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05 09:00:00  2190616
吴娟瑜/被拒絕的兒子
家庭生活

“问他什么都不回答。”

演讲会后,一位壮硕的爸爸把儿子叫过来。

儿子约15岁,念初中三了,却低声不语。

“吴老师、你看,他就是这样,请帮我们父子沟通。”

当我们3个人坐下来时,爸爸强势无敌明显地主控全场,我请他去拿个杯水,好让儿子有个透气的机会。

青春期的男生欲言又止,我说:“没问题,我会听你说。”

缓缓地,低着头的大男生终于挤出一句话:“我爸爸很──凶!”

拿了杯水递给我的大个男人,笑瞇瞇地回来了,一脸慈眉善目,怎么会是凶神恶煞呢?

爸爸重新坐定位置,我把自己的椅子挪靠他的儿子,准备做他的后盾。

“儿子就是不认真念书,做什么事都虎头蛇尾,问他人生有什么目标,他也不回答……”

当爸爸的数落越多,儿子的头就越垂越低。

眼看爸爸主导控诉大会,我建议他暂停。

“现在的感受是什么?”我问了这位儿子。

初中生很少被关心到个人感受,怔了一下。他的爸爸也讶异我的沟通模式,他以为我会加入他的行列,一起劝告儿子要认真求学,要有问必答。此刻哪还需要提到“感受”?

爸爸担心什么?

晚婚的爸爸,将近50岁才有这个独生子,他和老婆的教养方式不同,老婆认为循循善诱、爱的教育,才能启发儿子自信自立的人生观。身为爸爸的他却独断独行,他认定社会竞争剧烈,身为男孩从小必须在铁的纪律下磨练,才能出人头地。

初中生在我问过“感受”后,他回答:“很……紧……张”,接着,我请问爸爸:“你的担心是什么?”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爸爸问得好,这一向是父子关系纠结的所在。大人认为是孩子有问题,却没想到问题的源头来自自己。

“请说出3项成长过程中的担心。”

我不放弃引导的方向,这位爸爸若要和儿子有更好的关系,希望儿子充满自信、勇往直前,那么,从自身潜意识里的恐惧去探讨是非常的重要。

在勉强之下,爸爸进入自我探讨,缓缓地说出了3项内心恐惧。

他说着:“小时候,我老爸有根戒尺,只要一拿出来,我们兄弟姐妹都吓得发抖;第二个是,我老爸常爱比较,排行中间的我,比不上姐姐会念书,也比不上妹妹会撒娇,我和弟弟常被老爸嫌东嫌西。还有……”

爸爸顺顺地述说,儿子抬起头睁睁地望着,可能这些家族事,父子从未谈过,儿子也没想过爸爸是有青春心事的。

儿子需要自我接纳

“还有……”陷入回忆的爸爸讲出了第三个恐惧,“老爸常在家人面前说我──你将来一定不成才。这是为什么我晚婚,我拼出了兄弟姐妹间最好的成绩,我要证明我是成才的人。”

“你有发现自己把这些原生家庭带来的恐惧,不知不觉转嫁给儿子了吗?”

“嗯……”这位爸爸深思一会,抬起头,望着儿子说:“爸爸很急,讲话很冲,会让你有压力吗?”

儿子点点头,这次速度比前面快很多,他接着讲出了心中压抑已久的话:“爸爸,我没有不做,我只是比较慢。”

这样的时刻里,父子是沉默,我却是开心的,我已经看出爸爸愿意支持儿子做自己的曙光。成长的路途虽长远,但是只要愿意携手并进,一切都来得及的。

许多沉默不语的男孩,并不是没话说,而是长久受到爸爸的语言霸凌、精神霸凌,甚至有的是肢体霸凌,他们和自己的内在形成了失联的状态,又如何和旁人沟通、表达感受?

回头是岸的大人,一定可以看到开始和自己拉近距离的孩子,愿意开口了!

作者 : 吴娟瑜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0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