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07 07:00:00  2247446
自然质朴柴烧陶
东西

柴窑烧陶时,完全燃烧的灰烬极轻,随着窑内的热气流飘散落在陶胚上,积累了一定的厚度后,加上极高温度下,木灰开始熔融,形成玻璃化的“自然落灰釉”,呈现出不同的色彩变化。附着在胚体上的自然落灰釉,晶莹通透,乍看之下犹如女人脸庞上凄美的泪珠,因此,人们称它为“窑泪”, 也有人称作“美人泪”。

质朴却浑厚有力的柴烧陶,看的是细节,历经沉淀,愈发迷人。

粗糙的质感、陶胚上的火焰痕、自然落灰釉,都是柴烧过程中,火曾驻足的痕迹。
粗糙的质感、陶胚上的火焰痕、自然落灰釉,都是柴烧过程中,火曾驻足的痕迹。


柴烧陶自然朴拙的美,并非一开始就有知音。粗犷的质感、未化釉的火莿、变形的胚体、阴阳火痕……初时,皆被人们看作是与美背道而驰的瑕疵。 然而,不晓得是受日本“侘寂”(Wabi Sabi)美学的影响,抑或是人在历经繁华,回归初心后,明了再皎洁的明月也有阴晴圆缺时,那被火驻足过的痕迹,映入眼帘,内化成尘世在更迭中迸发出的生命哲学。

40年前开始做陶的张崇坚,其柴烧作品表现了他敦厚谦卑的本质,他笑说自己是一个封闭的人,鲜少接触人群,做陶时躲在自己的世界里,然而,他从别人的口中认识自己;人们告诉他,作品握在手中,内心感受到平静,甚至,有的人拿上手后热泪盈眶,连声道谢。

木灰熔融与土胚中的铁质发生化学反应,形成自然落灰釉,呈现出斑斓的色彩,称为 “窑泪”,也称作“美人泪”。
木灰熔融与土胚中的铁质发生化学反应,形成自然落灰釉,呈现出斑斓的色彩,称为 “窑泪”,也称作“美人泪”。


“人家说作品反映创作者的内心,这大概是真的,我觉知到当内心急躁时,做不出东西来。”然而,张崇坚并非不食人间烟火,“再好,再喜欢,若没有知音,没有市场,还能有什么满足感?”如今,他的柴烧作品多在中国展出与售卖,他不称自己为艺术家,也不把作品冠以艺术品,除了雕塑品,食器、茶器和花器,都要有实用性。

用质朴雅致的柴烧食器盛装食物,可衬托食物之美。
用质朴雅致的柴烧食器盛装食物,可衬托食物之美。


3854KLL20203261827182095915.jpg



3854KLL20203261827202095921.jpg



好茶搭好器,柴烧壶深受茶友喜爱,皆因用柴烧壶冲泡的茶叶香气浓郁,入喉滑顺,后韵甘甜。
好茶搭好器,柴烧壶深受茶友喜爱,皆因用柴烧壶冲泡的茶叶香气浓郁,入喉滑顺,后韵甘甜。



回归初心,学会欣赏柴烧陶的不完美

年轻时刚接触陶艺,他动手盖了土窑,当时沙巴没有电窑或瓦斯窑,造土窑的目的纯粹是把东西烧熟。一段日子下来,感觉自己无法突破,于是去了台湾陶瓷艺术馆学艺。从传统的柴烧到接触人为调制的釉药后,那火中的蓓蕾绽放出五光十色的光晕,犹如自曼陀罗花中释放的迷幻剂,张崇坚向往之,于是开始追求釉药的变化,而抛弃柴烧。

回到沙巴后,他买了电窑和瓦斯窑,釉药陶瓷做得挺风光。十多年后,心里忽而感到为生意而做的商品乖离初衷,看着缺乏温度、生命与精神的作品,他决定到中国景德镇沉淀,回国后断然放弃釉药陶瓷,“并非抗拒,只是舍弃不适合自己的东西。”

回归柴烧初时,一颗心依然是糊涂的,力求作品展现出柴烧粗犷、质朴无华的各种迷人效果,所以,实用性要让路。喜欢它的人买下了后说很少用,此时,他才从他人的使用感受中慢慢体会到——除了喜欢,是否还能更有内涵?

于是,他开始权衡美学与实用的重量,“倘若我做的是实用的东西,两者间要取得平衡,甚至,美学要让路,除非,那是雕塑品。”

正是因为柴烧陶呈现出的纹理、色泽就是大自然的印记,因此,枯枝败叶在花器中,构成空气中弥漫一股宁静祥和的气息。
正是因为柴烧陶呈现出的纹理、色泽就是大自然的印记,因此,枯枝败叶在花器中,构成空气中弥漫一股宁静祥和的气息。


由于柴烧陶近年来越来越受落, 从前被视为瑕疵的窑泪、火焰痕等等,逐渐成了人们追求的美,在精湛的技艺下,属于柴烧这份独特且强烈的、不完美的完美,原来,也可以透过缩减时间的“尾柴烧”手法呈现出来。于是,市场上的真伪柴烧真假难辨。

“回归初心,柴烧的目的是做自然纯朴的东西。倘若创作者喜欢平滑、光亮或绚丽的完美感,其实,可以在釉药里头尽情发挥。”张崇坚再次强调,“无论是做柴烧还是釉药,都要认清初心。”

张崇坚做柴烧陶的原因是喜欢自然纯朴的东西,然而,他并不抗拒釉药,并强调,无论是做柴烧还是釉药,都要认清初心。
张崇坚做柴烧陶的原因是喜欢自然纯朴的东西,然而,他并不抗拒釉药,并强调,无论是做柴烧还是釉药,都要认清初心。


柴烧是极简,与“侘寂”唯心美学的精神相符,那自然落灰形成的釉,美得让人痴迷;一旦对上眼,就像那沾黏在柴烧品中的落灰,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然而,是 “瑕疵”抑或是“美”,全赖生命历练来诠释;生命,总会不经意的就沾黏上瑕疵,既然被附着上了,只能欣赏与品味。

“这是落灰,还烧裂了,有的人嫌弃它,觉得不够完美,但是,也有人爱不释手。”将张崇坚手中的杯子结果来细细端详,抚摸,手指传来略微粗燥的触感。那一道浅浅的,但显著的裂口,那在棕褐色中白得张扬的落灰,是杯子不完美的痕迹,但,完整;完美,是无瑕疵的精品,可精品往往来自刻意的被完整,因而美得不接地气,也缺乏温度、灵魂,更别说看见生命 。

柴烧更迷人的是,它在不同的温度、时间、排窑、土质、落灰、柴、气候、火焰走向等因由下,展现不一样的面貌。人们不能掌控柴烧的结果,唯有顺应窑里的变化,一如顺应生命之流。

因此,柴烧,是火与土的对话,它诉说着返璞归真,道法自然的本源。

3854KLL20203261827202095924.jpg


3854KLL20203261827202095923.jpg


呈现出灰泥、锈铁,砂石等视觉效果的雕塑品《见山》系列,来自张崇坚看过中国的大山大水,加上惦念故乡沙巴的大树雨林而创作。作品曾在中国厦门以“梦回家园陶艺雕塑展”主题展出。
呈现出灰泥、锈铁,砂石等视觉效果的雕塑品《见山》系列,来自张崇坚看过中国的大山大水,加上惦念故乡沙巴的大树雨林而创作。作品曾在中国厦门以“梦回家园陶艺雕塑展”主题展出。


作者 : ​李秀华(特约记者) 陈启基(摄影)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07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