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26 07:00:00  2240719
【动物保育之三】呆萌马来熊,可爱媲美熊猫
焦点

野生动物目前面对的最大威胁是非法盗猎。在黑市市场,一只熊掌叫价1000令吉。去年西马野生动物保护局调查数据,西马只剩下300至500只黑熊,而东马的野生黑熊竟比红毛猩猩少。

●报道:本刊 张露华
●图:本报摄影组、资料室




●婆罗洲马来熊保育中心“熊爸爸”:黄修德

亲亲孩子熊,今天还安好否?

在本地动物保育界中,婆罗洲马来熊保育中心(Bornean Sun Bear Conservation Centre,简称BSBCC)创办人兼执行总监黄修德是赫赫有名,很多人都知道他是熊爸爸,但或许不知道,他的启蒙人也是黑猩猩之母珍.古德。

黄修德30年前听过珍.古德的演讲,她的名言“Only if we understand, will we care. Only if we care, will we help. Only if we help shall all be saved”(唯有了解,我们才会关心;唯有关心,我们才会去帮忙;唯有去帮忙,我们才能得救),深深打动了他,让他一步步朝着保育家迈进。

他认为,珍.古德的理念,是所有保育者或想做保育工作的人都要有的,首先要有知识,然后才有心去做,知道自己不是为金钱而做。

来自东马沙巴的黄修德,中学毕业后就到台湾念畜牧科系,之后当教授助理,机缘下成立了屏东大学野生动物保育中心,那是他第一个“孩子(保育)”。

“熊爸爸”黄修德博士。
“熊爸爸”黄修德博士。





“当时台湾的保育意识还很低,人们养很多野生动物,也有人大量出口野生动物,之后政府立法管制,野生动物被弃养,所以我们就设立野生动物保育中心,收养这些被弃养的野生动物。”

大学毕业后,他到美国进修,念的是野生动物生物学。凑巧的是,他在美国遇到一位教授要找大马人做助理,研究马来熊,于是就埋下了他日后设立马来熊保育中心的种子。

尽管在美国做保育有很多资源,但黄修德还是决定回到家乡发展,在2008年成立了马来熊保育中心。

“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当时沙巴野生动物局把马来熊关养在红毛猩猩保育中心的笼子里,非常凄惨,所以我们就跟野生动物局要了旁边一块地,尽快的把马来熊保育中心建起来。”

“钱从哪里来?筹钱啊。第一笔钱是美国动物园捐献了65万令吉,沙巴州政府当时答应以一对一方式资助,所以就筹款到了130万令吉,建了第一栋熊舍,围了森林围篱。”

为了建设其他设备,他本来打算如人猿保育中心般开放参观,收取入门票,之后旅游部同意拨款150万令吉,加上一家私人基金会也捐了350万令吉,才完善了中心设备,前后花了6年,2014年才对外开放。

马来熊保育中心从开始时的7只熊,11年来已经增加至61只,有的养在中心,有的野放到园区。

为何会成为保育者?黄修德说:“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我的志愿就是成为动物学家,从小我就喜欢各种动物,中学开始培育动物,鸟、观赏鱼、狗都有,一直朝着我的动物学家或兽医梦想进发。”

后来去了台湾念书,他了解到更多野生动物知识,发现保育野生动物的意义,才有今天的马来熊保育中心。

呆萌的马来熊,可爱不输熊猫。
呆萌的马来熊,可爱不输熊猫。



黄修德默默为马来熊保育奋斗了约30年。
黄修德默默为马来熊保育奋斗了约30年。





资源越有限,贪婪就越严重,非法盗猎也会越猖狂

他觉得,因为生命中有很多贵人帮忙,才可以走到今天。虽然这过程很苦,但只要不放弃,坚持信念,抱持正能量,逆境时懂得转念,最后都会成功的。

所以,他从不后悔当年“胆粗粗”接下这个担子,反之感恩自己可以做到从小立下的志愿,这一生算没有白活。

在保育这条路上,他最难忘的经历就是在做博士论文研究,团队到森林做野生研究时,其中一名队员过河时被湍急的河水冲走,3天后才找到尸体,这件事对他打击很大。

“有的人或许会因为恐惧或内疚而放弃了理想,但我没有,因为如果我这样做,我队友的死就没有价值了,所以我坚持要完成。”

从事保育工作最基本的条件是什么?黄修德认为,善念要够,初心并不是为图利,为动物而做,不要顾虑太多,即使吃一点亏也无妨。

“成就感?我觉得路还很长,未来保育工作的威胁会越来越大,人类开发得越多,就会不断抢夺有限资源,贪婪就越严重,贫富差距越大,非法盗猎就会越猖狂。”

马来熊不是宠物,禁止被饲养或贩卖。
马来熊不是宠物,禁止被饲养或贩卖。



马来熊保育中心分为圈养及野放,“新成员”加入时会先让它们住在笼子园区,等它们稳定后就放到园林里生活。
马来熊保育中心分为圈养及野放,“新成员”加入时会先让它们住在笼子园区,等它们稳定后就放到园林里生活。





