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

|

专题

|

焦点

|
发布: 7:00am 16/11/2023

焦点

环保

海马保育

林志威

海马

大马拯救海马协会

孟然邦浅滩

【海马保育/02】全球共47品种,我国占25% 活得比马来虎惨

报道:本刊 白慧琪 摄影:本报 陆家明

全球共有47种品种的,整个欧洲有2种,美国只有5种。然而,单在马来西亚就有12种,称得上是全球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热点地区。虽然马来西亚有丰富的海马生态,但你见过海马吗?还是你服用过中药海马?

ADVERTISEMENT

小小一只海马到底与人类和环境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保育海马刻不容缓?

报道:本刊 白慧琪
摄影:本报 陆家明

一般人可能是在水族馆见过海马,以为它们必须生活在非常清澈的水中。非也!大马拯救海马协会(Save Our Seahorses Malaysia,SOS)主席透露,从红树林、珊瑚礁、海藻床、海草床,不管是泥地、沙地或稍微深一点的水域都能发现海马。协会以海马为吉祥物,正是因为海马的栖息地概括各种海洋环境,借此推广海洋保育。

2014年至2015年间,因柔佛埔来河河口与(Merambong shoals)一带开始大规模填土造城工程,恰好槟城又有考察计划,暂停柔佛的活动,移师槟城。

海马普查活动出发前,用于说明的海马标本。

“我们沿着槟岛考察,发现了环岛沿海都有海马的踪迹,这是很多人意想不到的。”林志威说,人们都认为槟岛周围海域受到污染,海水又黑又浊,所以设想不会有海马。“研究结果完全相反,我们发现那里的海马数量还不错,而且有不同的品种。”

全球约有47种品种的海马,单在马来西亚就有12种,需要我们好好保育。

根据林志威与其他研究者于2021年在《婆罗洲海洋科学与水产养殖期刊》发表的〈综述马来西亚海马物种分布、捕捞趋势与保育〉,马来西亚近岸水域发现的12种海马中,有8种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IUCN Red List)中被列为“易危物种”(Vulnerable species,VU),有3种为“数据缺乏”(Data Deficient,DD),只有一种属于“无危”(Least concern,LC)。

海马因有中药用途而被大量捕捉和贩售。

看起来,海马的生存还不如马来虎、红毛猩猩等“极危”(Critically Endangered)物种来得严峻,但林志威提醒,正因如此更应从现在就开始及早保育海马。

交配后,雄性海马负责怀孕生产

海马其实是鱼类,用鳃呼吸,寿命一般长达5年。海马是唯一一种由雄性怀孕生产的动物,交配时雌海马产卵在雄海马腹部的育儿袋里,由雄海马孵卵14到21天。成熟后,雄海马将小海马从育儿袋里喷出,一次能生产上百至上千只小海马。生育数量虽多,但小海马的生存率非常低,不及1%,因此雄海马有时生产完后当天又再受卵怀孕。

大马拯救海马协会带领民众在柔佛孟然邦浅滩普查海马,其实海马的栖息地概括各种海洋环境。

别看小小一只海马,它其实是食物链中的顶级掠食者。林志威形容,海马就像大海中的鲨鱼或草原上的狮子,在珊瑚礁、海草床等海底地形,海马位处食物链顶端。“目前没有发现任何物种专吃海马维生,多数是被比较大的动物不小心吃掉。”

身为顶级掠食者,海马的角色在于控制海底的生态平衡。它凭借像吸管的嘴巴猎食小虾、浮游生物等比较弱小的生物。如果海马消失,小虾这些二级生物就会增生,大量啃食海草或其他更小的生物,生态就会失去平衡。

人们爱吃的“Siput gonggong”螺就是靠渔民在海草床浅滩上采拾的。

别以为这与人类无关,人们爱吃的“Siput gonggong”螺其实就住在海草床。随大马拯救海马协会到孟然邦浅滩搜寻海马时,就见渔民拖着塑料桶捡拾螺。海草床其实也是一些渔民的生计来源,若海马消失连带影响到海草床生态,渔民和人类也会受到影响。

呼吁保护海马栖息地

海马虽然是海底的顶级掠食者,但其实并不擅长游泳,喜欢待在水流不强的地方,用尾巴挂在其他物件上。因为泳技不佳,海马的活动范围很小,雄海马不超过10平方公尺,雌海马约100平方公尺。

没有海马的世界,海草床可能被其他生物大量啃食,依赖海草庇护的其他生物可能因此曝露在危险中……

林志威说,海马其实也会搬家,它们从海底浮上海面,挂在任何东西(包括垃圾)随波逐流到另一个地点,再沉入海底定居展开新生活。

在马来西亚乃至整个东南亚地区,海马面对最大的困难就是70%至80%捕鱼方法是底层拖网(bottom trawl)。科研上称这种方法为“歼灭性捕捞”(annihilation fishing),因为不只捕捞鱼类或其他海洋生物,渔网所经之处上沿途的海底环境都遭破坏。即便海马有幸逃出渔网存活下来,它的家园也已面目全非。

鲎(Horseshoe crab)。
刺参(Thorny sea cucumber)。

再来,沿海发展如住宅、码头、工厂发展等造成的地表径流流入海里,也会导致环境变化,影响海马栖息地。

对此,林志威特别感谢柔佛埔来河河口沿岸甘榜本达斯(Kampung Pendas)的村民采用传统的人工捕鱼法采拾渔获。“村民们与保育组织长期接触,有一定保育意识,都不会捕捉海马。”他们也成为协会的眼线,帮忙留意是否有不明人士前去捕捉海马。

海星。
一种海葵(Peacock anemone)。

不过,其实捕捉海马并不犯法。林志威无奈表示,马来半岛尚未立法禁止捕捉或贩卖海马,海马栖息地也没被政府列为保护区,因此偶尔还是有商家捕捉海马再转卖给水族馆。他透露,目前只有砂拉越州立法禁止拥有海马。透过立法保护海马是协会的长远目标,因此他们积极与各个州政府协谈。

过去冠病疫情期间政府实施行动管制,大马拯救海马协会也不能出海。他们因此趁机改用社会科学(social science)的研究方式,走入群众,从文化角度研究社会对海马的认知,再用于保育计划中。

濑尿虾(Mantis shrimp)。

“通常科研人员到处宣导海马很重要,告诉大家要保育海马,但我们从来不知道另一面的故事。”林志威说,当时研究员访问了中医师和中药行,从中医角度理解海马对人体有什么好处,有没有替代方案。他们也访问渔夫、本地水族馆以及各种与海马有关系的人士,得到各式各样的答案。

科研人员掌握科学知识,又收集了中医医学知识和公众的看法,林志威认为协会此时的角色在于综合各方看法,一起与相关利益者及政府合作,更进一步制定计划。

海龙也是有雄性孵卵,不过它没有育儿袋,受精卵只是依附在腹部。

●参与海马保育,你还可以这么做:

国际海马保育组织Project Seahorse发起“iSeahorse”计划,任何人不管是潜水、浮潜或在沙滩散步,只要发现海马就可以拍照或录影,上传到计划官网(https://projectseahorse.org/iseahorse/)。这也是一种“公民科学”。民众上传的海马影像将有助于科研人员监测不同海域概况。

孟然邦浅滩退潮时海草床露出海面,吸引海鸟前来觅食。
延伸阅读:
【海马保育/01】是谁逼得海马活不下去?
相关稿件:
【Tanah Air水土治理/02】填海造地 直通生态灾害的捷径
【濒危动物/01】物种灭绝 最残忍的告别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