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22 10:02:00  2257496
【不打扰旅游/01】生态旅游真的对动物好吗?子非鱼,焉知鱼之恐惧?
焦点


(图:法新社)
(图:法新社)





近年来拒绝海洋馆、动物表演等动物圈禁的声音频起,希望能减少捕捉野生动物,还它们一片天高海阔。

于是走入野生动物们的世界,一窥它们的真实模样的生态旅游模式在世界各地蓬勃发展。但是,这样真的好吗?

●报道:本刊 叶洢颖
●图:叶洢颖

出海赏鲸、赏海豚是近年热门的生态旅游模式之一,根据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 (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简称IFAW)指出,每年预料至少有1300万人到世界各地观鲸旅游,为该行业带来21亿美元的可观收入,也因此改变很多人的生活,乃至于一整个地区的生活型态和面貌,纽西兰小镇凯库拉便是最佳的例子。

20世纪80年代的凯库拉是一个只有3400人居住的小镇,当地人主要是靠捕鱼和耕田为生,部分居民是在政府部门里工作,也有许多低收入群体或依靠社会福利接济过活。

后来,当地政府重组导致大量裁员,失业率剧增,让当地的经济一度面临困境。

命运的齿轮就在数个居民考虑发展出海观鲸、观豚的可能性时悄悄转动。

国际人道对待动物协会(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与鲸豚保育组织(Whale and Dolphins Conservation)出版的《观鲸和观海豚旅游发展蓝图》的数据显示,每年到访凯库拉的游客从1986年的3400人,到1993年增至8万人,再到1998年剧增至87万3000人,其中有64%的人为一睹海豚风采,另外36%的人则为赏鲸而来,游客人数的增长速度和体量令人叹为观止。

报告提及,在20世纪90年代初曾在凯库拉做过3次观鲸研究的布朗温.古德发现,从1986年到1991年间,观鲸给当地社区增加了44家包括画廊、饭店、纪念品商店、海洋旅游旅行社等,还有30家旅店,到了1998年,逾100家新的店铺在凯库拉开张。

整个社区的面貌和生态从奄奄一息、无人问津的边缘小镇到生机勃勃、人流如织的观鲸圣地,也不过是用了短短的12年时间。

另外,如苏格兰以及世界其他沿海一带的地区也因为观鲸旅游业,为他们创造了长期的工作机会,带来经济收益。

随着生态旅游业日益蓬勃,部分捕鲸业者转型成观鲸业者,放下手中沾满血的长戟,举起望远镜,用捕猎的经验带着游客寻觅鲸豚的踪迹。而鲸豚不再面对血腥的屠戮和被圈禁的生活,在海里翻腾徜徉。

人类得到金钱收入,鲸豚保有自由和生命,看起来完全就是双赢的局面,对吗?

观鲸的潜在威胁:观鲸船的频繁干扰或影响鲸存活率

奈何,世界上并没有真正的两全其美。

倘若政府没有加入规划、规范管理经营,也许生态旅游对大自然以及野生动物而言,极有可能是一场灾难。

苏格兰阿伯丁大学生物与环境科学学院博士大卫.卢梭曾提到,观鲸旅游还是会给鲸豚带来冲击,当观鲸船出现在它们的周围时,很有可能打断它们的休息或喂养,一次两次可能无伤大雅,但是问题在于它们不断地被打扰,有些地方的观鲸船一天可能出海多达10次。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这有可能会影响鲸鱼的生存率,因为被打扰的雌鲸甚至会停止生产足够的奶哺育幼崽,从而导致幼崽存活率下降,种群的可持续性受到威胁。

以斯里兰卡为例,斯里兰卡是许多观鲸爱好者心中性价比最高的观鲸圣地。

由于其地理位置的关系,远离海岸二十多公里处便是深海区,让游客们无需乘船远航,就能在离海岸线最近的地方一窥地球上最大的哺乳动物──蓝鲸的真面目。

此外,海豚、虎鲸、座头鲸、鲸鲨等等,亦可以在这里偶遇,可以说是观鲸爱好者们的乐园。

最重要的是,这里出海赏鲸的成本低廉,分别有渔船、游船以及军舰可选择,人均大约二百多令吉,且只需提前一天预约,大多还保证没看到鲸不归航。

这么一听,是不是觉得游客的观鲸体验有所保障?但是正因为选择多、价格低,也意味着出海的船只也就更多。

《腾讯新闻》曾有前去体验,署名“鱼世界”的网民写道,现实与他预想中能与鲸同游的美好画面不同。实际上鲸在海面上停留的时间不长,而且非常胆小,一旦受到干扰就会快速下潜。

