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

|

专题

|

焦点

|
发布: 7:00am 16/11/2023

焦点

环保

海马保育

林志威

海马

大马拯救海马协会

孟然邦浅滩

【海马保育/01】是谁逼得海马活不下去?

报道:本刊 白慧琪 摄影:本报 陆家明
潮水退去,孟然邦浅滩的海草拦腰折躺在水面,你有发现住在海草床的海马吗?

!”

走在海草床上,每走一步身体都随烂泥下沉一截。谁要是发现了海马立即大声呼唤,就像发现宝藏,四散的伙伴就算“举步艰难”也要赶来一睹风采。在大马拯救海马协会(Save Our Seahorses Malaysia,SOS)专业研究员带领下,一行不同背景的人在柔佛与新加坡海域边界的(Merambong shoals)弯腰低头寻找海马。

ADVERTISEMENT

主席(Adam Lim)说,套现在的话叫做“公民科学”(Citizen science),在科学家带领下,民众不只是学习,而是亲身参与成为保育工作的一分子。

报道:本刊 白慧琪
摄影:本报 陆家明

刚过去的10月28日,农历十五满月大潮,相对也是潮水降得最低的日子。下午4时30分,带领志愿者、民众乘两艘小船从本达斯河码头(Jeti Pendas)出发,穿过马新第二通道桥下,抵达孟然邦浅滩。这里也是埔来河(Sungai Pulai)河口,有大片海草床,是海马和许多海洋生物的栖息地。踏上浅滩,双脚随即陷入黑压压的烂泥里,得微微抖动才能从泥泞与海草交缠中抽出。

放眼四周,后方是填海造陆而成的森林城市(Forest City),不远处是无人小岛孟然邦岛(Pulau Merambong;Merambung意为草海桐,一种沿海植物),对岸是新加坡大士(Tuas)工业区。孟然邦浅滩平时水深5公尺,只有大退潮时才浅及小腿,不用浮潜或潜水就能寻找和观察海马。因此,大马拯救海马协会近20年来频密在此考察,是东南亚区域普查海马(seahorse population trend monitoring)时间最久的地点。

此次大约两小时的探险旅程中,大伙弯腰低头一起体验大海捞针。绝非夸张,海草床长1.8公里,潮水退去海草拦腰折躺在滩上纠缠在一块,一脚踩下黑泥沙,水就浑浊了。海马只有成人手掌般长,通常躲在水流稳定处,用尾巴勾在海草根部。再加上海马能在4分钟内变色,伪装隐匿起来,若不细心观察,实在不易察觉。所幸,此次旅程,科研人员和一名志愿者都有斩获,共发现了3只海马、2只海马的表亲海龙(Pipefish)。

此次海马普查共发现了3只新海马,皆属于库达海马(H. kuda)。

大马拯救海马协会每个月都会到此普查海马。他们用可视植入式生物荧光试剂(Visible implant elastomer,VIE)标记在海马表皮,不同颜色来代表年份,再以海马躯干节数来编码。因此,每一次到来发现海马,研究员先用紫外线电筒照射检查海马身上有无标记。若是初次见面,遂用事先备好的荧光试剂标记,并记录身形大小和健康状况;若是重遇同一只海马,则不再标记,只需测量身形大小变化和健康状况。

在码头事先调配好可视植入式生物荧光试剂,灌入针筒,橙色代表2023年;把荧光剂注射在海马躯干不同节数上,用以编码。

主席林志威透露,从埔来河河口到孟然邦浅滩的咸水地带都有海马踪迹。这里的海马品种主要为库达海马(Hippocampus kuda),身体呈黑至黄色,身上有些斑点。库达海马常见于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尼海域,因此以马来文的马“kuda”命名,目前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IUCN Red List)中被列为“易危物种”(Vulnerable species,VU)。

海马的表亲——海龙。

不似大型动物以只数计算,而是透过普查观察整体数量的变化。这只能依靠人的肉眼,大海捞针般发现和追踪。这也是大马拯救海马协会在这片浅滩透过“公民科学”推广和执行海马保育的其中一个原因。

不管是“新知”或“旧识”,都要测量和记录海马的长度。

科研人员与民众合作搜查海马,再交由他们标记记录,待日后分析数据;参与的民众则在过程中学习到海马的知识,透过亲身发现、接触海马加深记忆。不只海马,同一片浅滩还住着濑尿虾、鲎、海星、各种海葵、海参等海洋生物。民众能亲身感受这些海洋生物栖息地周遭环境,了解它们面临的挑战。

海马实行一夫一妻制,如何找到配偶?

其实,这也是大马拯救海马协会成立的缘故。2005年,已故创办人朱及光(Choo Chee Kuang)是马来西亚登嘉楼大学的讲师,当时他就在埔来河与孟然邦浅滩一带考察海马。仅凭一己之力实在做不来,他只好找朋友帮忙,朋友又再呼朋唤友。既然那么多民众对海马保育深感兴趣,倒不如开放参与,同时推广海马保育。

林志威说是海马选择了他,让他走上海马研究之路。

现任主席林志威原是朱及光的学生,最初跟团两次都没能亲眼发现海马,不甘心只好再来一次,终于在第三次凭自己眼力发现不止一只,而是一对正在求偶、交配的海马。

与很多生物学家一样,林志威说是海马选择了他,让他走上海马研究之路。看到一对夫妻海马后,他下个疑问是,一夫一妻制的海马怎么在海里找到伴侣?结果这成为他的博士论文题目,研究出每只海马原来是会发出独特的声音与同类交流。

民众乘坐小船抵达海草床。

大伙一起体验“大海捞针”,在1.8公里长的海草床中寻找只有手掌般长的海马。

2013年朱及光不幸罹癌逝世,把海马研究的棒子交给林志威。然而2015年开始,孟然邦海草床附近展开大型填海造城工程。恰好槟城有考察计划,大马拯救海马协会决定暂停柔佛考察活动,移师槟城,也趁机好好整理10年来在柔佛所搜集到的资料和数据。

海马数量、身形上升又下降,是人类活动还是自然变化所致?

一直到2022年,经历冠病疫情和两年多的行动管制,大马拯救海马协会接获许多家长询问与要求复办孟然邦浅滩海马保育活动。当中有不少人曾是参与者,后来成为父母想带孩子来学习。

参与民众先在本达斯河码头集合,聆听林志威(左一)讲解海马基本知识。

与此同时,他们检视了2007年至2015年的数据,发现海马的数量和身形有上升趋势,但又降了下来。林志威说,这个起伏与区域人文活动、自然变化都有关系,有特定的模式。不过柔新两岸的沿海发展、全球暖化导致海水温度变化、烟霾影响水质等同时发生,生物学家只能假设某些情况和时机会带来某些影响。

大马拯救海马协会欢迎小朋友参与活动,自小就建立保育海马和海洋生态的意识。

再加上2015年至2022年这段空窗期,他们决定重新回到孟然邦浅滩,再次展开海马普查,透过更多资料搜集与研究,找出海马与周边人文与自然生态环境的关系。

*注:大马拯救海马协会2023年的海马普查活动已经完结,未来活动预告请留意协会官方脸书Save Our Seahorses Malaysia

在科学家带领下,民众不只是学习,而是亲身参与成为保育工作的一分子,体现了“公民科学”。
延伸阅读:
【海马保育/02】全球共47品种,我国占12种 别让海马从大马消失
相关稿件:
谁听到海马的呐喊?用文化唤醒装睡的人
【碳减赛黄金/01】大马遍地黄金 太阳能,能!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