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达祖丁教授.大学和公民在薇薇奥娜事件中的责任 - 言路 |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13 08:00:00  2341766

达祖丁教授.大学和公民在薇薇奥娜事件中的责任

冷眼横眉

沙巴少女为获取网络讯号爬树应考和两名政治人物发表错误言论事件早已街知巷闻。政府当中没有一名政治人物拜访过这名贫困学生的村子,以了解网络覆盖率很差的情况也早已街知巷闻。凯里算是够好了……去到大学拜访她。不是她所在的村子。好吧……至少,凯里表现出“同情心”和主动,比其他两位仍在不断寻找借口的政治人物要好得多。但是,在本专栏中,我不想指责两位部长,因为许多大马人和反对党已经针对此事提出很多证据反击。反之,我要关注的是为何大学没有让薇薇奥娜选择,为什么我们身为公民没有介入帮助薇薇奥娜上网应考。最后,我想对那些根据我们“杰出”部长的指责,一同抨击她“造假”的网民发出严厉批评。

首先,我要问问沙巴大学行政部。身为一名资深学者,我很常主持考试、安排考试、安排补考、以及提供取代考试的替代方案。身为一名在建筑学领域有着33年经验的资深教授,我可以通过与一名建筑学的学生进行10分钟的交谈,以及利用5分钟时间来看看他或她的作品,来判断这是一名优秀或普通的学生。我向大学提出的问题是,为什么在下令线上考试之前,没有确定每位学生所在的位置是否有网络覆盖?向每位学生问这个问题很难吗?如果薇薇奥娜在回乡之前已经说明了自己的困境,那么大学应该如何应对?大学不应该说……这是你的问题啦……所以自己解决吧。他们应该将薇薇奥娜安排在拥有网络覆盖范围的城镇里,并且在整个考试期间安排她入住普通旅馆,而她的费用应该由大学承担。孩子是我们的遗产。如果我们必须使用线上考试等科技,那么我们必须确保平等及理想的环境。如果没有,则完全不应该采用线上考试。身为一名学者,我知道有许多方法可以取代传统纸笔考试。身为一名昂贵和有声誉的大学的学生,薇薇奥娜绝对不应该为了诸如“网络覆盖率”之类的蠢事而烦恼。因此,身为这个国家的公民,我认为问题出在忽略学生需求的大学行政部门。这所大学是用人民的纳税钱,为了我们的孩子建立的。大学应该为我们的孩子提供方便。大学不是为了校长、副校长和院长的“方便”。

其次,我想问问同胞们,为什么我们在了解了这个可怜女孩的困境后,我们没有伸出援手帮助她?如果薇薇奥娜是在西马半岛,我会指示我的孩子去接她,并在她考试期间到我家里做客。这种精神是指帮助他人以造福自己。我们“没有实际提供帮助”,但我们的灵魂得以从自私自利或极度自我中升华。现在是时候从让我们失望的政治人物中汲取教训,我们都是“一家人”,而不仅仅是一个国家的公民,让我们将这个国家带入另一个成熟的水平。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必须帮助自己人。我希望经过此事,我们未来可以不分种族、宗教和文化,帮助所有“薇薇奥娜”。

第三,我想严厉批评那些在匿名的情况下展开类似网络霸凌及发表苛刻言论的网民。网络如今似乎已经成为魔鬼的工具,因为它带来人类最糟糕的事情。身为人民,我们什么时候应该对那些在Instagram、脸书、网络媒体、或YouTube频道留言的年轻人教导说,发表“没有教养”的言论都是极具破坏性,且是巨大的罪恶!身为穆斯林,我非常谨慎使用言辞。我们必须特别注意我们对待孩子和配偶时使用的言辞。在对待陌生人和同事或上司注意言辞是毫无困难的,因为我们都受到社会规范的约束。最困难的是当我们对待配偶或最好的朋友时。只因我们的关系非常密切,所以我们会在这段关系中表现地自由一点。在伊斯兰中,非建设性的恶言恶语会导致说出这些话语的人遭受地狱之火。你的舌头,先知默罕默德说,可以把你引入地狱。在伊斯兰中,正义非常简单。如果你偷了别人的东西,则必须归还你偷的东西或赔偿同等的款项。即使你可能因此入狱,但在伊斯兰的教诲中,你仍然亏欠这一世的受害者以及其来世。如果你没有从受害者那里获得宽恕,那么该受害者将成为你进入天堂的障碍。这就是为什么我没有针对罗斯玛的发型、体重或外貌说些坏话的原因。我不想在来世欠她什么。我只是质疑她利用我们的钱来挥霍的奢侈生活方式,这对我来说是有明确证据的。如果我可以取缔社交媒体,那我会。它对社会关系的破坏大于好处。但是,由于科技的存在,而“言论自由”是文明和民主国家的指标,因此我不能这么做。因此,我们身为一个社会人士,我们必须通过宗教、公民意识和专业来教导年轻人,以匿名的方式对某人发表苛刻的评论是大错特错的。

薇薇奥娜事件不仅仅是两名政治人物的失误,也说明了我们在教育方面的责任,以及我们身为公民的责任。国家是我们的责任。我们都是大马所有孩子的“父母”。公立大学是为我们的孩子,而不是大学行政人员建立的。理解这两个建国原则,就不会再有像薇薇奥娜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Profes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Responsibility of the university and citizenry in Veveonah case

作者 : 达祖丁教授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13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