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黄振威.经济优先,而不是种族 - 言路 |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28 20:00:00  2297885
黄振威.经济优先,而不是种族
言路

当我们之间存在巨大分歧的时刻,让我们专注于可以使我们团结在一起的东西──振兴经济。

政治力量让人陶醉,这就是为什么那些尝过权力的政治人物很难退下来。它如此让人上瘾,以致于没有了随之而来的好处、特权和认可,许多人的生活感到不便。他们无法明白为什么他们的脸孔没有出现在新闻上。

因此,我们有95岁的敦马哈迪,他两度当选首相,但是,还是决定要再度当上首相。他也是第一位两度辞职下台的首相。他曾经说过他想要领导大马6个月。其他人则说,他向希盟领袖暗示说这或许会是一年。当事情涉及马哈迪时,没人能够确定。不过,最大的问题是,一个人能够在6个月内做什么?

别说当首相,即使是一名临教也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创造奇迹。到了明年,马哈迪将会是96岁,即使按照日本这个拥有许多老人的国家标准来说,他也已经很老了。

但他似乎对准国盟政府火力全开,尽管他已经年迈,但他没有出现像我们那样的政治疲劳的迹象。那么,谁可以责怪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无法相信马哈迪会在半年后交棒给他呢?

马哈迪说过的话早已多次记录在案,他说过无意让安华直接接任首相,即使希盟政府继续执政。他以不同的方式,但相同的语气说过,如果其他人不希望安华任相,他也无能为力。

然后,我们还有行动党,它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渴望再次漫步于权力走廊中的政党,即使是为了政治上的权宜而放弃了原则。它们陷入了困境,尽管与马哈迪过去的冲突导致它们伤痕累累,它们仍在乞求他带头,即使这意味着放弃安华。话虽如此,它们也一再表示希望与也想要重新掌权的诚信党一起成为调解人。

马哈迪又再度祭出他的旧手段。上周,他再次打出马来牌,说大马华人变得非常富有,并几乎占据所有城市,他认为这是不健康的。

自从他在1970年写了《马来人的困境》之后,他似乎就陷入了时间错位,但是人们只是怀疑他是在利用这个课题来重新得到马来人的支持。

但事实是,虽然土著占了40%低收入群体(B40)的大多数,但富人和穷人之间的收入差距在华裔社群之间却是最大的,这是在2017年,经济策划单位所发布的数据。

财经日报《The Edge》比较了2014年和2016年的土著、印裔和华裔的20%最高收入群体(T20)以及B40群体的家庭收入和开支。研究发现土著家庭之间的收入差距没有变化,但印裔家庭之间的收入差距有所缩小,而华裔家庭之间的收入差距却有所增加。

在2014年,B40土著家庭所赚取的每1令吉,T20群体则赚取5令吉30仙。这个差距在2016年保持不变。“在同一时期,印裔家庭的收入差距从5令吉50仙缩小至5令吉20仙,而他们是在所有族群中占最少数的。”报告指出。

但在华裔家庭之间,收入差距从2014年的5令吉80仙增加到2016年的6令吉。“与其他族群相比,这是唯一一个在2014年至2016年之间,收入差距扩大的族群。”

根据2018年国库控股研究机构报告指出,贫富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这发生在所有种族身上。它已经成为社会阶层的问题,而不是种族问题。

有更多的研究可以反驳马哈迪的话。他应该阅读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文章,由莫哈末阿都卡立和李阳撰写的,题为《不同族群之间的收入不平等:马来西亚的概况》。

研究发现在收入最高的1%群体中,华裔的份额急剧下跌,而土著的份额则迅速增长。在收入最高的1%群体中,华裔的收入份额下降了将近一半,从2002年的15%跌至2013年的8%。土著的份额却在同期翻了一倍,从3%增至2013年的6%。

至于最富有的10%群体中,土著的人均国民收入增长率为5.4%,而华裔为1.2%,印裔则是4.6%。“在收入最高的1%群体中,土著的增长率为8.3%,华裔则萎缩0.5%,而印裔为3.4%。”该报告指出。

