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08 19:13:00  2301555
诺希山变身漫画英雄 冠病漫画你看了吗?
教育导航


除了来自同样家乡,黄代琛(左)和陈达兴也有着相似的成长经历,就是在追寻梦想的路途上,一开始并不获父母支持。
除了来自同样家乡,黄代琛(左)和陈达兴也有着相似的成长经历,就是在追寻梦想的路途上,一开始并不获父母支持。




冠状病毒病令人闻之丧胆,全民纷纷做足防护措施,勤洗手、戴口罩和保持安全社交距离,以避免被病毒感染。不过,当冠状病毒病变成了漫画题材,你是否有兴趣追看?


黄代琛以冠状病毒病为主题,并加入各种时下热门话题创造漫画,再与陈达兴等人组成团队,将漫画制作成动漫,在病毒来袭期间,为读者解闷,制造欢乐。

●报道:本刊 郭慧筠
●摄影:本报 谭湘璇

黄代琛和陈达兴都来自马六甲,两人相识于中学时期,前者是漫画家,后者是创意公司的创办人兼创意总监。其实Covidball Z动漫并不是两人首次合作,早在两年前,他们就和一家动画工作室组成团队,合力争取某网购平台的农历新年广告。

不过客户并不是很喜欢他们的提案,于是他们想既然已组成团队,不如就把自己的想法实践出来,创作了红包系列。

在黄代琛还没推出冠状病毒病漫画之前,陈达兴就已基于我国变幻莫测且有趣的政局,产生与动画工作室联手创造相关题材动漫的想法。就在他向本身团队提议的同一天,黄代琛发表了同样题材的漫画,展现出彼此的心有灵犀。

紧接着我国疫情爆发,黄代琛便顺着局势发展,把冠状病毒设计成来破坏马来西亚的坏角色,并与我国政治人物展开斗争,同时加入时下热门的人物和话题,增加漫画的趣味性。

后来我国实施行动管制令,因手头上的工作停摆,陈达兴觉得与其待在家里无所事事,不如做一些有趣的事情,便向黄代琛提出把冠状病毒病漫画制作成动漫的建议。

他原本欲邀请之前合作的动漫工作室参与,但他们没空,于是转为询问自己的团队是否有兴趣制作,结果有两名队员愿意尝试,再加上配音和音效设计团队的加入,促成了这次的合作。

陈达兴说,负责动漫制作的两名队员其实出身于平面设计背景,并不具备任何动漫知识,所以他们需要在短时间内学习简单的制作技巧,所幸他们享受其中。

要是只专注于动漫制作,通常6至7天就能完成一集,当中涉及8个人来完成完整的动漫成品,全部人都是付出本身的时间参与,没有得到任何报酬。

黄代琛说,漫画制作成动画纯粹是为了增添趣味,给大众带来娱乐,并不是为了赚钱,因此大家都按照自己的节奏作业,整个合作过程轻松愉快。

故事内容来自真实生活
漫画挑战:需要不断修正

黄代琛除了有出版实体的漫画作品,也有通过社交网站分享创作,“实体作品主要关于童年故事,倾向于给儿童阅读,而网络分享的作品,我喜欢以本身观察到的政治现象作为题材。”

他之前的作品画风偏向《老夫子》短篇漫画风格,这次的冠状病毒病漫画则采用了日本漫画风格,原因是他从小就想有属于自己的日本漫画,于是趁机完成心愿。

黄代琛除了有出版实体的漫画作品,也通过社交网站分享创作。
黄代琛除了有出版实体的漫画作品,也通过社交网站分享创作。





几乎每隔一星期,他就会上载新一集的冠状病毒病漫画到社交网站,而自动漫推出以来,累积的观看人数已超过60万,至今已推出4集。

“有不少网民留言说,他们享受观看这漫画,为他们沮丧的生活带来了欢乐,而且他们会催促我赶快推出新一集,真心感激网民期待我的作品。”

创作过程中,他面对的挑战是由于漫画内容来自真实生活,当他设计好故事架构后,可能隔天又有新话题出现,他需要不断地更改故事,待锁定故事以后,他才能进一步投入绘画,有时候甚至需要在最后一分钟作出更动,而这全要在一星期内完成。

至于动画制作方面,当时大家因行动管制令,只能待在家里作业,所以陈达兴只可以通过文字和言语来指引队员制作动画,在沟通和协调上难免遭遇挑战。

“我们试过制作出来的动画跟代琛想像的不一样,结果需要重做,幸好只是约3分钟的动漫。别以为创意和设计工作容易,当中涉及许多构思、计划、协调和理解,尤其当大家无法见面,协调变得更为困难。”

