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11 18:05:12  2215382
老厝改造:为不新的新村带来新动力
教育专题


老厝不设高围墙,与周围环境更亲近。
老厝不设高围墙,与周围环境更亲近。


华人新村有很多屋龄超过60年的老房子,在21世纪的今天已经无法满足许多现代家庭的生活需求。可是在建筑师眼中,新村老房子还是有可取之处,未必要摧毁才能重生。

在雪兰莪仁嘉隆新村,有个名叫“老厝”的老房子,前阵子正经历改造,完成后即将成为民宿。虽然只是一间民宿,但背后牵引着更宏观的社区营造,希望为已经不新的新村带来新的动力。


洪顺明(中)将老屋租下打造成民宿,由林荻皓(右)设计改造;郑兆洺(左)负责施工。
洪顺明(中)将老屋租下打造成民宿,由林荻皓(右)设计改造;郑兆洺(左)负责施工。


上午11时,照理说是烈日当空的时分,可是仁嘉隆新村一个名叫“老厝”的老房子,在这时候即使没开风扇也不觉闷热,跟外头的烈日炎炎宛如两个不同的世界。

“老厝”约有五六十年屋龄,一年前还只是个荒废的破房子,连电线都被偷走。去年底经过连月改造之后,老厝的外观虽然还是老屋的样子,但里头的构造已经改变,变得更符合现代人对宜居的定义。


老厝改造工程的其中一个重点是增设窗口,除了能改善室内通风与采光之外,也打开室内与室外的连结。
老厝改造工程的其中一个重点是增设窗口,除了能改善室内通风与采光之外,也打开室内与室外的连结。


在设计仁嘉隆老厝之前,林荻皓曾经参与其他新村的老屋改造项目,例如十八丁过港角头间46号社区图书馆和蕉赖长颈鹿故事馆。
在设计仁嘉隆老厝之前,林荻皓曾经参与其他新村的老屋改造项目,例如十八丁过港角头间46号社区图书馆和蕉赖长颈鹿故事馆。



林荻皓:老厝有建筑精髓

Haus Studio创办人林荻皓是老厝的设计师。他说,新村老房子一般给人的印象既拥挤又闷热,因此他将一些墙壁和低矮的天花板拆掉,一方面使空间变得宽敞,另一方面也改善老厝的通风和采光。除此之外,他也新增一些元素,例如在天井造景,打造成三合院庭院的模样。

当然,新村老房子并非一无是处,他的设计便保留了一些美观和实用的元素,例如让客厅天花板维持木质横梁外露的原始样子,还有保留那些充满岁月痕迹的木门与门闩。

他指出,传统的新村屋子包括仁嘉隆这间老厝,其实包含不少建筑学的精髓和心思,只可惜来到21世纪的今天,人们的生活型态大有改变,老房子的原始设计才无法满足现代人的需求。作为建筑师,他认为老房子不一定要夷为平地才能重生,其实只要经过专业改造依然可以是宜居的空间。

去年底,老厝特别对外开放了两天,让有兴趣的人来当义工一起参与老房子的改造。当时来参加的义工绝大多数都是外地人,当中有学生也有设计师,他们投入油漆粉刷、园艺造景这些比较简单的工作,实际体验老房子的蜕变过程。

早年曾被称为毒村

要了解一个老房子还有老房子的周围环境,最土法炼钢的方法就是住进去。林荻皓当初在规划老厝的改造方案时,就曾经在里头过夜,“这样我才知道这里晚上原来会有蝙蝠进来、早上六点多门口会有罗里经过……,我才知道设计应该往哪个方向。”

老厝所处的仁嘉隆新村,早年曾经因为毒品泛滥问题而被称为毒村,近年在当地社团还有村民努力之下,渐渐蜕变成“幸福村”。改造之后的老厝将会成为民宿,以及作为社区总体营造的一部分。

老厝的改造计划,林荻皓主要负责建筑设计,另外还有两大推手——老厝创办人洪顺明和建案执行人郑兆洺。


洪顺明5年前回流仁嘉隆新村,一心想为社区做点事,如今打造出老厝这民宿,还有提出“新村.新体验”社区营造概念。
洪顺明5年前回流仁嘉隆新村,一心想为社区做点事,如今打造出老厝这民宿,还有提出“新村.新体验”社区营造概念。


洪顺明:想为社区做事

洪顺明是仁嘉隆新村的村民,但过去常年在外居住,5年前才回到新村定居。想当年刚回流的时候,他笑说自己不甘寂寞,一心想要为这个社区做点什么,刚好时任佛光山新马总住持觉诚法师发起幸福村工委会,他从那时起就深入了解何谓社区营造。