它的结论是,富有华裔份额下跌的主要原因是房地产收入份额的下跌,从2002年的税前个人收入总额的9%下跌到2014年的3%。土著的份额增加是由于工资、自雇人士和房地产收入的增加。

然后还有伊党的分支诚信党,它必须扒出一条血路,因为它需要在下届大选之前获得更多资助,否则它肯定会成为历史的注脚,被伊党击溃。

至少行动党看似处在比诚信党更好的位置,因为自从国盟执政以来,反风已经在华裔为主的地区吹起。

在此之前,行动党因为无法阻止爪夷文课题、拒绝拨款拉曼大学学院,以及没有承认独中统考课题而备受抨击。如果那还不够,那么再加上一些行动党领袖的傲慢已经让很多华社领袖反感。

行动党和诚信党都致力于增加人数以推翻丹斯里慕尤丁。

然后是安华。尽管他已经72岁了,但他仍然想证明反对者认为他没有当上首相的命是错的。他没有接受马哈迪说要再度出任首相,然后让他无法避免地刷新记录再度成为候任首相的献议。

时间和浪潮都不等人,他时常说他准备好给马哈迪更多自由。但是,他发现这次很难,因为这名老政客甚至没有腾出空间和时间来允许他坐暖反对党领袖的位置。

但是,许多人认为安华是一个年迈过气的人物,他应该让路给青年领袖。他们认为他没有给出任何方向,反之,他只是坚定地实现自己成为首相的野心。不幸的是,这是普遍的印象。

希盟没有时间了。它有107名国会议员,甚至可能有108名,但肯定不是112名,这是简单多数所需的人数。国盟拥有114名国会议员,并且可能继续增加,但它的简单多数是微小的,除非慕尤丁和安华达成协议。目前,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马哈迪。两人都想要阻止他成为首相。

讽刺的是,如果没有安华的支持,首相就不能再次成为首相,而安华少了行动党、民兴党和诚信党的支持,他也不能成为首相。他们都在进退两难的局面。

所有这些政党,包括公正党,都比马哈迪剩下4名前土团党国会议员要来得多,虽然后者仍然忠于他,并随时准备好让他当上首相。大马的政治当然是奇怪的。毕竟,马哈迪辞去了首相一职,并导致其政府垮台,这是政治课中的“奇怪政治举动101”的另一个经典研究案例。

但是,当马哈迪和安华继续对峙,现实中,即使希盟有足够的人数推翻慕尤丁,这名首相也不会乖乖送上政权,反之,他会要求解散国会以铺路进行闪电大选。

纵观所有政党情况,他们几乎没有人可以凭着自己的能力上阵竞选,因此他们别无选择,只能结盟。毫无疑问,慕尤丁不能继续在下议院中掌握微小的简单多数。他需要巩固自己的职位和政府,而11月提呈财政预算案之后可能是一个机会,让民粹主义举动助他一臂之力。

届时慕尤丁需要操作财务数字。希望届时的经济也会有所好转。所有的政治剧都会制造悬念和八卦,但最终,现任政府将继续生存下去。

人们对“后门政府”的形成,甚至是最近的法庭判决都存有疑虑,但他处理冠病大流行的方式无疑为他赢得了很多好印象。喜欢还是讨厌他,至少该赞扬的就该赞扬。慕尤丁做得很好,推出的经济振兴措施也帮助了许多人,尽管还远远不够。

接下来的几个月非常关键,因为他需要再次振兴经济,且肯定需要制定进一步拯救业界并保住员工饭碗的措施,包括延长暂停偿还贷款的期限,他将需要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目前,一般大马人比较担心他们的工作,而多过政客的野心。因此,让我们搞清楚正确顺序,因为经济比较重要。大马需要的领袖,是可以有效地帮我们摆脱后行管令时期的困境的人,而不是那些夸夸其谈且无能的演说家。

我们不要种族牌,因为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我们不想制造动荡。

作者 : 黄振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28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