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5 21:00:00  2272444
何俐萍.千里迢迢只为开一小時会?
绵里藏心

518的国会下议院会议只开不到半天,没有国家元首施政御词的辩论,没有讨论法案,也没有讨论目前举国关注的疫情问题,只有国家元首致开幕御词。严格来说,这会议不叫会议,因为不涉及商议事项,也没有交流,全程至多只是一两个小时吧!

在野党的议员批评,这根本是首相慕尤丁的阴谋,以疫情未全面缓和当榥子,实际上是要严堵有任何一丝被推翻的空隙。只开一两小时的“会议”,是劳民伤财,更不符合经济效益,单凭这点,国盟政府已被痛批,印象再被扣分。不过,若要从“国盟政府怕了”、“慕尤丁就是不敢”这点来来扯谈,从不信任动议即使被提呈也得排期讨论,再到吉打州政权已处在随时易手的边缘,到底是谁怕谁,还是一个有待商榷的问题。

今天这篇文,不想谈政治过招,而是把重点放在经济效益上,更想说一说东马人的无奈,这也是过去长期倍受忽略的事实。举个“经典”的例子,所谓政策全国开跑,经常在细读后发现东马根本不在落实的范围,让人哑然失笑。

说回518的国会下议院会议,用千里迢迢、翻山越岭、漂洋过海来形容东马国会议员们的这趟都门行,一点都不夸张,反倒是十分的贴切。

沙巴,包括纳闽在内有26名国会议员,加上砂拉越的31名国会议员,共有57名国会议员,以全国共222名国会议员来计算,东马就占了四分之一的人数(原本该是占半数的,但细说从头又是一部心酸史)。那些目前和国盟政府站在同一阵线的国会议员当然不会吭声,更甭说会批评这是浪费公帑之举。这几天,我在社交媒体上读到一些YB的埋怨文,但我不会认为他们是在无病呻吟,更不是借故挑事,而是认同这么山长水远到吉隆坡,不但要跋山涉水,回来还得居家隔离,白白浪费了许多本来可以用在解决民困的时间。

聆听国家元首的御词重要吗?当然很重要!只是在疫情未显著缓和,不是人人要飞就能飞的非常时期,为了这一两个小时的开幕仪式,为了表示尊重国会下议院会议的召开,也为了提前进行拭子检测,这57个国会议员就必须在“会议”召开的几天前准备出发了!更甚的是,他们不是出席会议后就能马上回家,还需查看接下来几天是否有班机返回各自的选区,若没有班机就得采取折衷的方案,先飞到最靠近家乡的城市,再依靠陆路或水路回家。

这已经不是一往一返,间中还需经过等待、转站,回到最终目的地时可能是超过一个星期的事,太折腾了!

举诗巫为例,因疫情之故,现阶段没有诗巫直透吉隆坡的航班,加上为了配合5月14日进行拭子检测,国会议员必须在2天前从诗巫开保守估计需要6小时的车程到古晋(目前每周仅有两趟往返诗巫和古晋的班机),以便赶上翌日从古晋飞往吉隆坡的班机。

再举古晋国会议员俞利文为例子,他同样需要提前在5月13日启程,18日会议后又因为没有班机而必须等到21日,加上他曾经是冠病患者,虽已痊愈但为了安全起见及让民众安心,他返回古晋后决定再自我隔离14天。这前后得花去至少3周吧。

本来该是严肃论政的会议,如今沦为为召开而召开,有形式而无意义。众议员们的出席和“打卡”无异,唉,心累啊!

作者 : 何俐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