根据他的观察,仁嘉隆新村一带原本已经有十多间民宿,但是说到由老房子改造的民宿,老厝可是第一间。凭借他过去十多年为度假村发展商工作的经验,他想要为家乡开发深度旅游这一块,打造“新村.新体验”(Kampong Xperience)。

将新村变宜居、可经商和旅游

很多人认识仁嘉隆新村,是因为佛光山东禅寺坐落于此的关系,每年农历新年都会有许多外地民众来这里参观灯会。而洪顺明的计划不只是着眼于此,他提出的“新村.新体验”有4个重点:福建美食、新村生活、文化旅游和生态旅游,希望游客来到仁嘉隆有更多丰富体验。

老厝只是洪顺明计划的起点,他心里已经筹划着要将更多老屋改造成民宿,以便成为仁嘉隆深度旅游和社区营造的助力。每当他跟当地人谈起他的计划,他坦言很多人都不看好,认为这计划难以实现。可他决心要做一个开创者,所以一股劲儿地找了学者和地方领袖,希望借助他们的专业知识及影响力,将已经不新的新村变成适合居住、经商和旅游的地方,“还有帮助年轻人回流。”


郑兆洺认为老房子有些元素应该保留,不过留太多又不行,应适当地加入一些新元素,才能调和出空间的美感。
郑兆洺认为老房子有些元素应该保留,不过留太多又不行,应适当地加入一些新元素,才能调和出空间的美感。


郑兆洺:老屋改造需新旧结合

老厝改造计划另一名重要人物郑兆洺,主要负责执行老屋的改造工程。仁嘉隆虽然不是他的家乡,可是这里目前的好几个游客打卡胜地,例如满园文创艺术馆和夜巴127,他都有份创办与设计,在仁嘉隆深耕多年。

说到老房子改造,他认为要诀在于点到即止,“也就是不能加,只能减。”他解释,老房子有些痕迹应该保留,但是太多又不行,避免看起来太沉重,所以应该适当地加入一些新元素,新旧结合才能调和出美感。

这一次老厝改造,无论是工人或建材都是来自仁嘉隆当地,而且老厝改造之后跟周遭环境也不会显得格格不入,这是林荻皓等人一直强调的“在地连结”。

林荻皓当初在设计老厝的时候曾经画了很多草图,之后跟洪顺明及郑兆洺一边讨论一边修改设计。这过程中他们3位一直问着同样一个问题:要如何让这工程更简单,简单到其他户人家也能自己想办法照着做?

新村老房子虽然有可取之处,可是不可能因此规定老房子再残破也必须保持原状。林荻皓说,这种情况之下,他们希望把老厝做好,好让老厝成为全国新村老房子的典范,证明老房子只要经过简单的改造,依然可以是宜居的空间。


去年12月,仁嘉隆老厝开放两天让义工一起来参与改造工程。
去年12月,仁嘉隆老厝开放两天让义工一起来参与改造工程。
义工做些简单木工、油漆粉刷、园艺造景之类的工作,体验老屋蜕变的魅力。
义工做些简单木工、油漆粉刷、园艺造景之类的工作,体验老屋蜕变的魅力。
义工做些简单木工、油漆粉刷、园艺造景等工作,体验老屋蜕变的魅力。
义工做些简单木工、油漆粉刷、园艺造景等工作,体验老屋蜕变的魅力。




老厝的天井改造后不但采光明亮,而且多了园艺造景。
老厝的天井改造后不但采光明亮,而且多了园艺造景。
洪顺明(中)向义工们讲解老房子构造的奥妙。
洪顺明(中)向义工们讲解老房子构造的奥妙。
洪顺明(左)将老厝租下来打造成民宿,由林荻皓(中)设计改造;郑兆洺(右)负责执行工程。
洪顺明(左)将老厝租下来打造成民宿,由林荻皓(中)设计改造;郑兆洺(右)负责执行工程。
老厝原有的木门和门闩获得保留。
老厝原有的木门和门闩获得保留。




林荻皓说,新村很多老房子的外墙都是木板层层重叠的雨淋板样式,但仁嘉隆新村很多老屋包括老厝的外墙木板却呈垂直式,这可说是这里的一个特色。
林荻皓说,新村很多老房子的外墙都是木板层层重叠的雨淋板样式,但仁嘉隆新村很多老屋包括老厝的外墙木板却呈垂直式,这可说是这里的一个特色。
林荻皓指出,老厝具有一般新村老屋少见的这种双层镂空设计。
林荻皓指出,老厝具有一般新村老屋少见的这种双层镂空设计。
老厝的楼梯口设有这种两截式的木门,只关下截的话可保持通风,却又能同时防止小孩随意攀爬。
老厝的楼梯口设有这种两截式的木门,只关下截的话可保持通风,却又能同时防止小孩随意攀爬。



作者 : 梁慧颖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