他透露,野生动物目前面对的最大威胁是非法盗猎。在黑市市场,一只熊掌叫价1000令吉。去年西马野生动物保护局调查数据,西马只剩下300至500只黑熊,而东马的野生黑熊竟比红毛猩猩少。

从事了近30年的保育工作,他没有想过何时会退休,因为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完成,包括扩大马来熊保育中心规模,敦促立法单位制定杜绝非法盗猎活动,教育当地居民是根除方法。

“我们也明白盗猎是他们经济来源一部分,所以在立法管制盗猎的同时,也必须有计划帮助当地人解决生计问题,如推动生态旅游,增加当地人就业机会,所以我的中心也聘请了很多当地人当员工。”

目前马来熊保育中心占地5英亩,黄修德希望以后可以把它发展为野生动物野放研究工作站,成为野生动物的保护区。

www.bsbcc.org.my


马来熊在保育中心内受到保护,不担心被非法猎杀。
马来熊在保育中心内受到保护,不担心被非法猎杀。






●大马拯救海马协会主席:林志威

别欺海马体型小,人性化技能数不尽

大马拯救海马协会(Save Our Seahorses Malaysia,简称SOS)主席兼海马研究专家林志威博士,是一位年轻的保育者。

他不是全职保育者,正职是一名投资顾问,懂得理财之道,所以才能把自己赚到的钱,投放在海马研究工作上。

他从事海马研究工作已经12年。在众多海洋动物中,他独爱海马,因为他觉得海马是一种很独特的海洋生物,品种多元,头如马,眼如蜥蜴,腹如袋鼠,尾如猴子,世上找不到这么独特的生物了。

海马是一种非常独特的海洋生物,如身上的颜色会随着情绪而改变,高兴时候是红色,伤心时就变成黑色。
海马是一种非常独特的海洋生物,如身上的颜色会随着情绪而改变,高兴时候是红色,伤心时就变成黑色。





海马是生态平衡重要媒介

跟他谈海马,他无所不懂,他指出海马是游得最慢的鱼,尾巴比很多动物都坚硬,所以日本研究海马的尾巴结构来设计避震警报。海马也是千变忍者,它可以随着环境与情绪变色隐身,开心的时候会变成红色,伤心的时候会变成黑色,如同人类情绪一样。海马也会如袋鼠般把卵装在肚子里,直至成熟后才生产。

“别看海马体型这么小,它有很多人性化技能,如会发出声音吸引异性、而且是独一无二如同我们的指纹。它们也是一夫一妻制,当另一半去世之后,就不会再找另一只。”

海洋生物系毕业的林志威,在大学时期因为追随教授,也就是已故大马海马之父朱及光研究海马,后来教授去世,他就接手研究工作。

他表示,SOS是在2004年成立,但迟至2014年他才完成注册为非营利组织的程序。

他感叹,其实大马的海马资源很丰富,在全球44种海马物种当中,大马记录到物种有12种,欧美都只有两三种而已。但大马人并不懂得珍惜海马,甚至把海马做成中药售卖,有的渔夫直接把捉到的海马当成观赏鱼般卖出去,每只100令吉。

“海马在黑市市场价格很高,一公斤可以卖到3000令吉。”

林志威表示,虽然海马在本地不算濒危动物,但因为过度捕鱼及栖息地被破坏,所以逐渐减少。

为了拯救日益减少的海马,该组织曾经向渔业局建议设立海马保护区,但政府的概念却是把海马捉起来饲养,等它们长大后再放生,但这不是该组织所提倡的方法。

林志威指出大马的海马资源很丰富,全球44种海马,在大马就记录了14种,可惜人民不珍惜。
林志威指出大马的海马资源很丰富,全球44种海马,在大马就记录了14种,可惜人民不珍惜。





“因为当我们把大量海马养在一个地方,海马可能会感染到病毒,当把它们放生回海洋时,就会把病毒扩散到海里,破坏整个生态系统,造成更大的伤害,这是错误的概念。我们要的是保护海马的栖息地,让它们生活在原本的地方,而不是圈养在一个池里。”

海马也是生态平衡的重要媒介,它是杂食动物,吃各种小鱼小虾,从而控制这些海洋小生物数目,因为若数目太多的话会把海草吃光,所以海马无形中也是维持了海洋生态平衡。

为了收集更多海马资料,林志威与其他潜水爱好者合作,当发现海马时就拍照发给他,并标上地区及海域,以便该组织可以做成数据。同时,一些州政府也提供资金援助,让该组织到当地做海马资料研究。

“我们的组织很小,大家各自负责不同的事务。我也因为海马,去世界各地追踪海马踪迹,认识了很多同道中人及国际海马保育组织,大家互相分享保育海马的心得与计划。”

他认为,保育不应该是单打独斗的,人民有意识及捐款是不够的,还要参与,把保育资讯分享给更多人,才会让保育得到更大效果。

www.saveourseahorses.org



延伸阅读:

【动物保育之一】野生动物濒临绝种,保育别太迟
【动物保育之二】猩球人也想活下去


作者 : 张露华(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26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