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郑丁贤.牛仔议员胡雪邦和马哈迪年代 - 言路 | 星期天拿铁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04 21:00:00  2301515
郑丁贤.牛仔议员胡雪邦和马哈迪年代
星期天拿铁

“牛仔议员”胡雪邦逝世,唤起对那个年代的回忆。

新生代大概不知道胡雪邦,中年代对他或许也淡忘了。而我记得的胡雪邦,是那个留着腮胡,戴起牛仔帽,在选举时骑马哒哒过市的胡雪邦,以及那个高压政治大行其道的80年代。

这个情景,很像西部片里,一个独行侠单骑来到治安不靖,黑白不分的市镇,正是风云际会。

70年代他从澳洲留学回马,加入森州行动党,是当年党内少有拥有学历,留洋背景的知识分子,属于宋江吴用的才能,但是,言语举止却很草根江湖,有话直说,有气就骂,像是李逵鲁智深的作风。

他引起全国注目,是捍卫市井小民的生计。一次,芙蓉市政局的推土机要推倒路边的档口,他拿了一张椅子,坐在推土机前。那张照片刊在报章全国版,打响了胡雪邦的名号。

这种草根和精英结合的条件,让他很快在行动党崛起,出任森州行动党主席,还几次中选州议员和国会议员。

1987年是他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时任第四任首相的马哈迪发动“茅草行动”。

马哈迪的行动,是保护他当时岌岌可危的地位。他在巫统党选时,只赢了东姑拉沙里43票。巫统形同分裂,马来社会不满马哈迪的情绪高涨。

之后有党员入禀高庭,指巫统代表大会出现程序错漏违法,要求宣判巫统为非法组织,并且判决选举无效。

这个时候,马哈迪把党内的压力,转移到华人身上,制造“华人挑战马来人,马来人反击华人”的氛围,通过巫统机关,散发仇恨和冲突的讯息,让全国陷入动乱的边缘。

然后,政府在华社最敏感的华小,派大批马来人到全国华小,担任校长、副校长、行政主任和训导主任这4个高职,引起华社震怒,集结反对。

马哈迪抓紧机会,以内安法令,不经审讯之下,逮捕了100多人,包括政治人物、华教和华团领袖、社会运动者,并且关闭3家报章。

顿时,所有异议者和人民,震慑于他的政治高压手段,全国噤声就范。

华裔族群被马哈迪塑造成为马来族群的假想敌,借以团结马来人,彰显他作为马来人保护者的姿态,巩固他的政治地位,或是化解他的危机。

这个伎俩,马哈迪一再循环使用,在国阵年代屡试不爽,在希盟时代故伎重施,搞马来人尊严大会,马来人大团结联盟,以至最近的华人富有论。

胡雪邦是茅草行动其中一个被捕者。他被单独囚禁了47天,关在不见天日的牢房,与世隔绝,他曾经说,为了维持神智清醒,他必须和囚房里的虫子讲话。

胡雪邦遭受肉体和精神的折磨,埋下了日后的心理和生理创伤。

1989年文冬补选,也是胡雪邦重新活耀政坛的一段日子。补选的几个星期,我们几乎每天见面,选情之外,常在竞选中心和咖啡店听他谈狱中的日子,以及从政的历炼。

我几乎忘了文冬补选候选人的面貌,但是,对当时胡雪邦一时亢奋,一时哀伤的神情,记忆犹新。

当年的文冬补选,行动党败下阵来,对他是另一个打击;不过,对大马华社,特别是年轻一代,却是一次政治召唤,以及信念的洗礼。

那个年代的华裔青年,吃过马哈迪玩弄种族政治和政治高压的苦头,开始政治醒觉,迎接民主和人权概念,推动两线制的初生。

华社政治转向的具体化,是在1998年烈火莫熄运动之后。行动党借助这个风潮,成为华人政治的主流。

胡雪邦的政治生涯却等不到这个转变的来临。他在1990年大选落败,91年退出行动党,也淡出政坛。

2018年大选,行动党和马哈迪结合,两者成为利益共同体;即使希盟政府因马哈迪个人野心而垮台,行动党的掌控者还是依附于马哈迪,成为他的附庸和棋子。

而马哈迪的种族思维,以及以少数族群为假想敌,借以蒙骗主流马来人,达到控制和统治的目的,却是一以贯之,始终没变。

胡雪邦的政治生涯,遭到马哈迪的迫害,却挺直腰杆,为了原则而斗争,最终是马哈迪政治下的牺牲者。

斯人已逝,回首岁月,是他的不幸,还是行动党的不幸?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04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