看天气,配合承包商时间,拖慢了自己耕作的时间规划。

彭敬咏(左起)与王家骅是当地少数使用机械耕种的农夫。

人手短缺、津贴不到位,务农困难重重

坐上彭敬咏的皮卡车参观整片现代化农业农场,农地转租给不同农夫,有像他专门种植棚菜如茄子、黄瓜、长豆和羊角豆(例外无需搭棚),有整齐的黄梨园。很多收成后还未整地翻种的,因为原料成本太贵,宁可不种。还有,听说曾经要养牛却荒废长树了的。

彭敬咏的农友陈伟强也在,他种植不同品种的羊角豆都长得漂亮,还能继续采收。沿路边走边谈,这片长豆收成了还没打理,那片棚子下长满野草也是还没整地。不只陈伟强,还有很多农友都面临同样的问题,人力缺乏没人整地,就无法耕种。后续的收成、市场供应、菜价等等连锁影响,可想而知。

“外劳(移工)都跑去割油籽了。”陈伟强大叹,据他所知,油棕果价大涨时,工人一个早上可以收割3到5吨油棕果。若每吨工钱80令吉,一个早上收割400令吉,两人一组对分就200令吉,比在菜园好赚多了。再加上前阵子行动管制令结束,大批园丘工人回国,菜园的工人就流失去了园丘。

陈伟强细算,一片地从犁地、整地、买种子播种、买进口化学肥料施肥,都需花钱。其中,化肥从2019年开始已经涨了五六波,还有农药商家囤货,坐地起价。高涨的成本,扣除蔬菜采收后卖给中间商抽成不少,再扣除工人薪水,菜农的赚幅越来越小。之前大马一家顶价计划(SHMKM)将辣椒、黄瓜、长豆都设顶价,到头来是生产商菜农在亏钱,宁可不种。菜农要如何付得起有竞争力的薪水留人?

陈伟强感慨,油棕价好,工人都跑去割油籽。
2020年数据显示,我国大部分粮食自给率高达90%,最被诟病的稻米,自给率也有63%。(截图自大马统计局)

谈到人力,陈伟强继续大吐苦水,农民难以申请到移工准证,多半透过中介申请。农民和工人商好手续费对半,雇主农民先代垫。结果工人常常半途跑路,之前付的手续费都白给了。人力短缺,只好请非法移工,常常也是先借钱应急,雇主又会先垫一笔。

蔬菜与其他农产品不同,保鲜期短,也没什么食品加工。同类型的蔬菜如果太多,价钱就被压低,生产商容易亏损。数量太多也容易滞销,蔬菜难能保鲜储藏,最后都成了废菜,最后送往土埋场。彭敬咏说,要把废菜堆肥,农夫自己是做不来的,既没有人力,更没有资金与技术。

一个上午,彭敬咏、王家骅、陈伟强讲了菜农普遍面对的问题:人力短缺、成本高涨、机械自动化不普及。在农业部管辖的现代化农业计划农场里耕种,每当大人物巡视前,官员就来事先检查,看见没有耕作的土地就扬言要收回。

彭敬咏和陈伟强感叹,当局应该做的不是给予到位的津贴,帮助小农提升效益,提升产量吗?

“参天”的羊角豆株,花谢后即长出一根羊角豆。
羊角豆常受虫病影响。


全民都该关注本地

这些菜农遭遇的情况,放在“”架构中,正凸显很多短期和长期问题。原料成本上涨、人力短缺或许是一时的,但有关当局和其他涉及的政府部门如何长远规划,避免短期问题周而复始。

国库控股研究院(Khazanah Research Institute)副研究总监莎丽娜(Dr. Sarena Che Omar)说,粮食领域涵盖蔬菜、水果、稻米等不同农业,还有禽畜养殖业、渔业等,所面对的问题各异,难能一概而论。但对于粮食、农业领域,她认为不仅是高高在上的官员、部长,你我所有人民,也得施压代议士关注和监督。

以农业研究和发展为例,在全球指数的细项分析中,我国仅获得45分,低于全球平均60.9分。在自然资源与恢复力中,我国的河川保护、土地和政治承诺等都低于平均。这些都反映了我国公私领域对农业的投资、发展不足。

马来西亚在全球粮食安全指数排行第39名,但在自然资源与恢复力表现不理想。(截图自《经济学人》全球粮食安全指数)

增产同时也要确保

那么,我们该怎么转变?像泰国一样稻米自给自足,不再依赖进口,就是更好的表现吗?

莎丽娜再次强调,不是只谈生产或进口粮食。2021年全球指数,马来西亚排名第39名,其实比排在第51的泰国还要好,排在第15的新加坡也是粮食进口国啊。“我们应该摒弃直观的想法,不是进口粮食就表示有问题。”相反的,马来西亚其实是消费能力提升,进口了更多鳄梨、草莓、蓝莓、生蚝、三文鱼等过往不常吃到的食物。

另一方面,莎丽娜指出,我国的粮食自给率(food self-sufficiency rate, SSR)表现也不差。根据农业部2020年的报告,我国许多蔬菜水果多达到自给自足,大部分粮食自给率都超过90%,常被诟病依赖进口的稻米也有63%。

2020年数据显示,我国大部分粮食自给率高达90%,最被诟病的稻米,自给率也有63%。(截图自大马统计局)

虽然我国的粮食自给率表现不错,但还是得持续生产,因为我们的人口也在增长。她提醒,做到全面,重点也不是“生产更多”,而是人民摄取的营养均衡,卫生、健康。“如果我们所有粮食都自给自足,但全都使用大量农药,也不是好事。”

近日全因肥料、饲料上涨,那我们就来自行生产肥料、饲料吧?莎丽娜不认同,如果缺什么做什么,很容易变成Jack of all trades,杂而不精。

耕地太少,多数用来种植油棕了,那都改来种稻种菜?莎丽娜也不认同,油棕可以提炼成食油,也算是粮食作物,而且棕油出口带给国家很多经济收益,论整体经济情况,那也是不理智的。

“问题在于质,而非量。”莎丽娜强调,是整体宏观的,如果我国现有粮食农地提高效益,增加产量和产值,又确保,对农民来说也是盈利。

人力短缺,成本高涨,许多田地来不及翻种。

尊重务农者,粮食获得并不是理所当然

“我们生长的年代,农业是被唾弃的行业,人人都想成为医生、银行家、律师,务农是低等的。”莎丽娜感慨,“到了现在(面对粮食问题),我们才意识到农业多么重要。”马来西亚经济从农业导向转换到制造业,再到服务业。“人们没有意识到,就算你是银行家,早餐也是要吃椰浆饭的啊。”

莎丽娜认为,过往学校从没安排农地田野调查的课外活动,没有农艺学会。“我们的社会从不教导粮食如何重要,所以我们很容易将粮食、食物视为理所当然。”以当前的情况,人们其实是受到的打击,才开始关注到粮食背后的生产,以及农业何等重要。

当经济过渡到服务业导向,消费者更有能力追求更好、永续种植、减少碳足迹或有机的食物。莎丽娜提醒,农业也应受到关注,跟着演进。

延伸阅读:

【粮食安全/01】吃不起!粮食安全哪里不安全了?

相关稿件:

【障友出行难/01OKU出行障碍处处,谁让他们无路可走?

【行业薪资/02】薪资讨论不是禁忌 开诚布公知己知彼

焦点
粮食危机
粮食安全
粮食生产
粮食价格暴涨
土地永续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6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