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江溯源.42席是行动党的极限? - 言路 |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8-17 06:44:00  2326011

江溯源.42席是行动党的极限?

言路

1969年,行动党两位马来候选人打败巫统候选人中选州议员。伊布拉欣辛格(Ibrahim Singgeh)在霹雳州打巴和哈芝哈山阿末(Hassan Ahmad)在森州斯里路沙(Si Rusa)胜出。这两区并不是华人为主的选区。

513事件后不利于非巫裔的政策不断被推出,行动党因是当时最大的在野党,必然因监督执政者的职责所在而对国阵的缺失做出抨击。在巫统铺天盖地的宣传下,火箭在马来社会被妖魔化成反马来人的标志。

自此,行动党很长的一段时间无缘在马来区取得胜利。该党的马来候选人也只能在华人区依靠华人票才有望胜出。例如首任社青团团长法斯占和莫哈末阿斯里律师,分别在上世纪80年代在霹雳州的华人区州议席胜出。而阿末诺则在1990年在槟城的峇央峇鲁中选,成为行动党首位马来国会议员。

由于被对手充分应用媒体与有计划性的政治教育的宣导下,广大马来社会对行动党产生的刻板印象,导致行动党在1990年前无法进入马来人聚集的地区进行政治讲座,对马来社会的影响力非常低。行动党能在亚沙(1986)、安顺(1997补选),以及高渊(1999)三个混合选区胜出,那全是拜国阵内讧之赐。

但在两线制成形之后,加上通讯科技的进步和网路媒体的普及化,以及马来社群在野势力的崛起,行动党在马来社会的影响力逐渐打开了。2008年大选,行动党在太平、安顺、蒲种、芙蓉和巴生这四个混合选区胜出;2013年再于全国9个混合选区奏凯歌,劳勿第一次被攻克,居銮自1978年后再回到手中,振林山更与巫统直接对垒而胜出。

2018年,行动党一举攻下万宜(之前的沙登)、文冬、拉美士这些混合选区,即便在变成了马来选民过半的劳勿也成功胜出。另外,在沙巴丹南和砂拉越码士加汀这两个土著居多的选区也破天荒的胜出。丹南的对手也是巫统候选人。更重要的是,成功在9个马来选民为主的州议席胜出。其中更在杜顺大打败巫统。只是,国阵这些马来区意外败北,除了柔佛的北干那那之外,其他8区(德兵丁宜、望万、鲁容、彭加兰峇株、牙利、德卡、杜顺大,以及双溪比力)均是伊党上阵分散马来票所致。

行动党必须承认,2008年之前没有公正党和伊党的助阵下,很难在混合选区有所突破。2018年之所以在马来区有所斩获,纳吉的问题与马哈迪反国阵的效应是关键因素。此外,行动党在大选时以公正党的旗帜上阵,多少消除了马来选民的疑虑。

因土团和公正党内部生变,来届大选马哈迪的效应恐大不如前,加上巫伊大打默契球,如果土团和巫伊整合成功,行动党在马来社会的支持率可能会折损,因而在巫裔选民占四成的混合选将会陷入苦战。除了金马仑和丹南之外,可能还会在太平、安顺、劳勿、万宜、芙蓉、峇吉里,以及居銮等混合选区硬碰巫统。单靠华印的票源要获胜难度不小,必须仰赖其他的X因素。

整体而言,如果选区划分不变,原有行动党上阵选区选民结构不变,如果华裔选民继续给予509大选般的支持率,行动党在所有华人区仍然可过关。在混合选区及马来区则充满变数。尤其文冬、劳勿,以及拉美士因上届得票和对手很接近,行动党将会陷入苦战。此外,在亚依淡、金马仑、亚罗牙也、丹绒比艾和民都鲁,必须要有强劲的反风才可和对手周旋。42席是不是顶限?就要看马来票的走向如何。

作者 : 江溯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8-17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