同时,他也发现有许多观鲸业者并不会遵循相关规则,即快艇与鲸平行同游一段距离,在鲸前方几十米熄火停下,再悄声入水静待围观鲸游过;部分业者会为了充分满足游客,直接插入鲸行经的路线,粗暴地“截胡”,以防鲸中途改变方向下潜,游客无法近距离观鲸而扫兴。

鲸是哺乳动物,需要每隔一段时间浮出水面用肺呼吸,这样的“截胡”,极有可能会导致正准备呼吸或正在呼吸的鲸受惊下潜,甚至会被船只的螺旋桨划伤,削去几大块肉。

同时,他也上载了一则视频,正好说明上述问题。

视频中的画面可以看到他乘坐的快艇朝着发现鲸鱼的方向快速行进,忽然一头鲸鱼的背部缓缓浮出海面,然而快艇却来不及转向或停止,直接从鲸鱼背上碾过,船上惊叫连连。

这样“截胡”的往往不止一艘快艇,而是好几十艘,即便“鱼世界”当时乘坐的快艇并非“截胡”,但也显示出观鲸船只对鲸豚另一种潜在伤害。

此外,还有声音污染、化学污染、游客带来的垃圾等问题,亦会破坏鲸豚的生存环境。其中声音污染也许是最容易被忽视的问题。


若要发展生态旅游,基础设施建设是非常关键的。
若要发展生态旅游,基础设施建设是非常关键的。





声音污染

鲸豚将声音作为沟通、定位、导航、求偶、捕猎的工具,声波可根据频率的不同在海水中传递长达1万公里以上,简而言之,声音非常容易在水里传播。

康奈尔大学生物声学家克里斯多弗.威尔斯.克拉克(Christopher Willes Clark)在参与一项相关项目时指出,曾试过有好几个月时间,能在水里听到每隔10秒钟人类制造的爆炸声,如:海底石油和天然气勘探所产生的爆破声,甚至有一次他身在弗吉尼亚能听到来自爱尔兰附近的勘探爆破声,由此可见声音在水中的传播之广泛程度。

就更别提当游船、快艇在鲸豚的周围出没,刺耳的噪音全在耳边,掩盖了它们发出的声音,让它们难以与同伴交流。

高质量的观鲸

《观鲸和观海豚旅游发展蓝图》提到,当每年全球的观鲸人数达到近1000万时,考虑减少观鲸活动对自然环境的影响就显得尤为重要,因为被波及的还有其他海洋生物、鱼类、鸟类、龟类以及沿岸的陆地动物。

所以该报告认为,鼓励在陆地上观鲸、远距离观看、参观博物馆或鲸豚中心,以及每日为鲸豚保留三分之一的空间和时间在不受游船的干扰下活动,将减低对鲸豚造成的困扰。

而高质量的观鲸标准里应包括:能够激励人们关心鲸豚和海洋;通过专业的研究员传递有关鲸豚的正确知识;训练有素且热爱自然的导游;可由研究人员和企业又或者是社区和动物保护团体合作经营、良好管理;尽量减少对鲸豚的影响,减少在现场留下的垃圾;让当地居民参与其中,将他们的利益与观鲸、保护鲸豚、海洋活动紧密连接在一起,来降低对环境的不利影响。

能让一个地区的生态旅游可持续性发展,商业活动的成功并非最主要因素,倘若作为卖点的“商品”因商业活动过于频繁而受损或消失,无异于杀鸡取卵,只有政府、业者和人民通力合作,为保护鲸豚与它们生活的环境不遗余力,才会真正地做到“双赢”,永续发展。


延伸阅读:

【不打扰旅游/02】保护生态环境=保障未来  珍惜马来西亚的美


作者 : 叶洢颖(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