尽管如此,对于大家各自作业,只通过线上沟通,就能把作品集结起来制作成动漫,黄代琛其实充满成就感,“这证明只要有心,不管面对任何难题都可以完成任务,而且相互配合很重要。我相信我们每一个在这过程中都学习了很多。”

他们接下来的计划是打算把这系列漫画出版成书籍,“我其实很高兴能跟达兴合作,我们有着不同的专长来互补,现今社会必须要与不同专长的人合作及互相帮忙,就像玩游戏一样,要跟不同技能的角色配对,才能获得胜利,希望彼此间的配合能带领我们走得更远。”


冠状病毒病漫画(受访者提供):欲观看更多相关漫画和动漫,可浏览facebook.com/dontlikethatbro,抑或facebook.com/vort3x。
冠状病毒病漫画(受访者提供):欲观看更多相关漫画和动漫,可浏览facebook.com/dontlikethatbro,抑或facebook.com/vort3x。







相同的追梦历程


除了来自同样家乡,黄代琛与陈达兴也有着相似的成长经历,就是在追寻梦想的路途上,其实一开始并不获父母支持。黄代琛自5岁起,便开始拿起纸和笔创作漫画。

之所以对漫画有着浓厚兴趣,是因为他从小看着《老夫子》长大,不管是在婆婆家,抑或理发店里都充满着《老夫子》的踪影。他发现原来不一定要用卡通动画,通过静止的漫画图片也可以说故事。

上大学时,他并没有修读跟漫画创作有关的科系,反而进修大众传播系,在正式投入漫画创作前,曾为一家媒体机构工作数年,期间也有在社交网站上分享自身创作的漫画。

后来有出版社找他出书,基于有正职在身,他都是等下班后,才投入漫画创作,几乎每天工作到凌晨4点,隔天一早还要正常上班。

由于担心健康出问题,于是他决定辞职,专心投入漫画创作,并瞒着他父母长达半年,“幸好漫画销量不错,我才向父母坦承,他们知道后,还问我为什么拿前途冒险。其实我已经有计划,要是一年后漫画销量不好,就会重新找工作,并没有用前途来做赌注。”

而陈达兴原本想修读插画设计,可惜遭父母反对,所以只好进修资讯工艺系。不过在大学时期,他加入了学生出版委员会,参与不少平面设计和创意工作,还因此接获兼职。

国人对创意领域意识不高

毕业后,他决定到新加坡发展,加入平面设计行业,尽管大学修读的不是设计相关科系,但基于他拥有设计兼职的背景,而成功受聘,并从工作中慢慢累积相关领域的专业技能。

在新加坡打拼3年后,他回到马来西亚,担任一家本地创意公司的设计总监。约7年前,他创立名为VORTEX Creative的创意公司,并担任创意总监,专门为企业建立和维持品牌形象。

行动管制令实行期间,大家待在家里作业,陈达兴只可以通过文字和言语来指引队员制作动画,在沟通和协调上难免遭遇挑战。
行动管制令实行期间,大家待在家里作业,陈达兴只可以通过文字和言语来指引队员制作动画,在沟通和协调上难免遭遇挑战。



陈达兴认为,我国对创意领域依然严重欠缺支持和关注。
陈达兴认为,我国对创意领域依然严重欠缺支持和关注。





他认为,我国对创意领域依然严重欠缺支持和关注,“身为子女,父母很少会支持孩子从事创意领域,作为学生,我国教育系统偏向注重学术成绩。我曾经因为理科成绩不错,但想要选择文科,结果被带到纪律处试图劝服我转修理科。什么时候要修读文科竟然变成纪律问题?”

另外,我国也没有正式机构支持平面设计行业和创意公司,而创意公司正是建立企业品牌形象,并创造商业价值的幕后推手。

“我国人民对于这方面的意识不高,很多本地设计师和艺术家都只能在国外获得认可,就是因为缺少支持,不管是来自父母、教育系统、政府还是大众。其实艺术和创意不只能为人们带来欢乐,甚至能改变一个人的生活。”

对他来说,创意领域是娱乐的来源,要是没有艺术和创意,世界将变得没有意义,人类就好像机器般起床、吃饭、工作,然后睡觉,缺少了爱、热情、娱乐和欢笑,失去艺术的世界也变得不再美丽。

黄代琛勉励对创意领域感兴趣的年轻人,付出心力来认真对待本身想从事的行业,只要够认真,世界也会以同样的态度对待回你,并且勿轻易放弃,要勇敢追梦!




作者 : 郭慧筠(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08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