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19 09:00:00  2306492
许雪翠/记忆宝盒,存放美好
绘本的旅行


如果说,上一期的绘本《红礼盒》说的是关于“给”的故事,这一期跟小禹读的《记忆宝盒》则是一本关于如何“收”的绘本。每个人心中其实都应该有这两个盒子,一个放在左心房,一个藏在右心间。

3620SWY2020-07-1315946338203653818577.jpg


翻开书,是一个白衣女孩在追从她手心飞走的红气球:我努力想抓紧它,不让它飞走。可是风很大,我追啊,追啊……我看着气球越飞越高,它越过树梢,飘上云端,慢慢消失在视线中……我难过极了。

但这只是导序,真正的难过在后方。小女孩站在坟地,手捧一束花:“现在的我,比那时候难过一万倍。气球丢了,还可以再有另一个,可我再也不会拥有另外一个你了。我,好想你啊。”问小禹,你懂吗?小女孩的难过。他点头:“就像巴粑那样,死了就是永远不会再回来的意思。”

小女孩开始思考:“你离开了,那你对我的爱呢?你的爱,也会随着你的离去而‘死去’吗?我好怕,我怕我会忘记你。”会吗,爱会不见吗?会忘记巴粑吗?我问小禹。小朋友笃定摇头:“不会!”

书里,小女孩做了一个属于自己的记忆宝盒,将她跟去世亲人的美好回忆一一收集。

“我们去过的那些地方,我想再走一遍。

你到过的地方,我也好想去看一看。

我们计划去却未能成行的地方,我也要去走一走。

静静地,我想你。”

我用平静的声音,给小禹一页一页念出,仿佛,也是给自己读的。或许,我们都应该做一个属于自己的记忆宝盒,努力将离开的人的共同美好回忆藏放。我们也跟小女孩一样,可以非常确定,没有忘记巴粑。身边的一点一滴,都会让我们想起他。

3620SWY2020-07-1315946338196373818570.jpg

记录家人和离开者间的回忆

小女孩的记忆宝盒里的东西愈来愈多了。其中包括她一一记录家人和离开者之间最美好的回忆。这也许是西方人跟东方人的不同。东方人对感情内敛而含蓄。我们大概不会拿着笔记本,在热闹的家庭聚会里,侃侃谈起离开的人,谈跟他之间有什么回忆,我们有意无意回避的时候多。放在心中没有不好,只是或许我们也可以试着学习笑着回忆。

我们也可以学习书里的小女孩,开始动手做一个关于存放记忆的盒子。这也是一些辅导员会用的方式,鼓励走不出失去的悲伤的人,拥有一个记忆宝盒。每次去一个新的地方,接受像坐过山车这样的新的挑战时,都可以将文字或影像放进盒子里。记忆宝盒能让我们存放联结新回忆,也让告别和永恒失去的失落的心,有一处能安放。

3620SWY2020-07-1315946338198963818573.jpg

而回忆共同的美好时光,有时候能使我们不再那么悲伤;试着去完成当时想一起做却没有实现的事,也能让我们跟逝者产生联结,感觉他并没有离开,一直默默陪在身边,在我们心里。

我知道,无论我去哪里,你都会陪在我身边。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想你了,你立刻就浮现在脑海中。

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记忆宝盒》曾获美国月光童书奖银奖、美国亚马逊儿童情绪管理类图画书第一名,还是美国妈妈选择奖金奖!这说明了,读过的妈妈们,都热情推荐,都说这是一本很捧的跟孩子谈死亡与生命的图画书。生命教育绘本很多,不是每一本都能拿下“妈妈们的选择大奖”。

2020年,在这场跟冠病的无硝烟战争中,全球失去了很多宝贵生命,至少56万人离开了人间,很多家庭也面临了死亡与告别的功课。这样的年度,适合读生命教育读本,让心在文字与图画里安放、疗愈。


3620SWY2020-07-1315946338202253818576.jpg


死亡没得准备也无法预习

其实一打开《记忆宝盒》,映入眼帘的是这两行字──谨以此书纪念玛丽莎·希金斯,纪念那些令我们心痛的永别。我的心像被电击了一下。最近常收到年轻生命骤逝的消息。想起早前,前后两个星期就被病魔狠夺生命的孩子。他是我在大学先修班毕业后回母校担任临教时教过的学生。

虽是一别经年,没有再见,但一看关于他病危的帖文里的照片和名字,我就认出来了。那个人如其名很斯文文静的坐在左边前排第一个位子的学生。原来他是单亲家庭长大,姐姐3年前也因癌症撒手人寰,留下侄儿跟他及老母亲生活。如今留下老人和小孩,那是一种叫人怎样心痛的离别?而我,也不再有机会与他相认,说声:老师真的记得你。


3620SWY2020-07-1315946338198963818574.jpg

生命教育不嫌早

死亡,往往是无法预习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我们都有可能面对令人措手不及的永别,以及这种天人两隔的心如刀割。死亡,是每个生命的终究功课;告别孩子们父亲的3年来,我一直在想,虽然面对死亡没得准备(只有真正面对的当下你才会懂),但至少所有关于生命教育和情绪管理绘本的阅读,都应该尽早开始,而不是心存忌讳不去踫触,或自我设限:孩子还小,这么沉重的命题不适合他。

其实不只告别心爱的家人,生命还有很多其它的告别所带来的失落。比如心爱宠物,比如每天进出都在坐的房车,比如告别心爱的铅笔盒和奶嘴。唯有坦然面对,生命才有可能淡定的坐看云起,看潮起潮落,沏一壶茶等待花开。



3620SWY2020-07-1315946338193873818566.jpg

书名:记忆宝盒

作者:(美)乔安娜·罗兰德

绘图:(英)西娅贝克

译:周莉

乔安娜·罗兰德简介:在美国加州长大,3个孩子的妈妈、绘本作家,也是幼儿园老师。

西娅贝克简介:在英格兰羊丽乡村长大,毕业于福尔茅斯大学,现居澳洲,绘本插画师。


作者 : 许雪翠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19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